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大陸人聲明:香港同胞英勇抗暴6個多月 點燃『天滅中共』的第一把大火

—年末歲首中國人明真相遠離中共

「我們只有在心裡默默支持,請外界同胞不要相信大陸的媒體宣傳、評論。大陸千千萬萬的人跟你們站在一起,只是發表不出來。我們愛這個國家,愛這個民族,只是不愛這個邪黨。」 曹真、根勤兩人聲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並表示,「現在看穿邪教共匪畫皮,香港同胞英勇抗暴6個多月了,點燃了『天滅中共』的第一把大火。(香港人)和平請願,被抓被打被殺;共匪輿論造假,把香港同胞醜化;中共暴行,曝光天下。」

兩位大陸人聲明退黨並寫到:「現在看穿邪教共匪畫皮,香港同胞英勇抗暴6個多月了,點燃了『天滅中共』的第一把大火。」(大紀元)

年末歲首,從2019年11月至今兩個多月間,成千上萬的中國民眾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三退」,即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表示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不與之為伍,遠離它,保平安。

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系統地揭示了中共的真實歷史,全面曝光其邪惡、謊言、殘暴的本性,引發了中國民眾的三退大潮,至今3.4億人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

本文節選這兩個多月來民眾的「三退」聲明予以報導。

力挺香港

​三退聲明者「人誅共」表示「力挺香港同胞」,大陸人不都是唯利是圖的,很多都是有良知的,支持香港同胞爭取自由民主的。只是大陸的媒體新聞根本就不讓發表任何反對聲音。

「我們只有在心裡默默支持,請外界同胞不要相信大陸的媒體宣傳、評論。大陸千千萬萬的人跟你們站在一起,只是發表不出來。我們愛這個國家,愛這個民族,只是不愛這個邪黨。」

曹真、根勤兩人聲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並表示,「現在看穿邪教共匪畫皮,香港同胞英勇抗暴6個多月了,點燃了『天滅中共』的第一把大火。(香港人)和平請願,被抓被打被殺;共匪輿論造假,把香港同胞醜化;中共暴行,曝光天下。」

作為在高校任教的劉清甄表示,為了教書育人進入大學「傳道授業」,但在學校被迫給殺人無數的匪共做宣傳,逐漸看清了中共的本質。2019年6月以來,「我實在受不了被上級要求抹黑香港民主運動的指示」,遂在此宣布三退,「與邪惡的匪共徹底劃清界限」。

遼寧象緣說,「從近幾個月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看出港府與中共的殘暴,暴露出其流氓本性的一面;同時也讓我看到美國政府和人民善良友好、尊重人權民主的普世價值的立國理念。我決定不與邪惡為伍,站在正義者一邊,退出邪惡的團、隊組織。」

南京的王貴、朱貴、陳風等106人集體聲明三退:「中共對香港學生所做的事情證明,它跟30年前完全一樣。邪黨就是邪黨,邪靈就是邪靈,它永遠不會變好,就象狗改不了吃屎,這是它的本性。我們聲明退出這個邪教組織,並祝願它早日滅亡。」

善嘟、善貝寫到:「在全球關注香港人民捍衛民主自由運動的時刻,我們越來越看清了中共的邪惡。回想到八九『六四』及鎮壓法輪功,中共使用的一切鎮壓手段如出一轍。一個政府,一個政權靠謊言、欺騙等流氓手段鎮壓正義與良知,這在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兩人都退出了少先隊組織。

張曉培說,「了解到中共邪黨腐敗透頂,欺壓百姓,香港事件更暴露其殘暴的嘴臉,自願退出邪黨的所有組織。」

李明德聲明退出團、隊組織,曆數了中共從打土豪、分田地到迫害法輪功群體的罪過,並寫道:「中共又把黑手伸向香港,對和平請願的香港同胞又打又殺。本來和平請願的小事,卻激起更多的民憤,是香港同胞錯了么?都沒錯,是中共太殘暴,總是不擇手段地迫害我們的同胞,挑戰人類文明。中共不滅,民無寧日、國無寧日、世界無寧日。」

河北嶽建認為,中共一直用各種手段欺騙人們,比如對香港民眾的鎮壓,「黨媒每天都在為武力解決香港的事件而宣傳武力鎮壓的合法性,把遊行抗議描繪成暴徒等,人們也許能在這場歷史大戲中揭掉共產黨的畫皮」。岳建聲明退出了共產黨組織。

感謝傳播真相的媒體

署名文西的人寫到。「感謝大紀元為香港人發聲,與港人站在一起。」

「在這場全球對抗中共極權的革命中,香港人用身軀和生命站在對抗極權的第一線,榮光必歸於香港!」

文西說,自己真正地了解中共的魔鬼般邪惡的本質,也了解到法輪功所受到的迫害,以及中共對整個民族的殘害和洗腦。中共罪行累累,罄竹難書,表示「不再與惡魔中共為伍!」退出「邪惡的團和隊組織」。

名叫楊松的人士寫到:「以前覺得法輪功講的三退保平安很離譜,通過香港大紀元(記者)沖在第一線報導,(香港大紀元)印刷社被中共縱火,以及香港民眾對法輪功的歉意,認識到大紀元所講的都是真實的,所以自己也想通了,在此聲明堅決退出曾經加入過的中共邪惡團,隊組織。」

落名為李敬佛的人士說,他的父親曾為中共軍隊作戰,幾乎成為中共的炮灰。中共在多年來的統治中殘害了大量無辜的百姓,吞噬了大量無辜的生命。他要退出共青團、少先隊,做個清白的人。

「希望正義的美國和善良的世界人民儘快將這個邪惡的政黨及其走狗徹底清算,同時也祝福香港人民和台灣人民一路平安。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越走越好。謝謝法輪大法,謝謝大紀元。」

一位署名為「信則強」的人士介紹到,他在一家服裝店鋪里看衣服時,一個年長的大媽塞給他一個信封。他回家打開一看,是兩張光碟,一張是神韻演出(宣傳中國傳統文化的內容),一張是突破大陸網路封鎖的動態網安裝盤。

他在電腦上安裝了這個軟體後,從此,幾乎天天看大紀元、新唐人,更加看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並在力所能及條件的下,揭露中共,弘揚自由、民主、法治的普世價值觀,告訴親朋好友,特別是有關中美貿易戰和香港民眾反送中運動的信息。

「在此,我莊嚴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黨籍,永不反悔。」

脫離中共

李明寫道:「今天才知道這個黨快要死了,才知道不少人已經或正在逃離中共,才知道全世界都在制裁這個邪黨,才知道香港人權法案以及新疆人權法案已經通過並且開始執行,以及鼠疫的蔓延。為了我自己生命的安全,我聲明退出曾經加入過的少先隊和共青團。」

三退聲明者徐大運、馬幸福等人表示,他們現在認識到了「中共是現世最大的騙子」,從前在被其洗腦中都沒有認清它。經過長時間的聽聞真相,再看眼下的現實,認識到中共確實是一個「邪教黑幫」。

「中共鎮壓所有不聽從它的邪說的人,妄想把所有人都變成它的邪教徒,為它陪葬犧牲。我們現在認清了中共邪教的惡魔嘴臉,我們要掙脫它的控制,脫離它。」他們表示要三退,「做一個正直、善良的炎黃子孫」。

明心是一名司法公證員,在與朋友聚餐中,聽到三退保平安的事,認為「這是個大是大非的問題,必須要面對的,中共邪黨無法無天,司法腐敗很嚴重,社會公信力嚴重缺失,在此,我聲明退出中共邪黨的共青團等邪惡組織。」

蒲明善聲明,「我從國內大量反人性的現實中認識到,無神論罪大惡極,中共才是最大的邪教。」「我聲明自願退出曾經入過的少先隊,與之徹底決裂,爭取光明的未來!」

12月26日是基督耶穌誕辰之日,江西季佳說,「從今天起,我徹底和中共脫離關係,做一個有信仰的人,我為自己幾年前因自己養家糊口的工作而違心順從加入該組織感到萬分悔恨,這幾年我不斷地了解了歷史真相,看透其邪惡本質,如今徹底醒悟,今天宣布脫離中共!」

「自由飛翔」寫道,如今的中國被中共糟蹋得一塌糊塗,「人民沒有信仰,只懂得金錢利益;生不起,死不起,病不起,吃著地溝油,打著毒疫苗,人和人之間除了算計猜忌毫無信任感,大學生畢業找不到工作」。

他聲明三退,「我想獲得自由,飛翔在沒有污染的藍天下。」

受害者的覺醒

署名為「盼光明」的人士介紹,他因為在2019年P2P的金融災難中,傾家蕩產,無法生活。那名詐騙犯逃到美國一年多了,他們向各級政府反映問題,要求懲辦詐騙犯。結果政府和黑警卻抓捕、毆打、恐嚇、關押維權的受害者。

「我們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天下之大怎麼就沒有說理的地方呢?在反思過程中終於醒悟,我們全國3.2億的金融災民被詐騙的原因就是我們太相信政府和大褲衩的新聞,以至於我們誤判了國內的經濟狀況,其實國內經濟已經完全爛了,狗黨天天忽悠老百姓,天天鼓吹互聯網金融和金融創新。現在我不再相信邪黨的謊言了!我醒悟了!」「盼光明」聲明退出了中共的少先隊組織。

武海是一名在貧困村工作過的基層幹部,他說,在農村很多貧困戶應該可以享受到國家低保的政策,可是由於村幹部的腐敗,很多真正的貧困戶享受不到國家的低保政策。

「我個人出於善心,用私人關係,給貧困村引進了脫貧的生產專案,可是單位領導並不理解也不支持,直到專案引進成功了,都過來說成績來了,說是啥上級領導如何領導得好,說起來真是可悲,在此,我聲明退出中共邪黨。」

署名「黑子」的人士說,自己年少時懵懂無知加入了中共邪黨組織少先隊、共青團,隨著年齡成長也知道中共的腐敗與黑暗,但還是心存幻想,看過中共的洗腦電視劇《人民的名義》後一直認為中共是在「真反腐」、執法機構還是「可信的」。

他說,直到前幾年一樁冤案降臨到他自己頭上,結合現在在外網了解的一切,才真正認識到了中共高層及其官僚的邪惡本質,中共篡政70年以來,一直在用謊言與暴政欺騙奴役壓榨中國人民,壟斷一切公共資源盤剝中國人民。

「其公檢法司暴力機構基本都是中共的整人掠財幫凶,他們辦案基本都是亂作為、毫無底線與人性,以搶劫財富為目的,施以恐嚇、引誘、欺騙、刑訊逼供等手段。」

「相信共產黨及其司法機構使我付出了巨大沉痛的代價,我終於認清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在此我聲明退出共產邪黨的團隊組織,做一個有良心與原則的中國人。」

讓法輪功在華夏大地傳播

張偉在聲明中寫道,「讓法輪大法這樣真正教人向善的宗教能自由地在華夏大地上傳播。我本人也在此自願聲明三退,與共產黨劃清界限,願民主自由榮光歸中華!」

張偉是一名政府工作人員,也是黨員,他每天的工作是監控網路,對在網上發表「不當」言論的人進行定位,然後通知當地員警上門談話、「教導」。他在一年以前還對這份工作非常自豪,認為他的工作是在「維護社會穩定,保障國家的發展秩序」。

「2020年初,我出國時偶然觀看了由神韻藝術團表演的多姿多彩的中華傳統舞蹈節目後,我的心態有了大幅度的轉變。如果這樣的中華文化傳承是共產黨口中的邪教,那麼共產黨自己又能是什麼呢?」

他回國後又翻牆閱讀了《九評共產黨》,認為這本書字字句句都深刻揭示了共產黨本質,給了他極大的震撼,讓他深刻地意識到共產黨對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的殘害是多麼的嚴重。張偉做了三退聲明。

遼寧春慧退出了少先隊,說,「我沒有修煉法輪大法,但看過一遍《轉法輪》,知道法輪大法好,煉法輪功的人都是些好人,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學員,打死、打殘、打傷那麼多好人,真是罪惡滔天。我早就不相信共產黨了,它的本性就是『假、惡、斗』。」

河北裘真從一個親戚那兒聽說了共產黨迫害法輪功的事,還得到一個翻牆軟體,從此,一有時間他就看海外動態網,知道了很多國內看不到的新聞。

有一天,他在正見網上看一篇文章寫道:「中共幹了那麼多壞事,你怎麼不去否定中共呢?中國每天都有人自焚、自殺,官員都這樣,你怎麼不去否定中共呢?而僅僅因為一個偽造的『天安門自焚案件』(見此文最後的視頻)就來否定法輪功?無神論、進化論漏洞一萬個,你怎麼不去全盤否定它呢?那麼多漏洞你卻照樣相信它!而你對大法僅僅只有一個懷疑,且還不能確定,就要否定大法?你到底在根子上相信誰,這不一眼就看穿了嗎?」

他說,這段話對他觸動很深,人們生活在大陸經過幾十年的灌輸式教育,形成了用無神論為標準衡量一切事物的觀念,在物慾橫流的現代社會,為了名利、生活的壓力使得人們很難靜下來思考,人為什麼而存在,為什麼而發誓入黨等,「我今天明白了,立即退出這個邪惡組織」。

在自由的社會裡了解真相

J.H.P說自己在二十多歲時入黨,對共產黨的面目認識不清。隨著年齡漸長,尤其出國以後,獲得更多資訊,了解到中共對西藏人、新疆人、香港人以及部分大陸人的所作所為,對人權的侵害怵目驚心。「我為自己是該黨成員感到羞恥。」「本人自願退出共產黨。」

平樂喜說,中共「除了騙人,還是騙人,更可怕的乃是他們制度內的人明目張胆地胡說八道,好像害死了別人不管他們事兒。」

他表示自己再也受不了了,到了海外看了海外媒體曝光的真相後,才知道原來中共不光光撒謊,連海外媒體都要拉攏,跟他們一起散播中共的謠言和毒素。法輪功學員被他們抹黑。他聲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

帆帆在美國維多利亞州讀書,說他之前在中國讀大學的時候為了個人上進,並沒有太多地了解中共的本質,隨大流入了黨。但是出國接觸到了國外的信息之後慢慢思想有些變化。

帆帆認為國內的教育很有問題,讓人變得沒有邏輯性,不會去自主思考,做出自己的判斷。之後他了解了還香港民眾抗爭事件後,說「徹底地顛覆了我之前對於中共的印象,這種對待民眾的殘暴以及腐敗等陰暗面徹底讓我失望,我要退黨!」。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羅瓊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