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華語娛樂 > 正文

民國第一美女收到出軌丈夫休書後 父親處理絕了

胡蝶原名胡瑞華,是中國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紅極一時的影星,她不僅被稱作「民國第一美女」,還是第一位「民選」的電影皇後。

8b13852d49bd462f9d26381d7d8f10ce.jpg

相比榮耀,胡蝶一生的閃光點還在於,她是同時期明星中,極少數得了善終的女星。在感情上,胡蝶雖曾一次離婚兩次守寡,但她始終守住了本心,並收穫了最完美的晚景。胡蝶的一生,用「飛躍滄海的蝴蝶」做比,最是恰當。

胡蝶在影壇時最好的朋友是影星阮玲玉,但有意思的是,很多人只知阮玲玉情路坎坷,卻不知與她同是密友的阮玲玉也曾和她有過相同的遭遇。

所不同的是,在遭遇渣男時,阮玲玉最終選擇了在留下「人言可畏」的遺書後自殺身亡;而胡蝶卻在父親胡少貢的幫助下成功掃除了渣男,並最終收穫了真愛。

要說這段過往,還得從胡蝶初入影壇的1925年說起。

1925年春天,17歲的少女胡蝶走進了大中華影片公司的攝影場。當時的她並不知道,從她踏進攝影場開始,她的整個人生便發生了驚天逆轉。

也正是在主演這第一部影片《秋扇怨》時,胡蝶結識了初戀男友林雪懷。林雪懷較胡蝶早入影壇,他雖未走紅卻已有了相當豐富的經驗。在與胡蝶演對手戲期間,他教了胡蝶很多演戲技巧,這無疑讓胡蝶對他好感倍增。

ad9ce5476cb6495ea6a2b0b40ae586a8.jpg

這是家教甚嚴的胡蝶第一次與男子如此頻繁親密接觸,很快,胡蝶便對這個風度翩翩的「前輩」產生了好感。

在胡蝶主演的這部電影中,她的表演生動逼真,這一方面與她的表演天分有關,另一方面則因為她與林雪懷配戲特別地投入:她覺得那不是在演戲,而是真的在和林雪懷在攝影場里戀愛。

而林雪懷,對於這個正值最好年華的妙人自然也是十分喜愛。很自然地,這部電影獲得了成功。電影拍完後,兩人也順理成章地確定了戀愛關係。

只是,不那麼「順利」的是:兩人的戀愛遭到了胡蝶父親胡少貢的反對。胡蝶父親胡少貢是京奉鐵路總稽查,說來是個不大不小的官兒。他對胡蝶這寶貝女兒很是寵愛,但又從來不溺愛。胡蝶與父親的關係一直非常和諧,可在戀愛這件事情上,熱戀中的胡蝶卻不那麼「聽話」了。

這也難怪,哪個初戀的少女會聽「老頭子」的意見呢。胡少貢見狀,只得長嘆一口氣由著她去了。胡少貢識人無數,他看不上林雪懷的原因是:他斷定這個男子不僅不會長情,還是個眼高手低的主。

林雪懷與胡蝶

女兒談戀愛後,胡少貢也未一味地「棒打鴛鴦」,他知道這種極端做法很可能會弄巧成拙,於是乎,他只明智地經常提醒女兒說:

「寶娟(胡蝶小名)啊,你還小,人心難測,你跟雪林的事切不可操之過急啊!」

胡蝶聽完每次只敷衍地說:「知道啦,記住啦!」每每此時,胡少貢都只無奈地搖頭。

話說,胡蝶自從在《秋扇怨》嶄露頭角後,她的名字開始被圈子裡的人所熟悉,並且名氣也越來越大;而林雪懷由於演技平平,似乎慢慢被人遺忘了。

這種反差讓身為男人的林雪懷有些不平衡,在那個男尊女卑的時代,林雪懷這樣的封建大男子主義者有時甚至覺得他和她的角色有些錯位。

不久後,在胡蝶加入天一公司後,自知在電影界已經沒有太大發展的林雪懷選擇了棄影從商:他轉行開始做起了酒樓的生意。

3614cf56b8fc4aedae89944e54265368.jpg

「棄影從商」這個決策表面看是對的,因為林雪懷在電影上確實不會有很大的發展,但他冒然在未曾做市場調查時便選擇做酒樓的策略無疑也是錯誤的。

這以後,胡蝶的演繹事業蒸蒸日上,可林雪懷的酒樓生意卻在紅火了半年後開始走起了下坡路。事業漸漸不行的林雪懷眼見著女友一天天好起來了,開始打起了女友的主意。林雪懷想,胡蝶現在名氣人氣這麼旺,我們結婚後,她肯定可以為酒樓帶來人氣啊。

思來想去後,林雪懷飛快地向胡蝶提出了結婚的請求。胡蝶一直深愛著林雪懷,畢竟這是她的初戀啊。面對林雪懷的求婚,胡蝶想都沒太想就深情地看著他說:「雪懷,我愛你,我願意做你的妻子。」

1927年3月22日,胡蝶與林雪懷在上海北四川路上的月宮舞場舉行了隆重的訂婚儀式,這年,胡蝶年僅19歲。

在民國時期,訂婚是最被看重的儀式,一旦宣布訂婚,就等於建立了夫妻關係,如同現在拿了結婚證一樣,是受法律保護的。

訂婚這天,除了林雪懷與胡蝶雙方家人外,商界、影界的名流要人也紛紛前來道賀了。

在這場訂婚宴上,林雪懷感受到了來自眾人的羨慕眼光,他暗暗想這下一切都要好起來了。

然而,事情並未像林雪懷想的那樣,最初兩人訂婚後不久,他的酒樓生意確實好過幾天,但很快他的生意又恢復了原狀。

苦惱的林雪懷想了各種可能的法子,他甚至為了讓酒樓看起來更加豪華氣派四處借錢裝修,自然,他也順道向胡蝶「借」了些錢維繫他的酒樓。

而與此同時,胡蝶的戲路卻越拓越寬,與林雪懷訂婚一年後的1928年,胡蝶還簽約了鼎鼎大名的明星公司,這一年,胡蝶年僅20歲。

簽約明星公司後,胡蝶的工資水漲船高,一下子漲到了每月260元。當她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林雪懷時,正為酒樓生意苦悶的林雪懷卻不冷不熱地說:

「還是做女人好,女人出來闖世界比男人容易,一旦闖出來別人都會說她多有本事,如果沒闖出來還可以跟男人伸手要錢。」

林雪懷露出一副愁容繼續說:「可你知道一個男人伸手向女人要錢時,他是什麼樣的心情嗎?」

聽完林雪懷的訴苦,胡蝶立馬就明白了,這是他這段生意失敗後的苦水。她一邊安慰著他一邊小聲道:「興許爸爸說的是對的,不能為了面子強撐著酒樓了。」

林雪懷聽到這話卻很不耐煩地說:「這個酒樓是我的心血,我怎麼能放棄它。」

實際此時,這個酒樓已經被貼進了太多錢,這些貼進去的錢里,有一部分還是胡蝶辛苦演戲掙來的錢。

萬般無奈之下,胡蝶父親胡少貢便提出由自己和胡蝶同開一家商貿公司,這樣一來,林雪懷也可以來公司幫忙,也免得酒樓繼續虧損。

這個想法,自然遭到了極愛面子的林雪懷的拒絕,直到他的酒樓因負債而被拆掉之後,他才極不情願地到了胡蝶和父親的商貿公司上班。

但對於胡蝶贈送給他的這半個公司,他卻並無興趣,在他眼裡,這僅僅是他的退而求其次罷了。這以後,他經常以各種名義向胡蝶拿錢,而拿了錢的他,卻並未去做生意,只是到處花天酒地罷了。

胡蝶是知名人物,她的老公在外面到處找女人的消息很快被胡少貢知道了。胡少貢在知曉情況後,第一時間通知了在攝影棚辛苦拍戲的女兒。

「雪懷在外邊有女人了?」胡蝶定定地看著父親,有些恍惚,她怎麼也不肯相信事實。

胡少貢長嘆了一口氣道:

「外邊都傳開了,就你一人蒙在鼓裡,我早就說過這個臭小子中看不中用、華而不實,你愣是不信。」

胡蝶聽完心情極其複雜地找到了林雪懷,他一見事情敗露了,趕緊安慰起胡蝶來:

「我在外邊那都是逢場作戲,沒把那些女人當真。」

胡蝶哭著問:「那我呢,我也是逢場作戲的嗎?」

林雪懷一看胡蝶傷心了,生怕自己的財路就此斷了,連忙拿出自己演戲時哄女人的招數來哄胡蝶道:

「瑞華,你不要再哭了好不好,你再哭的話,我的心都要被你哭碎了。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好不好......."

胡蝶最終原諒了林雪懷,但這一次,她聽從了父親的建議,決定管管林雪懷的錢。也是從這以後,錢袋子緊張的林雪懷便不能再去戲場里找女人了。而商貿公司的活計,他也幫不上忙,很自然地:他左看右看都成了一個吃閑飯的人。

對於眼下的這種生活,林雪懷肯定是不滿的,於是他決定找個機會扳回一局,以讓自己繼續過以前的瀟洒日子。

一日,林雪懷在街上閑逛時,突然聽到報童嚷叫著:

「賣報啦,今日特大新聞,當紅明星胡蝶與老闆張石川共下舞池啦。」

林雪懷隨即買來這份街邊小報,看完後,他甚至還有一絲竊喜。本來就有些自卑的他這下終於找到發揮他大男子主義的契機了,他找到胡蝶的攝影棚狠狠地把她當著眾人的面羞辱了一番。

胡蝶對此的解釋是:「這類捕風捉影的小報你也相信它嗎?」

但胡蝶的解釋,只是讓鑽了牛角尖的林雪懷變得更加不可理喻罷了,他惡狠狠地道:

「捕風捉影,說得倒輕巧,沒有風、沒有影,別人怎麼會捕捉到,別人怎麼會說得有板有眼?」

胡蝶苦苦解釋求他相信自己,可林雪懷只扔下一句:

「胡小姐,你好自為之吧!」

胡蝶還要說什麼,可林雪懷卻再也不肯給她機會,對林雪懷而言,他終於是出了一口惡氣了。他隨即乘了一輛黃包車揚長而去了,只留下胡蝶一人在風裡瑟瑟發抖。

後來發生的一切已經充分證明,胡蝶是個潔身自好的女子,她和張石川並未發生過任何。但林雪懷卻百分之百憑街邊小報懷疑上了她,之所以會如此,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林雪懷對婚姻失去了信任,而他的對婚姻失去信任,全然來自於他自己對婚姻的背叛。

實際上,婚姻里,無端懷疑對方出軌的,往往是自己曾出軌過或者想出軌的。

這件事情後不久,胡蝶在拍戲時,突然聽到有人找。胡蝶聽到有人找,忙問:是林先生嗎?來人說,不,是個陌生的男子。

當天來找胡蝶的陌生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林雪懷請來的律師鄂森。

鄂森見到胡蝶後,將一封林雪懷寫給胡蝶的信遞給了她。胡蝶看到信後,只覺得天旋地轉,在信中:林雪懷控訴了胡蝶不守婦道、舉止輕浮等罪證,他還提出要與她解除婚約

胡蝶看到信後,眼淚簌簌地掉了下來。攝影場的人見胡蝶哭了紛紛圍上來問怎麼了,此時的胡蝶已泣不成聲,一旁的鄂森卻極其淡定地說:

「沒什麼,林先生托我向胡小姐商談解除婚約一事。」

胡蝶的心在滴著血,身為當紅電影明星,這些年向她獻殷勤的富商等何其多,但在心裡只認準林雪懷一人的她卻從未有過任何,如今卻被他這樣懷疑,她心裡能不刺痛嗎?

當天,踉蹌著回到家見到父母后的胡蝶,再次忍不住趴在桌子上痛哭起來。

父親胡少貢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後,氣得把那封信丟在了地上,狠狠地踩了幾腳道:

「這個不講良心的東西,真是個可恨的中山狼,竟然倒打一耙了。 誰的行為不檢點,哪一個舉止輕浮,虧他還說得出口!」

胡蝶母親見狀,趕緊把胡蝶摟在懷裡,愛憐地撫摸著:「這事放在過去,可就是休書!」

此時的胡蝶抬起淚眼看著父親說:「我要跟雪懷解釋清楚,誤會可以消除的。」

胡少貢看著單純的女兒,半晌說不出話來。他走南闖北這許多年,見過的人情變故何其多,他怎會不知林雪懷此舉的用意。哪是什麼「誤會」,這個傻女兒,哎。

到了這個節骨眼上,女兒竟還對這中山狼抱著幻想,真真是氣煞人也。氣不打一處來的胡少貢決定向女兒捅破這層窗戶紙,他看向女兒道:「你還不明白嗎,他這是要挾你!」

胡蝶淚眼看向父親:「要挾我,雪懷要挾我幹什麼?」

「還是年輕,沒有見過什麼世面啊!」胡少貢長嘆一聲道:

「這一點還看不出么,姓林這小子成天遊手好閒不務正業,他現在被你管得緊緊地,當然要想法子把你制服住。你現在不是明星么,明星哪個不愛自己的面子,他就抓住你這個弱點對你進行訛詐,然後讓你不敢管他,讓你乖乖地供錢給他在外面花天酒地、胡作非為。」

所謂當局者迷,果然,純粹動感性不動理性地胡蝶竟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繼續執迷不悟地道:

「我想雪懷不像是那種不講情義的人,這也許是我們之間存在著一些誤會,才使他一時衝動寫出這封信來。還是讓我先給他寫封信吧,把誤會解釋清楚........」

胡少貢在一旁急了眼:「你信不信,這信只會讓他越發得寸進尺以為你怕了他!」

果不其然,信發出幾天後,林雪懷回了信,信里他不僅絲毫不讓步反而越發強硬地提出:要與胡蝶恩斷義絕。

林雪懷料定,身為明星的胡蝶丟不起這人,所以最後一定會妥協退讓,這樣一來,他便可以如阮玲玉那無賴同居對象一樣不斷地從胡蝶這裡撈到好處了。

林雪懷千算萬算沒算到這個岳父的斤兩,他不知道,自打他第一次進門開始,他的一切便已經被岳父看得透透的了。既能看透你,自然也能治你。

胡少貢治林雪懷只差一步,就是女兒胡蝶的醒悟。在收到林雪懷回信後,胡蝶徹底醒悟了,這下她終於相信父親的話了。隨即,她定定地看向父親:「接下來怎麼做,都聽你的。」

胡少貢沉默了一會兒說:

「搜集證據,以『無故接觸婚約為由』起訴他。他不是以為你最怕被公開嗎,公開給全世界看,我們行的正坐得端,誰都不怕!「

胡蝶點了點頭,隨即,胡蝶請到了上海最有名氣的詹紀風當她的辯護律師。

詹紀風律師在了解了這樁情感糾紛後,認為他們有勝算把握,他還提出要向對林雪懷提出解除婚約同時追討所欠的款項,並要求他支付青春損失費。

林雪懷見狀,一反常態對胡蝶的各種提議充耳不聞,他後悔了。

林雪懷的反應和胡蝶父親胡少貢估計得一模一樣:他壓根兒只是想藉此要挾胡蝶,讓她以後不敢管他的事同時給他錢。

他沒有料到,胡蝶這樣看重名聲的公眾人物竟敢撕破臉和他對著來。胡少貢的這一招,林雪懷猝不及防。

最後,胡蝶在詹紀鳳的授意下,將一紙訴狀遞到了上海地方法院。上海的新聞界聽說「胡蝶情變",齊齊地把目光投向了胡蝶。

最後,經過三次開庭審理後,在傳喚了胡蝶的關鍵證人張石川(林雪懷口中的小三)後,胡蝶與林雪懷解除婚約,林雪懷徹底敗訴。這年,胡蝶23歲。

也是自這以後,胡蝶在感情上遇到困惑時,總是第一時間找父親商量。不久後,胡蝶遇見了一生最愛潘有聲,在得到父親支持後,兩人於1935年底舉行了隆重的婚禮

婚後,兩人一直過著恩愛的生活,即便後來經歷了戴笠的情變(後期會專門出專欄文章詳細講述)後,他們依舊情深意篤。只可惜,在兩人重逢三年後,潘有聲便因癌症過世了。

這以後,胡蝶又再次進軍了影壇,並在52歲這年拿下了「亞洲影后」的桂冠。

1968年,守寡近20年的胡蝶才再次與小自己6歲的地產商宋坤芳(影迷)再婚。十年後,宋坤芳染惡疾去世後,胡蝶一直未再婚配。

晚年,胡蝶一直生活在加拿大溫哥華,這裡環境幽靜、空氣清新,胡蝶在這裡度過了她的幸福晚年。她的住所可以直通溫哥華的中國城,她在這兒找到了她的同胞。

平日里,胡蝶偶爾與四個義結金蘭的姐妹打打麻將,偶爾與住在近郊的兒子、兒媳和孫子聚聚。多數時候,她和所有頤養天年的老人一樣,早睡早起,經常海邊散步。晚年的她,最喜歡做的事情便是去海邊沐浴著陽光、聽聽海浪、拿爆米花花生米喂喂鴿子......

1986年,年已78歲的胡蝶還寫下了長達20萬字的回憶錄口述。

在回憶往昔時,胡蝶說她是在經過林雪懷的「劫難」之後,才透過父親找到了真愛。毫不誇張地說,胡蝶與阮玲玉同樣境遇卻得到不同結局的根本原因在於:阮玲玉自幼喪父,而胡蝶卻擁有一位愛她、且善處事的父親。

阮玲玉終因缺愛而不斷遇見渣男,並最終因渣男而喪命。而胡蝶,則在父愛的浸潤下有了愛的能力,且在父親幫襯下完成了蝶破繭的蛻變,最終成為了一隻真真能撲騰雙翅的蝴蝶。

1989年4月23日,在留下了那句「胡蝶要飛走了」之後,她在兒子兒媳的陪伴下走完了一生,享年82歲。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記者李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華語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