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虛穀子:武漢肺炎:是隨機還是人為?三大疑點浮現

作者:
有一點得承認,這個冠狀病毒最早祖先真的可能是來自於蝙蝠,不過呀,是通過果子狸,還是蛇,還是水貂傳染到人,這個還真不好拿出證據。果子狸,蛇,和水貂又不會說話呀,栽贓到它們頭上,也有口難辯呀。

冠狀病毒

本來豬年鬧豬瘟,弄得豬肉價格飛漲,花點銀子咬咬牙,這個年也能挺過去了,誰知道庚子年來臨,鬧起了瘟疫,恐怖程度如同歷史上的大鼠疫了。又是封城,又是搜查隔離,去過武漢的鄉親們如同老鼠一般只能在洞里貓著了。

話說這個肺炎疫情啊,還真可怕,因為它跟十七年前的那個薩斯病很相似。說起來17年前的那個薩斯,人們還心有餘悸:致死率10%,康復率不過50%(另外那50%是不是就沒康復嘍),一些SARS患者雖然逃過鬼門關,但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如骨頭壞死導致殘疾、肺部纖維化以及精神抑鬱症等,疫情從11月16日第一個病例出現至2003-07-13日最後一例,持續了整整近八個月。

最奇怪的是從那天以後,這個薩斯就銷聲匿跡了,再沒出現過。大家知道,中東也有一個薩斯,叫MERS(沒事?),中東呼吸道感染綜合症。那個MERS於2012年首次在沙烏地阿拉伯出現,在2015年在韓國又爆發。這個MERS(沒事)可不是沒事,死亡率達40.7%。而今年這個肺炎因為疫情還沒有結束,目前還沒有明確的死亡率,2月4日最新的官方公布數據為確診20471,死亡426,不過才治癒了632,治癒率剛剛過3%。

疑點之一:最早的病例不是來源於華南海鮮市場

今年這個肺炎最恐怖的是傳染的極快。從2019年11月8日第一例出現,至1月20日承認疫情,整整三個月瞞報,特別是12月底已經發現了明顯的人傳人證據,卻瞞報,錯過了20多天最佳防控期。等等,我怎麼知道是11月8日第一例出現,因為中國疾控中心的專家們在1月29日通過英國告訴我們的(出口轉內銷!)

網路截圖

看到這個由中國疾控中心的專家們發到世界最牛的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的文章,讓我心情就更加沉重了。文章中說,疾控中心的專家們在1月3日就已經有方法識別疑似病例(原文:we developed atailored surveillance protocolto identify potential cases on January3,2020,using the case definitions described below.),而中國也是在這一天去通知了美國,卻沒有通知中國的老百姓去防控疫情,最後又在頂尖雜誌發文章。

不過,不發不知道,疾控中心的專家們似乎在這篇文章里透露了一個驚人秘密,最早的病例不是來源於華南海鮮市場,11月8日,9日,15日2例,16日的病例都和華南海鮮市場無關。

疑點之二:與軍事醫學院版本最近

那這個冠狀病毒是從哪裡來的呢?網上流傳說是病毒泄漏,因為武漢有個P4實驗室,專門研究像薩斯那樣的傳染病。

是不是泄漏的我不知道,不過科學家們分析這個2019-nCOV病毒的最近的親屬的基因序列呀與2015年,2017年收集到的(基因庫核苷酸序列號,MG772933.1,MG772934.1)兩個類薩斯病毒最近,誰公布出來的呢?南京軍事醫學院!這兩個病毒還用老鼠做了實驗,感染力很強。可能南京軍事醫學院與目前這個冠狀病毒根本就無關,不過,這說明,中國確實有隸屬軍隊的實驗室在研究類薩斯病毒,而且在用動物做實驗。至於動物是否能被完全控制住,比如從那個P4實驗室里跑出來或被放出來?……

1月21日,《中國科學:生命科學》期刊發表三位中國科學院研究員合作研究成果,揭示了新冠病毒的真面目。1月21日,中國科學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郝沛研究員、軍事醫學研究院國家應急防控藥物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鍾武研究員和中科院分子植物卓越中心合成生物學重點實驗室李軒研究員合作,在《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英文版在線發表論文,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進化來源和傳染人的機制給出了學術解釋。其中最重要的結論是:武漢新型冠狀病毒雖然換掉了4個關鍵的氨基酸,但是與人受體的親和力還是很強。雖然替換了4個關鍵氨基酸,但是結構並沒有發生變化,這病毒也太聰明了。

疑點之三:病毒聰明堪比人類

這個冠狀病毒疫情也引起了世界各個國家的科學家去研究,印度一組科學家發現這個冠狀病毒中有四個插入序列與艾滋病毒的關鍵區域高度相似,認為這在自然界不太可能是偶然的。難道真的是人為設計的(註:原文:The finding of4 unique inserts in the2019-nCoV,all of which have identity/similarity to amino acid residues in key structural proteins of HIV-1 is unlikely to be

fortuitous in nature.)儘管插入序列最短只有6個氨基酸(自然界生物使用20種氨基酸,6個氨基酸完全一樣的簡單數學概率是20的6次方,這個冠狀病毒最多可以大概編碼1萬個氨基酸,20的6次方除以1萬,6400分之一,。而且一下就是四個插入數列,難道是6400的4次方分之一,這個概率也太低了吧,更要命的是都與艾滋病毒的關鍵區域(咋就不是不關鍵的區域呢)高度相似,這也太有智慧了吧!

當然,這只是粗略而簡單的概率計算了,咱普通老百姓又不是專家,具體是不是人為的,還得請專家們解釋了。

有一點得承認,這個冠狀病毒最早祖先真的可能是來自於蝙蝠,不過呀,是通過果子狸,還是蛇,還是水貂傳染到人,這個還真不好拿出證據。果子狸,蛇,和水貂又不會說話呀,栽贓到它們頭上,也有口難辯呀。

所以呀,這個冠狀病毒來源實在可疑,做個小結:

1、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冠狀病毒最早不是來源於華南海鮮市場。

2、中國唯一的P4級病毒實驗室就在武漢。2019-nCOV病毒的最近的親屬就是薩斯,與南京軍事醫學院發布的序列最相似。

3、病毒很聰明,變異後傳染力更強,但結構不變,而且還有移花接木之功,把艾滋病毒的序列也借來一用。

病毒易得也不易得

好,我們先別管這個冠狀病毒何時爆發的,從哪來的,反正它很毒,還是先想想如何保命要緊。人類生活在這個地球上,有什麼別有病。考不上好大學不要緊,得不到好工作不要緊,沒房沒車不要緊,千萬別得病。而這個傳染病呀,最不容易得又最容易得。

說它不容易得是因為只要我們戴上口罩,勤洗手,注意消毒,還真不容易得,再加上隔離,比如武漢封城,北京中南海就沒事了;朝鮮早早的封邊境,金三胖就高枕無憂了,對不對!

說它容易得是如果沒人通知,說疫情可防可控,我們被蒙蔽,還去參加那個萬家宴,免費武漢游,擠上回鄉的列車,那就鐵定中槍了。這個冠狀病毒也是通過欺騙來侵入人體細胞的,讓那個細胞膜受體還以為是咱人類的朋友呢。所以呀,我們不僅僅在現在疫情爆發時要戴上口罩,注意消毒,平時也得注意小心被矇騙,明辨誰是朋友,保持信息透明暢通,多看看《看中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