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逃出武漢 我依然逃不脫這紅色病毒

作者:

1月23日上午10時起,武漢市內機場、火車站全部被公安武警接管,進入軍管模式,市民一律不得離開。(視頻截圖)

昨日下午,武漢周邊8個城市陸續被封鎖。

直到此時此刻,封城過去了一天零一個小時,我沒看到武漢政府,湖北省政府有任何實質性作為,省長在封城後接受採訪,淡定的對著鏡頭說,武漢市物資充足,人人都有口罩帶,然而實際呢?

封城這個做法我不去評價,但從疫情開始,整個政府就欠人民一聲對不起。12月初疫情開始了,卻被政府強行壓下,1月初,華南海鮮城59人感染,政府親自出面闢謠不是非典,1月5日,官媒記者現場採訪照常營業的海鮮城,以安撫民心。

因為他們的疏忽大意,導致疫情加劇,全國人心惶惶。因為他們的欺上瞞下,1月20號依然宣稱肺炎在控制範圍內不會人傳人,無數人照常來到武漢或離開武漢。

人民信任政府,政府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踐踏人民,甚至事態嚴重到封城的地步(實質是政府用一千多萬人的健康與自由為他們的錯誤買單),人民依然感恩戴德,政府依然高高在上沒有一絲愧意。這樣的政府,為何人民不會憤怒,還要前仆後繼的洗地?

我不知道政府是昏庸無能還是準備放棄這個省,我寧願是前者。

因政府失職造成的封城及交通封鎖,最起碼政府得提供免費口罩,社區消毒,大折扣的食物補給,及醫護人員上下班免費班車,病患免費就醫通道……且應該在封城前就布署好。這些是一個政府承認過失的基本誠意。

然而,什麼都沒有,只有冰冷的公文(禁止不帶口罩上街,有沒有想過快遞停運,口罩斷貨,要從哪裡買?禁止口罩商哄抬物價,現在口罩單價飛升到在10—500元一個,漲價是合理行為,但無良商家卻在這種時刻,還用毫無防護作用的棉口罩忽悠不懂內情的中老年人…)。

微博上滿屏雞血,醫護人員和病人卻要在寒冷的冬天街道上步行或騎自行車去醫院(公共交通停擺,政府又不提前安排專線車輛)。

今天凌晨,政府又通告限制計程車,那麼家裡沒車的人該怎麼辦?飛去醫院嗎?

還有那些仍在為醫護人員和病人提供生活服務的人,要怎麼上下班呢?政府認為武漢城裡人人都有車還是人人都會飛呢?

我沒看到政府的任何動作,他們彷彿除了發通告的時候醒著,其他時候都睡著了。

我只看到因為醫療防護品急缺,醫生把一件一次性防護服穿五次,協和,同濟等政府指定接受肺炎病人的醫院,紛紛繞過上級政府,尋求社會人士的支援。

政府組織大規模消毒,做消毒的老爺爺連個口罩都沒得帶,還有很多中老年人,因為節儉,一次性口罩多次循環使用,更沒有消毒洗手的概念,樂衷於走街串巷,到處走親戚聚餐。政府對疫情的宣傳引導工作,可以說毫不到位。

至於醫院,早在封鎖武漢之前就爆滿了。此刻的武漢面臨以下問題:試劑盒數量不夠、確診艱難、床位短缺、高度疑似患者仍在自由流動。醫療超負,病人無法得到很好的治療。

前同事的媽媽感染了,醫院不確診,轉了兩三個醫院也沒人收。甚至本院的護士感染了,本院都不收,太多不確診了……報上去的都是確診人數,那麼不確診的呢,要麼回家自行喝葯隔離,要麼多跑幾家醫院碰運氣,很多不確診但患病的,依然穿梭在人群中,試圖尋找求生的機會,在無意間,他們又傳染了更多的人……

要怪誰去呢?病人?醫生?其實他們都是受害者!

這些只是武漢的一個剪影罷了,然而武漢卻是湖北省最大的省會城市,那麼湖北省其它小鄉鎮呢?

昨天我回到家,街上有1/3的人帶口罩,多是城市回來的年輕人,45歲以上的人很少帶口罩,大家開開心心的聚在街頭巷尾,談天辦年貨,讓我彷彿覺得,武漢肺炎,封城,都是一場錯覺。

然而我注意到,不算鎮中心的,一個臭烘烘的垃圾堆旁,有堵牆上用漿糊貼著兩張白紙,走到10厘米處才看得清,上面用發灰的墨水,端正的毛筆字寫著:「關於新型肺炎的通知……」(大概是這名字,記不清了)。

最後的最後,那位大大,在疫情初現就第一時間竄到雲南訪問,保命技能Max。

從1月1號到1月24號,只在1月20號那天通過新華社發過一篇關於武漢肺炎的公文,要知道大大在雲南,一天可要三四篇公文記錄行程+大合照,去部隊視察掀人家鍋蓋這種事也要拍個小視頻發B站上且禁評啊。在那位大大的朋友圈裡,歲月依然靜好。

在昨日發布的春節團拜會上,大大蘊含磅礴力量的十句話,沒有一句捨得提到武漢,或許在大大眼中,武漢還不如那個鍋蓋重要吧。

樣子還是要做的,連樣子都不做了,是把人民都當做圈地里的羊,毫無敬畏之心了嗎?

除夕夜的封鎖

湖北省全線封鎖,我居住的小鎮,也於今天下午封停了所有公交、巴士、網約車、動車等交通工具。

或許是宿命,逃出了武漢,依然逃不脫這紅色病毒。

武漢形式不太樂觀,同事的老公在政府部門工作,帶來了很多大家不想聽的真相,那些被正義小粉紅抨擊成造謠的爆料,80%都是真的。

醫生很累,護士很累,病人也很累。

在超負荷的運作下,醫護用具與交通工具依然稀缺,即使這樣,醫護人員還得打起精神,擔當求援自救的重任。

那麼衛健委,武漢政府,湖北政府,此時此刻又在做什麼呢?

是在新聞聯播上光明正大的說謊:「武漢市物資充足」?

是在官媒里義正言辭的闢謠:「嚴厲杜絕一切造謠者」?

是在公文中面無表情的遣詞造句:「武漢市要動用各級力量,千方百計增加隔離留觀場所和定點醫院床位,對所有疑似患者一律無條件收治,並進行有效隔離,加強分類診療,優化診療流程,保障發熱病人及時得到收治。」?

該有的依然沒有!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政府。

時至今日,我想用力的說,在沒有完整部署,優越的政府機關執行力,及充足後勤保障的前提下,倉促封省,是愚蠢又蔑視生命的做法。

一個政府,理所當然該為人民做的事,不僅大喇喇的不做,還要人民為他那廉價的雞湯感恩戴德。

武漢市極度缺乏醫資,護具,床位及交通工具,卻把病人、醫生、健康的人拘在一座城裡,彷彿在養蠱,

醫院一床難求,許多感染了的病人,醫生並不給他們確診,只開了葯讓他們回家自行隔離;

而免費醫治,只是笑話,節選一段採訪稿給大家參考,內容保真。

【21號他去武漢市第六醫院看病,醫院臨時建起了發熱門診,建築工人還在釘彩條布。他查了血,被確認是病毒感染。又做了CT,醫生告訴他,他肺部已經被病毒感染,又加了一句:「且不能排除是新型冠狀病毒。」他接著問:「不能排除,那能不能確診?」醫生回復,這家醫院無法確診。按這位醫生的說法,整個武漢市只有漢口醫院、金銀潭醫院和武漢肺科醫院有資格確診。

黃子傑打聽了金銀潭醫院的情況,它是武漢第一家專門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定點醫院。但金銀潭醫院給黃子傑的回復是:只收確診的病人——其他醫院不能確診,有確診權的醫院,又不負責確診,只負責收治。在這樣一個醫療資源極緊張的時間點,這樣尷尬的情況出現了。各種消息在患者間流傳,但很多事情都沒有一個確切的說法。「究竟該誰來確診?如何確診?到現在為止,是困擾眾多老百姓、引起老百姓恐慌和不解的一個重大問題。」

另一個尷尬的事情是醫藥費,之前曾有規定,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患者可以免醫藥費。但1月22日,黃子傑去武漢紅十字會醫院看病時,醫生的說法是:只有確診了,才能免費。又回到了老問題:沒有試劑盒,無法確診,怎麼免費?】

我們只想拚命活下去,而政府卻在千方百計的掐斷我們的生路。

窗外的煙花,似乎比去年小聲很多。

朋友圈裡,同事歲月靜好的動態也平添了一絲憂鬱。

那位大大,你終究捨不得讓現實照進你的盛世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網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