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武漢肺炎】權威科學家:病毒疑是人工合成的生物武器

「武漢肺炎 」疫情正在全球迅速蔓延,引發民眾恐慌。美國媒體曾引述以色列生物戰專家分析認為,「武漢肺炎」可能與P4等級的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有關,這個實驗室與北京當局的秘密生化武器計劃有關。如今印度科學家發現了該病毒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似乎印證了「武漢肺炎」病毒是中共生化武器的證據。


印度科學家找到疑似中共製造生化武器的證據。(圖片來源:UK 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DFID) /Wikipedia//CC BY 2.0 )

武漢肺炎 」疫情正在全球迅速蔓延,引發民眾恐慌。美國媒體曾引述以色列生物戰專家分析認為,「武漢肺炎」可能與P4等級的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有關,這個實驗室與北京當局的秘密生化武器計劃有關。如今印度科學家發現了該病毒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似乎印證了「武漢肺炎」病毒是中共生化武器的證據。

印度 科學家發現新型冠狀病毒被基因改造證據

1月31日,Tyler Durden在零對沖(Zero Hedge)網站發文稱,在過去幾天中,主流媒體大力報導有關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有報導稱北京當局是通過加拿大一項科研計劃項目中獲得冠狀病毒的,並由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製開發將它製作新的冠狀病毒,具有生物化學武器的功能。不知何故,武漢病毒研究所泄露了這種新型冠狀病毒。而官方宣稱病毒來源於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這只是一個借口。現在,一位受人尊敬的流行病學家指出2019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中的不規則性,表明該病毒可能是出於製造武器目的經過基因改造過,它不但是一種武器,而且是最致命的武器。

1月31日,Anand Ranganathan在個人推特發文寫道:「噢,我的上帝。印度科學家剛剛在2019-nCoV病毒(2019新型冠狀病毒,又稱武漢肺炎病毒)中發現了類似HIV病毒(愛滋病毒、AIDS病毒)的插入物(氨基酸序列),而其它任何冠狀病毒都沒有發現這種插入物。他們暗示這種中國(武漢肺炎)病毒可能是人工設計的,『不是偶然發生的』。如果是真的,真是令人感到恐怖。」

印度科學家發現了「武漢肺炎」病毒(2019-nCoV)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2
印度科學家發現了「武漢肺炎」病毒(2019-nCoV)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圖片來源: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論文截圖)

印度科學家發現了「武漢肺炎」病毒(2019-nCoV)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2
印度科學家發現了「武漢肺炎」病毒(2019-nCoV)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圖片來源: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論文截圖)

根據印度科學家的英文論文(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內容顯示,2019-nCoV病毒(武漢肺炎)的刺突蛋白S蛋白的4個不連續位點插入了HIV病毒的氨基酸序列,而在S蛋白質的立體結構上,這4個插入位點恰好與動物細胞膜上的病毒受體相互結合。即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能力與愛滋病毒一樣,其毒性則仍由冠狀病毒所決定。這4個插入位點在其它冠狀病毒中不存在,這麼巧妙的變異是不可能在自然界中發生的,這肯定是人工設計的病毒。論文還提到,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的周鵬實驗室在幾天前發表的論文中,發現了S蛋白的這4個插入物中的3個。

王廣發治癒出院 曾稱抗愛滋藥物有效

大陸《新京報》1月30日報導,1月30日,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王廣發治癒出院。他是在武漢考察疫情時感染病毒,是中國大陸第一位確診感染「武漢肺炎」的專家組成員。

香港經濟日報》1月30日報導,王廣發曾經聲稱「武漢肺炎」疫情可控,但自己卻成為第一個倒下的專家組成員。他認為自己可能是沒有戴護目鏡,病毒進入結膜而染病。王廣發曾說過,一種抗愛滋病病毒的藥物對治療他的病情有效,他只用了一天體溫就降低了,隨後身體有所好轉。但這種藥物名為「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片」,是否同樣適用於其他患者,還需要觀察。

《新京報》引述長期研究愛滋病的北京知名傳染病專家稱,王廣發所說的葯是「克力芝」,即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片。但目前「克力芝」是否能有效治療「武漢肺炎」並不明確,此葯還有一定毒副作用,不能亂用,也不能用作預防「武漢肺炎」的方法。

以色列生化專家:「武漢肺炎」或與北京秘密生化武器 計劃有關

美國《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1月24日報導,研究過中國生物戰的前以色列軍事情報官員丹尼.肖漢姆(Dany Shoham)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與北京當局的秘密生化武器計劃有關。肖漢姆說:「就(醫學病毒)研究而言,這個研究所的某些實驗室可能至少參與了中國(生化武器)的研究工作,但還不是中國生化武器的主要設施。」生化武器研究是軍民兩用研究的一部分,並且絕對是秘密的計劃。

肖漢姆擁有醫學微生物學博士學位。從1970年至1991年,他是以色列軍事情報部門的高級分析師,負責中東及世界範圍內的生物化學戰的工作,被授予中校軍銜。

北京官方:治癒者仍有再次染病可能性

1月31日下午,中日友好醫院肺炎防治專家組組長、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呼吸四部主任詹慶元在新聞記者會上稱,由於人體所產生的「武漢肺炎」抗體持續時間可能時間不夠長的因素,因此,「武漢肺炎」患者治癒恢復健康後依然會有再次染病的可能性,痊癒後依然需要加強防護措施。從臨床觀察發現,「武漢肺炎」輕症患者應是沒有留下後遺症,但重症患者可能會有一些肺纖維化等後遺症。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看中國記者聞天清編譯/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