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上海銀行爆大雷 官場震動

作者:
能被上海銀行找上的接盤俠多少有背景。據稱,衡源集團實際控制人徐氏兄弟祖籍江西,但衡源集團是地道的上海本地企業,徐國良曾是楊浦首富。而寶能集團這次出面接盤的深業物流,成立時的控股股東深圳控股,即如今深圳市國資委旗下最大的房地產上市公司。徐國良舉報背後,或涉上海銀行高管內鬥。

上海聯和投資領域涵蓋科技、電信、航空等諸多方面,金融領域是上海銀行。江綿恆以此為舞台,踏入商海。(大紀元)

1月10日消息,上海銀行副行長、上銀國際董事長黃濤被舉報,涉嫌行向深圳寶能集團違法放貸265億元。舉報人是上海衡源、上海申鑫老闆徐國良。

徐國良的舉報信可以看到一個基本信息,本次舉報以及滬深兩家房地產大佬的產權糾紛皆因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而起。

值得起底的是這2塊地皮,目前公開信息顯示,百聯中環曾是上海灘知名爛尾樓項目,在2014年由當時的所有人上海國企百聯集團將此處唯一盈利的百聯中環購物廣場剝離之後,將剩餘地塊(爛尾樓)與徐匯濱江項目打包出售。

2016年,徐國良實際控制的衡源集團以89.1億元的高價接盤這不良資產,但以近乎1:10的巨大槓桿拿下,而上海銀行作為資金方支持,因自有資金非常有限,遂利用理財資金通過非標通道,合計輸血107億元,利率介於6.2-6.6%之間。

2018年,徐國良開發的樓盤遲遲不能上市,衡源資金鏈緊張,由於該項目實際是上海銀行用理財資金接的,上海銀行擔不起這個風險,於是又找來寶能當接盤俠。據徐國良舉報信,上海銀行為這2塊地皮的新下家寶能集團,提供了265億元貸款、利率不到5.1%。上海銀行給寶能的首期款120億元(此款項又是來自上海銀行的理財資金),差不多剛好能置換掉前一波107億的本金和利息。

從以上信息也可讀到幾個事實。一是坊間盛傳已久的「銀行地產本質穿一條褲子」,不論2016年的衡源還是2018年的寶能,兩家房企能夠負債拿地,都是在上海銀行的協助下使用了巨大的槓桿;不論是寶能拿到的利率5.1%,還是徐老闆拿到的利率在6.2-6.6%之間,這對於房地產同業動輒10%以上、票面利率已達15%的融資成本來說,確實低到有些離譜。對於那些融資利率降0.1個百分點銀行都要斤斤計較的中小微企業,更是只有垂涎的份。

二是當年上海國企百聯集團的不良資產,輾轉經過兩個接盤俠後的作價高達265億,但對實體經濟完全沒有任何貢獻,而是助益上海銀行的業績。

三是百聯集團的壞帳是爛在上海銀行虹口支行,徐國良彼時接的盤其實包括百聯和上海銀行。也就是上海銀行給房地產違規貸款,實際上都是為了自己不能開出百億級的天窗。

由此可知,上海銀行還涉嫌頂風作案。近幾年一輪一輪的房地產調控,從高層發話要對房企融資收緊政策,再到央行、銀保監會等發文嚴防信貸資金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但這次爆雷顯示,上海銀行違規發放給單一客戶的貸款不能超過銀行資本凈額的10%的規定,並以走理財子公司、信託等方式繞開了貸款的流程。問題是,銀保監會的專項檢查,以及央行的壓力測試,上海銀行是怎麼過關的。

能被上海銀行找上的接盤俠多少有背景。據稱,衡源集團實際控制人徐氏兄弟祖籍江西,但衡源集團是地道的上海本地企業,徐國良曾是楊浦首富。而寶能集團這次出面接盤的深業物流,成立時的控股股東深圳控股,即如今深圳市國資委旗下最大的房地產上市公司。徐國良舉報背後,或涉上海銀行高管內鬥。

A股上市的上海銀行,目前最大股東是上海聯和投資(上海市政府國有獨資),而且入股時間非常早。據《政知局》2015年發文大起底江綿恆的五大人生角色,文中在「企業家江綿恆」一段寫道:海歸一年後,1994年9月,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創辦。江綿恆以此為舞台,在中國正式踏入商海。上海聯和投資領域涵蓋科技、電信、航空等諸多方面,金融領域是上海銀行。

流亡海外的中國富商郭文貴也曾經爆料,上海四大班子的親屬都安排在上海銀行和浦發銀行,這兩家銀行就是上海政府的私有財產。

而徐國良舉報直接點名的上海銀行副行長黃濤,公開信息顯示,出生於1971年8月,令人注意的一筆經歷是,2000年6月至2001年5月擔任中共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主任科員。

總而言之,上海銀行這次爆出百億級別的雷,如果追查到底,上海官場都要動蕩,至少這個年關確定不好過。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