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中國必須跳出極權災難循環的魔咒——武漢肺炎災難警示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正在蔓延中國為禍世界之際,中共媒體窮盡計慮出來委責於蝙蝠,怪罪於飲食,進而將武漢人當作罪魁全國追捕,從而再次很成功地將危及國民生死存亡大災的矛盾轉化成一場民眾互毆。然而,讓人驚奇的是,一些學人甚至個別自由知識分子,居然也加入這種委罪卸責的行列,公然在國際性媒體上祭出「中國特色處理手段」甚至假國際社會之口造出「幸虧發生在中國」的震天宏論,實質為中共黨國極權恐怖統治披掛些合法外衣。

文章說:「武漢、湖北、乃至整個中國在做的,實際上就是不同程度的犧牲個人的選擇自由,以期最大程度的控制疫情。當局有沒有權力要求公民作出這樣的犧牲,『封城』是否有效,人們可以辯論。但國際社會一個共同的默認是,這場疫情『幸虧發生在中國』,因為只有中國這樣的體制才敢且能這麼做。」這段話巧妙地將武漢肺炎災難的極端原始的防控嫁接到中共極權的絕對領導上。在大災之下,人人自危,哭天喊地,只求活命的狀態,這會極大地激化普通民眾對極權的依賴與膜拜。

中國是個多災多難的民族,從歷史上的確屢屢發生各種自然災害,導致這個民族在存亡邊緣掙扎,由此造出各種驅災避禍的神仙,如瘟神、水神、火神等等。可以說中華民族的多災奠定了這個民族多神崇拜的自然基礎。也由此可見,災難常常為創造神位奠基。這種習氣與文化,深刻影響著這個民族,也讓歷代權棍與御用文士們找到災難鞏固專制的依託,進而造出多難興邦的怪詞。

中共1949年奪取大陸政權以來,中華大地災難不斷,而這些動則殃及數以千萬計民眾生命安全的災難,從鎮反,到土改,到合作化,到反右,到大躍進,到四清,到文革,到清理精神污染,到反對自由化,到八九六四屠殺,到鎮壓基督教會,到鎮壓法輪功,到鎮壓律師群體,到鎮壓維權運動,等等等等,可謂是無休無止,一場災難未了,再場災難又起。而讓人驚奇的是,每次災難之後,在中共極權官媒的宣教與御用文人的幫腔下,災難根由總會成為個別權棍的私罪——「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造成全面而嚴重的危害」,進而幻化成體制自救的靈藥。使我們這個民族循環反覆於災難再災難的魔咒中無法自拔。

這次危及人類的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究竟是怎麼回事雖然還有待歷史拆解,但是在信息與科技如此發達的今天,如何導致了這場仍然沒有看到盡頭的災難,卻是明白擺在世人面前。只要我們回顧一下武漢病毒爆發中共官方披露消息的日程,就極其清楚看到這是場什麼災難:

12月8日,出現第一例武漢肺炎患者。

12月30日,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緊急通知,要求各醫療機構追蹤統計救治情況,並按要求及時上報。

12月31日,第一財經就已採訪到「夫妻病例」相關患者:丈夫先患病,妻子後患病。

12月31日下午13時,武漢市衛健委對外正式發布了第一則通報:近期部分醫療機構發現接診的多例肺炎病例與華南海鮮城有關聯,已發現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嚴重,其餘病例病情穩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轉,擬於近期出院。且專家認為,此時病毒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

1月1日,武漢市公安局對一些關於「武漢病毒性肺炎」的不實信息進行了調查,8人因散布不實信息,被依法處理。後證實8人均為工作在一線的醫務人員。

1月5日,武漢市衛健委發出第三則通報:截至1月5日8時,該市共報告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診斷患者59例,其中重症患者7例。患者在增加。通報結論依然為:「初步調查表明,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

1月7日,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體初步判定為新型冠狀病毒

1月12日,世衛組織將造成武漢肺炎疫情的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為「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

1月13日,武漢衛健委通報,自1月10日截止前一日本市無新增肺炎病例,無新增死亡病例報告。

1月14日起,武漢升級病毒防控措施,在機場、火車站、長途汽車站、客運碼頭安裝紅外線測溫儀35台,配備手持紅外線測溫儀300餘台;日本確診一例新型冠狀病毒病例;多家前往武漢追訪的港媒卻被公安帶走扣查,記者還被要求交出電話和攝影器材檢查;武漢衛健委通報,自1月10日截止前一日本市無新增肺炎病例,無新增死亡病例報告。

1月15日,六家企業宣布已研發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盒。武漢衛健委通報,自1月10日截止前一日本市無新增肺炎病例,無新增死亡病例報告。

1月16日,湖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收到國家下發的試劑盒。武漢衛健委通報,自1月10日截止前一日本市無新增肺炎病例,無新增死亡病例報告。

1月17日,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宣布,美國的3個機場——舊金山國際機場(SFO)、紐約肯尼迪國際機場(JFK)和洛杉磯國際機場(LAX),將對從中國武漢直飛或轉機前往美國的旅客進行入境公共衛生檢查。武漢衛健委通報,自1月10日截止前一日本市無新增肺炎病例,無新增死亡病例報告。

1月19日,武漢百步亭社區舉行有四萬多個家庭參加的萬家宴。武漢市疾控專家及市領導在答記者問中介紹:目前綜合判斷,對本次的疫情初步印象是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力不強,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

1月20日,中央對武漢肺炎做出最高指示。隨後發布記者採訪鍾南山院士,證實了武漢肺炎的「人傳人」,也證實了有醫務人員的感染。武漢市成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

1月21日,《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英文版發表論文,揭示2019-nCoV基因與SARS冠狀病毒基因有~70%的序列相似性。

1月22日,武漢市人民政府發布關於在公共場所實施佩戴口罩有關措施的通告。

1月23日,武漢市發布交通封城的通告。

1月26日,武漢市長周先旺在記者會上表示,因為春節返鄉和疫情爆發的影響,在23日封城之前,已有500多萬人離開武漢,還有900萬人留在城裡。

1月27日,武漢市長周先旺在接受了中央電視台新聞頻道採訪表示:「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信息、授權之後才能披露,這一點在當時很多不理解,」

由上面一系列時間序列,可以看到:12月8日到12月31日,武漢病例通報為空白;1月1日到1月10日,武漢病例仍為空白;1月11日到1月17日,自第一例死亡病例出現後7天,武漢一直通報「無新增病例」;直到元月20日前,均不承認有人傳人與醫務人員受到傳染。這其中最為離奇的是元月1日武漢警方以「謠言」處罰8名通過網路披露疫情的醫務工作者。

在近兩個月的期間,武漢病毒肺炎從發現到大爆發禍害人類,其中根本原因是中共極權當局的隱瞞、拖延,而導致如此結果根由並非只是武漢當局,而是從中央到地方整個系統的無視民眾生命的惰政、亂政的罪惡,是整個制度性罪惡一手製造的災難。也由此定論:只有中共極權才能製造出武漢疫病這種禍及人類的災難。

回望17年前的非典,60年前的三年大饑荒,這是中共奪取大陸政權後發生的被一再委之於自然天災的人禍,在給這個民族帶來深重災難之時,仍然不斷被謳歌為極權功德的慘劇,今天居然又在武漢肺炎災難前堂皇上演。面對這種無視極權製造災難的客觀事實,掩蓋極權荼毒生靈的罪惡本質的欺世粉飾,任何有良知有人性的人士,都應該起來揭露中共極權不懈製造人類災難的實質,警醒民眾認清中共極權是中華民族循環於災難魔咒的施咒者。而中華民族要想跳出災難循環魔咒,惟有終結施咒的中共極權統治,建立現代民主憲政制度。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對華援助協會特約評論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