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台灣民主之父死後哭聲震天 公僕就應該這樣

—紀念蔣經國先生逝世32周年

作者:

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先生逝世於台灣。次日,中國共產黨向國民黨發出唁電:「驚悉中國國民黨主席蔣經國不幸逝世,深表哀悼,並向蔣經國先生的親屬表示慰問」。

中國近現代史上的人物該如何評價,簡直是亂成一鍋粥。被說成是反動派、漢奸、賣國賊的人,往往是對國家正面影響大於負面;一些所謂的偉人,卻是竊國大盜;更多的人,則是罪孽與功勞齊飛。

1,寫給蔣經國的悼文

如果讓我給蔣經國寫悼文,我會這麼寫:

經國先生,在生命的最後時期卻洗盡鉛華,於1980年代末先後宣布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報禁。號稱擁有5000年歷史的中國,第一次真正迎接體制的光明。經國先生不僅為他個人贏得尊重,更為全世界華人贏得尊重。他告訴全世界:中國人不是豬,中國人也能享有民主和自由。他也告訴那些「民主需要緩行」的幫凶:不要再以國情為借口來拖延中國人民了。

歷史將永遠銘記,經國先生生前做的最後一件政治大事,是開放報禁、黨禁。在他去世前12天,也就是1988年1月1日,台灣人民迎來了新聞自由。

經國先生永垂不朽。

2,懷念蔣介石,懷念美麗島人士

蔣經國順應民主潮流,主要有三方面的因素:

首先是民主人士的壓力。228事變,美麗島事件,以後來的民進黨人為代表的民主派,對蔣經國形成了巨大的壓力,使他看到了民主不可阻擋,必須順應潮流。他的偉大,是壓迫出來的,不是奴才舔出來的。套用「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我們可以說:「沒有美麗島,就沒有偉大的蔣經國」。

其次是蔣介石先生的遺留。無論在大陸還是在台灣,他統治下的中國一直不是完全專制,民主的聲音一直有著或大或小的空間。尤其在撤退到台灣時候,迅速實現了真正的催民主選舉,出現了一些非國民黨籍的民選政府官員。民主的火種一直在閃爍。

第三是蔣經國的偉人追求。卑鄙的利益集團只知道先搶劫、後移民,而偉大的政治家知道自己要上史書的,他要為自己留下不黑暗的歷史記載。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某些中國人不信。他們仍在瘋狂搶劫。

3,經國含笑

經國先生可以含笑九泉,因為他的生命在美好中延續。尤其是他的孫子蔣友柏,這位蔣公子在上海成立了一家設計公司,讓人感覺歷史的詭異。蔣友柏的公司名為「常橙」,是要諧「長城」之音嗎?是要實現曾祖父收復大陸、還我長城的意思嗎?

網上風傳「蔣友柏為蔣介石殺害1000萬中國人而致歉」,所傳有誤。蔣友柏實際說的是說:「夏威夷大學R•J.•Rummel教授寫的『Death By Government』里的那份20世紀全世界十大政府殺人的資料里,我曾祖父於1921年到1948年所帶領的國民政府總共殺害約1000萬中國人,排名第四;你當然可以說這個統計數字不公正、不準確,那就算打一折,也有100萬;你當然也可以說那是那個時代的背景因素,有它不得不然的原因(我自己個人也深深地相信這個論點);但是當時的政府就是殺了那麼多人,雖然殺人並不是我曾祖父親手扣的扳機,但畢竟他在當時代表的是那個執行的政府。」

「我只是很單純地覺得兩蔣是人而不是神,只要是『人』,就會犯錯;我們不需要用『一代偉人、民族救星』這樣的『神格化』讚詞去神化他們;我作為一個他們的後代子孫也懇求曾經受過傷害的人,沒有必要再用『獨裁殺人魔王』這樣的詞去宣洩對他們的恨意。他們跟你我一樣,都只是凡人,只要把他們繼續留在神壇上,就會傷害一批當時的受難者後代的心;另一方面,只要去對他們做鞭屍(即使只是言語上的),那也會對一批當時效忠他們的人及其後代帶來心痛的感覺;這充滿矛盾,但這卻就是今天我們所面對的歷史事實。」

蔣友柏說:「2001年我回到台灣……聽到他們稱呼我曾祖父與祖父的名號也只是『老蔣』與『小蔣』。『經國先生』這個稱呼偶爾有出現過,但『蔣公』我是真的沒再聽過了。但是,自從博客開張以來,來自中國大陸的網友,在他們的留言里卻幾乎都尊稱我曾祖父為『蔣公』,而且還稱他為『偉人』;所以當我20年後再次聽到『蔣公』這個稱呼,是來自一群當年曾喊他為『蔣匪』、『蔣賊』的人的後代嘴裡時,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這個世界瘋了,還是這個世界想讓我發瘋。」

他甚至說「50年後,我們的子孫很可能會為這位被現在的部分民眾批評為貪腐的『總統』蓋一個民主紀念碑」。因為陳水扁是「歷史上華人世界裡第一個沒有辦法保護家人免於被訴的國家在位領導人」。

有孫若友柏,蔣家有德。

4,告慰蔣經國

以前大陸人以為蔣介石、蔣經國是獨夫民賊,後來知道此2人去世的時候,台灣島兩次都是哭聲震天,猶如天塌。說明歷史不是由某一派能夠控制或者抹殺的。

中學時候,看到廖承志寫給「經國吾弟」的那封公開信,很有觸動。

很多年以後,通過網路,知道了當年宋美齡女士給「承志吾侄」寫的回信,更是大有感觸。

後來,知道1988年中共中央寫給經國先生家屬的唁電,很是佩服中共之統戰。

兩岸能否統一為一個國家,取決於兩岸相互表達的善意有多少。假如某一方動輒叫囂「解放」對方,甚至一些義和團叫囂「血洗**」,那就是把對方往外推。義和團堅持「只許我導彈對著你,不許你買導彈」,那也是把對方往外推。那是讓親者痛,仇者快。

在台灣問題上,我永遠都堅持一個觀點:尊重台灣人民的選擇。

對於「自古就是某國領土」的觀點,我一直沒有理解透徹。我以為,國家版圖,大都是戰爭暴力的結果而已。中國的版圖、世界的版圖都經過了無數次變化。「自古某領土」作為論點,過於蒼白無力了。

內心深處,我祈禱台灣與大陸能統一為一個國家。因為大陸和台灣,彼此是拯救對方的希望所在。

經國先生促成了台灣的民主,為中國人贏得了聲譽。懷念他,就要用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告慰他,讓中國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都能享受自由的陽光。

(有刪節)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