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親述台媒被染紅 《中國時報》記者想離職

作者:

2019年6月23日,數萬台灣人參與了由「館長」陳之漢與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黃國昌共同舉辦的「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遊行。

任職《中國時報》的記者X(化名),接受《立場新聞》採訪時,親口披露台灣媒體被染紅的經過。

根據《立場新聞》報導,一名記者X透露,「《中國時報》的立場是很清楚的,比如報道香港抗爭,基本上這就是暴動,香港人就是暴民。」他說自己在《中時》有一套特定的寫作語言,例如:台灣一定寫為「地區」,不能寫成「國家」;中國盡量以「大陸」替代。至於關於兩黨爭論的議題,得要與國民黨的立場一致才可以。

X感嘆:「自從被蔡衍明收購後,一切都改變了。」(《立場新聞》依據記者X對《中國時報》的指控,詢問該媒體,至截稿前仍未獲得回復。)

全台閱讀率第四因財政不善被親中企業收購

《中國時報》是著名報人余紀忠在1950年創辦,亦是台灣傳統大報。根據媒體信息廣告監測資料庫「潤利艾克曼」2019年第二季調查報告顯示,《中時》的閱讀率佔5.88%,排全台第四,僅次於《自由時報》(13.73%)、《聯合報》(7.84%),以及《蘋果日報》(7.56%)。

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於2008年收購中時媒體集團之後,由於蔡衍明鮮明的親中立場,致使《中時》的審查,以及北京滲透的問題,逐漸引發外界關注。

不過,這並不等於過去的《中時》就享有全面的新聞自由。因為在兩蔣(蔣中正和蔣經國)當權的時代,台灣媒體仍受黨政高層的管控。

然而,文人出身的余紀忠本就是知識分子,他力圖爭取新聞自由。1987年,台灣解嚴。1988年報禁開放,新聞審查亦漸鬆動,《中時》開始享有越來越多的新聞自由,亦漸漸受到台灣人的信任,雄踞台灣報業。

可惜好景不常,台灣《蘋果日報》於2003年創刊,對《中時》帶來巨大衝擊。擁17年歷史的《中時晚報》則於2005年停刊,到了2007年,《中時》的虧損已達8億台幣(約2億港元)。在財政問題的壓力下,《中時》於2008年以204億台幣(約52.7億港元)的價格,售給了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而《中時》從那時起就步入了新時代。

1957年出生於台灣的蔡衍明,被認定為親中派商人。2012年,他在接受《華郵》訪問時曾聲稱,希望儘快看見兩岸統一。當時蔡亦稱,六四期間以身擋坦克的男子沒有被殺,屠城亦不是事實。

不少人認為蔡衍明購買台灣媒體,與大陸機關「國台辦」的指示有關,而蔡衍明對此則一概矢口否認。2011年,《天下雜誌》刊載了一篇題為《報告主任,我們買了《中時》》的報道,內文提及旺旺在大陸的內部刊物《旺旺月刊》里,有記錄2010年蔡衍明、時任國台辦主任,以及現時中共外長王毅會面之事。

《旺旺月刊》是如此寫道:「…董事長向王毅主任,簡要介紹前不久集團收購台灣《中國時報》媒體集團的有關情況,董事長稱,此次收購的目的之一,是希望藉助媒體的力量,來推進兩岸關係的進一步發展。」

王毅當時則回應說:「如果集團將來有需要,國台辦定會全力支持。不但願意支持食品本業的壯大,對於未來兩岸電視節目的互動交流,國台辦亦願意居中協助。」

承認收北京當局的錢做新聞親中立場影響報道

自從《中時》被收購之後,它的經營理念就是「唱旺台灣、旺旺中國人」。往後,關於《中時》的親中爭議不絕。蔡衍明亦曾坦承旺中集團曾經收受中共官方給予的資金,並置入北京當局的宣傳內容,最後則因為觸犯台灣法例而遭遇罰款。

《中時》報道蔡衍明的回應則是:「法律上被罰就被罰了,但為什麼不讓我們賺光明正大的錢?為什麼要讓我們偷偷摸摸的賺錢?」

依據X的觀察,《中時》的政治立場是自人事任命開始的。X表示,許多《中時》的高層都是親中派,一部份曾經長居大陸,例如:現任《中時》總編輯的王綽中,就曾經以《中時》駐北京記者身份,長居於中國大陸。

提及新聞報道,X說,「雖然他說不會幹預我們的採訪,但還是會偷偷的跟主管說,主管偷偷的跟我們說。」

X又表示,《中時》對編採行動的干預,是從2019年初開始激化的。習近平在去年的1月發表了《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講話,並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之後,引發很多台灣人與蔡英文政府的激烈反彈,此亦為近年台灣政治「中共因素」再一次成為眾人焦點的契機。

《中時》的親中特徵,除了關於「中國是大陸」、「台灣是地區」等用字遣詞的細微政治審查之外,最顯眼的親中表徵,莫過於是2019年6月一度撤回所有關於六四事件的報道。

事緣北京當局封鎖了《中時》電子報所刊載的一篇回顧六四30周年的新聞。《中時》隨後亦做出對應:刪除網站內所有提到「六四天安門事件」的新聞、評論文章、輿論、書評,《中時》一系列的舉動,引起台灣其它媒體的廣泛關注。(只是,《立場》記者在2020年1月7日嘗試於《中國時報》搜尋關鍵字「六四」時,發現文章已重現。)

另外,《中時》的親中立場也深刻地影響大選報道。X解釋,編輯部往往會先撰寫一些備用報道,倘若當日出現蔡英文的正面消息,或是韓國瑜的負面消息,就儘可能將這些報道抽走,改作為刊登備用報道。因此,《中時》的藍綠取向報道就極不平衡。

2020年1月7日早上,《立場》記者在登入《中時》電子報大選「最新新聞」之後,在首頁10篇報道中,有8篇是關於總統選舉,內容全數均是挺韓貶蔡。

反滲透法「等於將我們直接入罪」

2019年6月23日,數萬台灣人參與了由「館長」陳之漢與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黃國昌共同舉辦的「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遊行。該遊行是在抗議親中媒體的滲透、要求立法院修法限制「紅色媒體」,矛頭亦直指旺旺中時集團,其中包括:《中時》、中視(中國電視公司)以及中天電視。

黃國昌表示,北京政府透過旺旺中時影響著台灣人民,並破壞台灣民主,因此要求立法院跟進。

遭統促黨與黑道威脅館長臉書吐心聲

半年之後,立法院於12月31日以69票對0票,順利三讀通過《反滲透法》,國民黨立法委員則是放棄投票以示抗議。據《反滲透法》所示,任何人不得接受滲透來源(一般被認為是針對北京政權)的指示、委託、資助,從事競選活動。

X透露,《中時》有一套關於《反滲透法》的內部說法:「等於將我們直接入罪」。

同時間,《上報》報道,傳聞《中時》與國台辦在秘密商討之後,決定以「停刊」的方式來表達抗議,「一方面拉高反對聲浪,同時也刻意營造《反滲透法》限制言論自由、『開民主倒車』的印象」。

《中時》則反批,《上報》的內容「完全是記者的杜撰,絕非事實」,《中時》則表明會控告《上報》。X表示,公司內部亦有主管出面對同事說明,消息是誤傳,《中時》不會停刊。

心在曹營心在漢立場依據年齡區分

但是,X並不相信公司的說法。在整個訪問過程中,他多次批評公司,「年輕記者大部分都很不滿,我們每一天都說,自己是身在曹營心在漢。」不過,他們只佔少數,因為《中時》以中老年的員工居多,十個裡面可能只有一兩個是35歲以下的人。至於中老年的員工,大多認同公司的政治立場。

X憶述2019年7月,蔡衍明曾經親赴時報大樓,舉行與員工的溝通大會。蔡衍明在大會上,反擊坊間指《中時》收受北京當局資金的評論,蔡聲稱:「共產黨有出錢、國民黨也有出錢、美國人有出錢、日本人有出錢。只要吃過旺旺的人都有出錢。」蔡衍明又聲稱,「我跟韓國瑜是不熟的」,只是「認為這個人厲害、反應不錯」,加上「理念也相近」。

X表示,當時很多記者都是站了起來拍手叫好,他們「覺得老闆夠真誠」。

X還說,「還有一位記者,非常樂意在網路上跟網民吵架。每當他的文章出來,就會有很多人在ptt上轉發,然後他就去那裡留言,與人吵架。」

X對此解釋道,中老年人的泛藍立場,多半是因為懷念以前國民黨的「光輝時代」。台灣在七、八十年代,經濟起飛,1978年至1988年之間,年均經濟增長率高達8%;90年代的平均經濟增長率也有達到4%至6%。2000年之後,增長率則降為1至3%不等。

當記者問X,既然與公司立場不合,為何仍選擇留在《中時》?X說,「因為薪水比較好,這裡普遍薪水比其它媒體要好一點。」不過,他亦補充說,自己留在《中時》有一定的內心矛盾,而「有些人看到我們是《中國時報》,就說不願意接受採訪,或直接說:『我不同意你們的立場』。」

X宣稱,「其實《反滲透法》訂立後,我也覺得是時候要離職了。」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