新聞 > 軍政 > 正文

【內幕】諜影重重 中共利用赴美遊客竊密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2019年夏天也表示,中共通過情報部門、國有企業、表面上的私營公司、研究生和研究人員收集情報,各種各樣的演員都代表中共工作。

2019年6月28日,中國公民李青山(Qingshan Li,音譯)乘坐飛機降落在南加州,他持旅遊簽證赴美,原定於10天後返國,但最終他在美國被逮捕和控罪。

據「石英」(Quartz)網站1月5日報導,李先生抵美後的第二天,便租車開到聖地亞哥地區的一個倉庫。在那裡,他和一個身份不明的人碰頭,此人在美國法庭文件中被稱為「AB」,李事先已經安排向此人購買幾件敏感軍事裝備。

李青山的案子以前沒有被媒體曝光。「石英」獲得的聯邦起訴文件顯示,此案是中國平民被指控代表北京從事間諜活動的最新案件之一。專家表示,雖然李被美國當局逮捕,但他代表了中共對美國國家安全的直接威脅,且這種威脅正在不斷增加。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2019年夏天也表示,中共通過情報部門、國有企業、表面上的私營公司、研究生和研究人員收集情報,各種各樣的演員都代表中共工作。

赴美中國遊客為中共軍方當間諜

「石英」報導說,李青山案件所涉及的商品包括Harris Falcon III AN/PRC152A寬頻聯網收音機,這是美國國防物品,並受國際武器販運條例約束,如果沒有獲得國務院簽發的特別許可,不允許出口。

指控文件顯示,李同意向AB支付5萬人民幣(約合7,200美元),且他知道AB已因涉嫌與出口有關犯罪而接受調查;李並相信因為AB被美國執法部門盯上,急於將這款收音機脫手。

李告訴AB,他計劃駕車將Harris Falcon III AN收音機運到墨西哥的蒂華納(距聖地亞哥約30分鐘車程),然後從那裡運回中國大陸。據報導,李認為該路徑將幫助他避開美國出口管制審查。他支付給AB首付款600美元,然後將設備放進手提包。

從法庭記錄看無法確定AB是否在與美國當局合作,或美方在監視AB的談話過程中發現線索。在李和AB完成交易後,FBI特工立即攔下李。FBI發現,李還有第二個Harris Falcon III AN收音機、幾根天線、一個數字存儲卡,以及北島海軍航空站的地圖。北島海軍航空站是附近的美國軍事基地,也是兩艘航空母艦的母港。

FBI關於此案的書面證詞顯示,李青山在接受訊問時,承認一名中共軍方(PLA)官員聯絡他,要求他獲得這款收音機線。李告訴特工,這名中共軍官給了他一份清單,其中包括這款收音機。

專家說,中共極有可能對他們在全球所有地區的夥伴全面部署間諜,不管你是德國人、英國人、日本人還是台灣人。

李在被捕後不到兩周被聯邦大陪審團起訴,並於9月認罪,罪名是企圖非法出口國防物品。這項指控可能會被處以100萬美元罰款和20年監禁。目前李青山仍被拘留,等待2月7日的宣判前聽證會。

李的律師喬納森‧拉佩爾(Jonathan Rapel)和負責該案的美國助理檢察官亞歷山德拉‧福斯特(Alexandra Foster)均拒絕評論李的案件。

美國國家反情報和安全中心(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主任威廉‧伊萬尼納(William R. Evanina)警告說,中共間諜活動甚至比俄羅斯或伊朗更持久,覆蓋範圍廣,操作技術種類繁多。

伊萬尼納說,(中共)非傳統情報收集工作已顯著增加。他說:「他們派遣工程師、商人、學生來進行相同類型的收集、招聘、信息選擇(工作)……大規模的……」

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前反情報官諾伊曼(Janosh Neumann)說,中國(中共)情報部門實際上擁有無限的財務資源,可以自由使用這些財富。FSB在冷戰結束時取代了克格勃。

美國在創新和先進技術方面處於領先地位,是外國情報、科學和技術間諜活動的全球首要目標。

諾伊曼於2008年逃到美國,他將李青山案描述為中共間諜運作方式的「經典範例」,它利用大量看起來可親的平民作為自由「特工」以及私人公司來促進其地緣政治目標。

他表示,中共的標準方案是派遣如李青山這樣的代理人,從事走私技術設備或走私那些禁止從美國出口的技術,為了執行這些操作,中共會同時使用多個代理,以增加成功機會。

李青山涉案文件沒有提供有關他背景的任何細節,但毋庸置疑他是一名平民特工。

中共致力於非法獲取美方受出口管制軍事技術

尼古拉斯‧埃夫蒂米德斯(Nicholas Eftimiades)曾在中央情報局、國防情報局和國務院外交安全局擔任多年的高級官員。他表示,李青山自稱供職於中共軍方情報部門,該部門的任務是獲取軍事機密和相關外國技術,主要是非法獲得那些出口受限制的軍事和兩用技術。

埃夫蒂米德斯是研究中共間諜方面的重要專家,他對「石英」說,李青山受命於中共軍方的首要任務是「非常有針對性的搜集(情報)行動」。他說,像李這樣的人的目的是在美國當局發現前進出美國,並搞定任務。

針對李的案子,他說,是因為AB已經被美方鎖定,所以李青山自己走進「陷阱」。

他說,李青山案並非中共首次嘗試竊取Harris Falcon III收音機,他指出三名中共特工在2009年因出售早期型號的這款收音機而被起訴。當時版本是民用級別。

中共竊取外國軍事技術機密的一種方式是對外國產品進行逆向工程。「石英」報導,如果中共成功獲得軍用級Harris Falcon III收音機,可能會直接威脅戰場上的美軍。

美國前海軍陸戰隊坦克司令丹‧格拉齊爾(Dan Grazier)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出差時經常使用這款收音機。他告訴「石英」,「這是美軍地面使用的一種手持式設備。」「我的坦克部門有前進空中管制員(Forward Air Controllers),他使用這種無線電設備與飛機通話,以指導近距離空中支援任務。因此,這是一個重要系統。當然,我們不希望落入潛在對手手中。」

美國在全美50州都展開跟中共有關的經濟間諜調查。

中共間諜方式是「全社會型」的

「石英」報導,埃夫蒂米德斯認為李青山從事間諜活動的草率行為,說明他屬於中共官方情報界外部招募的資產。如果李是專職間諜,其行事和通訊會更加隱秘。但埃夫蒂米德斯也說,「李的行動顯然是由(中共)國家資助的」。

他指出,李明告訴聯邦調查局,自己正在接受PLA的命令,符合中共從事間諜活動是「全社會型」推測。

FBI前中國分析師保羅‧摩爾(Paul Moore)在2018年《紐約時報》專欄文章中寫道,中共這種間諜方式被稱為「千粒沙」法(thousand grains of sand)。

摩爾說,中共派出一千名遊客,每人被分配收集一粒沙。當這些遊客回來時,中共最終將比其他人得到更多沙子。

自2017年以來,美國司法部已至少發現十幾宗中共代理人和間諜進行網路和經濟間諜活動的案件。

詹姆斯‧奧爾森(James Olson)是中情局秘密服務的老將,也是前反間諜主任。奧爾森曾指出,中共「一直善於從事間諜活動」。

他說:「如果我要重新開始我的中情局職業生涯,我會嘗試進入我們的中國項目,學習中文,成為反中共情報專家……我們今天在美國反間諜中的首要任務,也是未來的首要任務,必須停止或者大幅減少中共的間諜活動。」

美前國防情報局(DIA)官員克里斯‧西蒙斯(Chris Simmons)說:「在任何一天,全世界有兩百到三百萬人從事間諜活動。」他估計活躍的兩百萬至三百萬名間諜中,大約一半為中共政府工作。

在去年10月在華盛頓頭條(WTOP)電台國家安全通訊員J.J.格林(J.J. Green)的一篇報導中,威廉‧伊萬尼納(William Evanina)認為,中共間諜威脅是前所未有的。

「從美國竊取商業機密和知識產權,沒有哪個國家比中共構成更大的威脅」,伊萬尼納說,「美國每年因中共盜竊知識產權而損失約3,000億至5,000億美元。這相當於美國每個四口之家每年損失4,000至6,000美元。」

他也認為中共間諜活動是「全社會」型的。「雖然沒有人反對一個國家參與公平競爭以在世界市場上取得進步,但中共政府的策略絕非公平。它正利用各種各樣的技術和人員在美國各行各業掠奪技術和創新。」伊萬尼納說。

埃夫蒂米德斯對「石英」說,對於美方反間諜行動來說,首先聯邦政府必須比現在更緊密開始與工業界建立夥伴關係。其次,美國需要加強知識產權法律和《外國代理人註冊法》(FARA),該法要求任何代表外國政府行事的人都必須在司法部註冊並披露其隸屬關係。

2019年8月28日,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給新州廳長手下的幕僚長,做了關於外國政治影響力危險性的簡報;並警告他們,任何來接觸他們的中國代表團體,其中都有中共的情報人員。在9月4日的告別演說中,澳洲安全情報組織負責人鄧肯‧劉易斯(Duncan Lewis)警告說,外國的干涉和間諜活動共同構成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威脅」。

劉易斯表示,外國的干涉和間諜活動勝過澳大利亞以及西方夥伴所面臨的其它威脅,他說:「我認為,目前,間諜和外來干擾問題是迄今為止最嚴重的問題。」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許禎祺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