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哪個小蟲敢做聲? 警方霸氣是什麼腦洞

—突發性災禍 及時警報才是最佳策略

作者:

遇到危險,鳥會突然振翅或發出尖銳的叫聲,給同伴報警,喊眾鳥一起飛;猴子遇到危險也會發出跟平時不一樣的聲音,喊同伴快跑。

這是億萬年演化出來的動物本能,是維持種群生存的重要天性之一。

猴子發現危險,不會先彙報給領導,逐級上報到猴王,研究論證,這次來的究竟是獅子、豹子還是老虎,是公還是母,我們要不要上樹,確定好了再下達逃跑命令,因為來不及。

發警報的猴子就算哪次看錯了,把山貓看成了豹子,也不會受罰,更不會發生一猴錯報受罰,萬猴點贊的蠢事。

然而,這種事在人類群體中,卻理直氣壯地發生了。

1月1日,武漢的8個人類個體獲知群體內有疑似十八年前的某種傳染病,發出警報,卻被武漢警方火速查處,並全網通告網路不是法外之地,而且獲得幾萬同類個體的點贊。

其實哪兒都不是法外之地,包括警局,抓人要有法律依據,不是嗎?

三個星期後,確診病例一百多個,人們才知道,呀,果然傳染!也沒給這8個兄弟一個說法,只解釋了一下,我們不是抓去的,是請去調查了一下。但是,到現在,這8位兄弟一點聲音也沒有(也可能是有聲音,我消息閉塞沒看到),也不知道他們經歷了什麼。

其實這種事,在我們這個群體看來,並不驚訝,因為從來如此,早就習慣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種習慣性抓捕,並不是武漢警方獨有。

你看,武漢都已經向全世界承認了,確實有傳染病,已經確診一百多個了,但是,依然無法阻擋山東警方重複這個習慣性動作。

三個山東人為種群發出警報,也遭受同樣待遇。不過這次打臉更快,當天,就證明這三位不是造謠。事實是,說他們造謠,屬於誣陷。

有人說,在網上發布這種消息,當然要官方確認了再發嘛,不然,會很不準確。

其實不然。理由很多,只說最重要的兩條:

首先,這種突發性災禍,及時警報才是最佳策略。

比如你和同伴走在叢林里,遇到一群長得像蜥蜴的大傢伙,最佳策略就是,不管它是啥,先喊同伴一起離遠點,而不是湊過去,研究它到底是鱷魚,還是巨蜥,性情是否溫順,咬不咬人,有毒沒毒,再決定是否繞開它們。

具體到傳染病,古人發現同村的人接二連三同一癥狀倒下,也知道可能是瘟疫,鄉親們不用知道它究竟是鼠疫、寒病還是熱病,都可以通知其他同伴出去躲一躲——如果外面有地方躲的話。而不是先上報縣太爺,讓師爺找郎中研究清楚了再決定大家躲不躲。或者誰通知大家躲,衙役就抓誰。

現代社會也是這樣,哪裡發現有人同一癥狀接二連三病倒,第一反應:這可能是傳染病,可能禽獸傳人,也可能人傳人。完全搞清楚前,就應該兩種預防手段並行處理,以免禍及他人。具體包括:

發布消息(包括向上和對公眾),發現不明疫情,以便於隔離、排查密切接觸者、警醒公眾注意防護,儘可能避免擴散。

同時搞清楚到底是什麼傳染病,如何防治,及時公布疫情及醫療進展。

如此等等。

如果官方每次都及時、如實公告,那些與官宣不符的信息,自然而然就會被公眾識別為謠言,天長日久,造謠也就沒了市場。

這樣,一方面可以最大限度搞好防控,另一方面可以有效遏制謠言滿天飛,事情也不會越搞越大,更不會引起恐慌。這一點,外面的處理方式,有很多現成樣板,包括這次疫情的處理,可以學呀。

其次,根據前車之鑒,民眾沒辦法指望官方及時通報。

比如非典,2002年12月最早爆發時,廣州市和廣東省一直沒有發布相關訊息,以免引起民眾恐慌。到12月底,網上開始傳非典疫情,評論比較混亂。

到了2003年1月中旬,個別外地危重病人開始轉送廣州治療。

到2003年2月上旬,廣州已經有一百多例病,其中不少是醫護人員,並且有了2例死亡。此時衛生部才開始關注,派專家組指導防治工作。

跟非典比起來,這次算快的,相比而言,還真就不能說武漢這次有多慢。

不管遇到點啥不好的事,本能就是先捂著,這種習慣不是一地兩地,而是普遍如此。

不過似乎非典期間,網上傳播疫情,我不記得有被抓的,想想真是今非昔比。

今春我不先開口,哪個小蟲敢做聲?

難道要的就是這份霸氣?無法理解。

更無法理解的是,1月21日,值此疫情舉世皆知,全民積極防護,醫護人員冒死履職之際,‌‌「湖北省春節團拜會圓滿舉辦‌‌」,來了一場轟轟烈烈的逆行,還當一件大好事給報道出來了。

不說了,滿屏亮點:

這都什麼腦洞啊?面對這種不可思議的操作,我只想問一句:舞台上唱的是《後庭花》么?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劉蘿蔔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