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怡: 從許家屯到駱惠寧 同與不同

—從許家屯到駱惠寧

作者:
突然由一個資深得多的幹部接任這職位,中國對香港工作的改變可以預期,至於是政策改變還是策略改變,我傾向是後者,因為不能相信共產黨要掌控一切的本性會變

中聯辦主任換人,坊間已有許多評論與揣測。但有些經驗與觀察,似乎還沒有人提到。

新任的駱惠寧較被免職的王志民歲數大,已經65歲,屆退休年齡。剛從省委書記的職位退下,幾天前才被任命人大財經委副主任的退休前閑職。可見新職是倉促受命,也可以說是臨危受命的。儘管他見傳媒時說對香港並不陌生,但實際上他從來沒有涉足香港工作。

以這樣的級別、年齡和經驗接任中共在香港第一把手,歷史上也有過極為相似的一次,就是1983年許家屯派來香港任新華社社長,實際職位就是與現在的中聯辦主任相同的中共港澳工作委員會書記。許調來香港時是67歲,也是剛從省委書記的任上退下,並剛獲退休前的閑職,只不過還沒有履新,就倉促調港。許與駱的資歷和級別都較原任者高,而且也都對香港缺乏認識,沒有涉港工作經驗。

在《許家屯香港回憶錄》中,講到他被任命前後的一些事,可以作為這次中聯辦新任命的參照。

許在1983年春節,曾在蘇州接待過鄧小平。他原來只被安排與鄧小平談話20分鐘,但結果談了兩個多小時,顯然極合鄧的心意。兩個月後,他獲時任總書記的胡耀邦當面通知,要他到香港接受一個艱巨的使命,就是告訴他香港主權將在1997年轉移,要他到香港主持這個重大變遷前的過渡期工作。

許家屯在北京,都由胡耀邦、胡啟立、楊尚昆、習仲勛等最高層級會見及交帶工作。香港工委的頂頭上司是港澳辦主任廖承志,但習仲勛對許家屯說:「廖承志很少向中央彙報,他壟斷港澳情況。」胡啟立要求許家屯到香港後,三個月內,向中央作一個較完整的關於香港問題的報告。這說明從港澳工委到港澳辦,形成一個權力結構中的封閉系統,中央高層並不能從他們的彙報中了解到香港的真實情況,又或者只得到中央想聽的意見。

當時的中央領導人還向許家屯講到港澳工作有「一左二窄」的毛病。許到香港工作,果然受到香港工委小圈子暗地抵制,而傳統工委的社會接觸則主要是六七暴動時的香港左派,從中取得社會資訊。

這次中聯辦的高層變動,與許家屯當年調港有相似之處。突然由一個超齡的、高級別的、與香港沒有聯繫的幹部來接任港澳工委書記,說明香港工作會有一個重大的改變,只不過1983年是準備主權轉移的被動改變,這次是中共掌香港大權後的主動改變。這次中國處理香港反送中顯得手足無措,我們會認為是中共極權主義本質的缺陷,但中共會認為是施政方向無效的技術問題,需要有所改變。此外,這次調動說明中聯辦和港澳辦已經由工作多年的幹部形成一個封閉系統,中央得不到真正反映香港情況的訊息,或發覺所獲訊息有極大誤差,其中,相信最大的誤差就是區議會選舉前中聯辦向上級通報的訊息。

中國官場文化,與西方最大的不同,就是同一級別甚至同一官位的人,政治能量可以極不對等。同一個官位,因為資歷、個人關係,可以直達天庭,能量就比資淺和沒有個人關係的幹部大許多。

近年來,中聯辦主任的地位已經相當於香港的市委書記,香港特首隻不過是市長。市委書記的權力自然比市長大得多。突然由一個資深得多的幹部接任這職位,中國對香港工作的改變可以預期,至於是政策改變還是策略改變,我傾向是後者,因為不能相信共產黨要掌控一切的本性會變。接任者與本地沒有聯繫,則說明原有的中共與本地一些人的關係可能淡化,情況或與許家屯來港後相似。

許家屯和駱惠寧不同的是,許是曾經有理想的革命前輩,而駱則是文革中成長的膜拜權力的一代。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