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周曉輝:病毒製造者石正麗叫揭真相者「閉上臭嘴」 反遭武博士打臉

作者:
有印度學者在日前公布的論文中表示,其發現武漢肺炎病毒內被異常插入多個艾滋病毒基因,令病毒可更有效地入侵人體,並指出這種變異「不大可能是自然發生的」。論文引起美國流行病專家的高度關注。目前作者暫時撤回了論文進行修改,但有專家分析,論文主體部分可能不會改動,但涉及主觀論述的部分可能因為引發爭議而被刪除。

8造謠者被平反,他們為何說新病毒是SARS?(新唐人合成)

中國大陸和世界多國蔓延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引起了全球的關注和恐慌,人們在研究如何有效遏制疫情、治癒疾病的同時,亦在追尋病毒的真實來源,是來源於大自然,還是人為造成?

隨著各國科學家的研究,越來越多的證據指向這是人工改造的病毒。不久前,海外有自媒體援引專家的分析,指出武漢新冠狀病毒與舟山蝙蝠身上的病毒高度相似,而舟山病毒2018年由中共軍方分析獲得,並經過改造,具有了一定的傳染性。因此,該自媒體懷疑此次武漢肺炎是人為造成的,或是試驗泄露,或是有意製造傳染,但沒想到引發失控。

而1月21日,中國科學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郝沛研究員、軍事醫學研究院國家應急防控藥物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鍾武研究員和中科院分子植物卓越中心合成生物學重點實驗室李軒研究員合作,在《SCIENCE CHINA Life Sciences》(《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英文版)發表的論文,也證實新型冠狀病毒與2003年的SARS最大的不同是換掉了4個關鍵蛋白,而病毒的變異或是自然變異,或是人工干預。如果是前者,換掉4個蛋白至少要經歷1萬次以上變異才能實現,概率極小。換言之,新病毒是人工干預的結果,這證實了自媒體的爆料不虛。

此外,近日James Lyons-Weiler博士在IPAK網站上發表的一篇題為《關於武漢冠狀病毒的源頭》的文章,得出的結論是:有明確的證據表明,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合中的一個新序列是在實驗室被合成出來的。合成的動機可能是為了製造生化武器病毒,也可能是為了製造抗SARS的疫苗,但是因為實驗室管理不當,病毒被泄漏出來了。

另有印度學者在日前公布的論文中表示,其發現武漢肺炎病毒內被異常插入多個艾滋病毒基因,令病毒可更有效地入侵人體,並指出這種變異「不大可能是自然發生的」。論文引起美國流行病專家的高度關注。目前作者暫時撤回了論文進行修改,但有專家分析,論文主體部分可能不會改動,但涉及主觀論述的部分可能因為引發爭議而被刪除。

更讓人疑竇叢生的是,在大陸微信圈中被大量轉發的相關文章中,也公開稱病毒來自人工,不過製造者是美國。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顯然,面對著外界越來越多的證據,中共當局有些坐不住了,也意識到了真相遲早會公諸於眾。於是,2月2日,被指製造病毒的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站了出來,在微信中公開「闢謠」,稱「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和實驗室沒有關係」,並「奉勸那些相信並傳播不良媒體的謠言的人要閉上你們的臭嘴」。

石正麗不是以事實回應質疑,而是以謾罵的口吻指責質疑者,足見其與背後之人是何等的氣急敗壞。至於其所說的要用生命擔保,也同樣無法讓人相信,因為其自己的命有朝一日能不能保住都不好說。

然而,事實打了石正麗的臉。有網友曝出其早在2015年前就曾參與合成一種能感染人體的「新型冠狀病毒」的實驗。當年,《自然》雜誌曾發表一篇名為《一種類SARS循環性蝙蝠冠狀病毒展現感染人體的潛力》的論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葛行義和石正麗是該論文的共同作者。該論文稱,研究團隊通過病毒基因重組技術,使用SARS冠狀病毒骨架和來自中國菊頭蝠的SHC014冠狀病毒表面蛋白進行工程化改造,創造了一種雜交冠狀病毒,可以與人體的血管收縮素轉化酶2(ACE2)結合,從而感染人的呼吸道細胞,毒性相當大。

該研究當時就在科技界引起了巨大爭議,人為這樣的改造具有巨大的風險,有病毒學家認為「如果病毒逃脫了,沒有人能夠預測其發展軌跡」。美方最終停止了資助。也就是說,武漢病毒研究所早已進行了人工改造冠狀病毒的實驗。而既然分析已經證明新型冠狀病毒大概率是人工改造,那麼中國國內對此進行研究的正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其所在地就在武漢,真的與目前肆虐的武漢肺炎沒有關聯嗎?

正如偵探破案一樣,下一步就是要尋找到證明武漢病毒研究所「泄露」病毒的關鍵鏈條。

2月3日,在石正麗剛剛「闢謠」後,微信上就有署名「武小華博士」的向其叫板,並對其提出兩點質疑。一是石正麗所言是謊言。因為根據醫學常識,蝙蝠病毒必須經過變異才能進入人體,而這個基因變異需要通過1-2個大鼠或靈長類的中間宿主參與,且這種基因改造只能在實驗室完成,但石正麗論文中根本沒有提到有中間宿主。

二是指責中國醫學實驗室內部管理混亂,實驗用的動物標本隨意帶出當寵物,甚至把標本雞蛋煮了吃,並認為這是病毒泄露的主要原因。

從「武小華博士」披露的內容看,其應是某個了解內情之人,而其質疑也印證了前述提到的海外專家分析,即新型冠狀病毒是人工合成的。不過,在中共無法掩蓋病毒來源真相之際,「武小華博士」的操作又不能不讓人懷疑這是中共在引導輿論,並為不久後一旦找不到借口掩蓋、無法應對世界質疑之時,將罪責推到武漢病毒研究所「內部管理混亂」身上。

一個高風險的P4病毒研究所究竟「混亂」到什麼程度,目前尚不知曉,但一個疑點是,如果真的如此混亂,研究者們真的絲毫不畏懼自身隨時被感染的風險嗎?而且節點為何是2019年底?而不是其他年份?內里究竟有怎樣的貓膩?其背後還有哪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回答上述疑問,那就還有一種可能性,即有人有意投放病毒。如果是定點定時投放,目的何在?不久前海外有自媒體透露中共內部有人提出消滅人口以解決當前問題的計劃,以中共的邪惡程度,為了自身利益,用到本國人民身上也不是不可能的,因為中國人中共高官的眼中不過是「屁民」而已。而還有一種可能是中共內部博弈激烈,有人正利用超限戰方式,有意釋放病毒,製造混亂,謀奪權力。不管是哪一種原因,一旦證實病毒來自於中共治下的病毒研究所,中共的邪惡將進一步為世界和中國人所知,將會使更多的中國人唾棄中共,使世界圍剿中共的力量更加強大。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