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封口封網封死訊 李文亮之死的悲與怒

因最早公開武漢肺炎疫情而被視為民間英雄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去世,在中國引爆海嘯般的輿論浪潮。星期四,數家中國媒體爆出李文亮的死訊,但官方很快刪除,將李文亮的狀況更新為搶救中。儘管數億中國人在搜索和關注李文亮的最新狀況,他的死訊最終證實之後,名字卻從新浪微博的熱搜榜上一度消失。李文亮「生前被封口,死後遭封網」的命運引發了中國網民排山倒海般的評論,民眾的憤怒「足以讓大地顫抖」。李文亮之死,為何牽動億萬中國人的心?他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其中的悲情和勇氣,能喚醒誰?

主持人:寧馨

嘉賓:政論作家陳破空

陳破空:李文亮該上《時代》封面,警示人民制度必須改變

政論作家陳破空說,網上鋪天蓋地的評論是民情的洶湧。不過這件事回頭來看,當時李文亮受到查處,武漢市這些單位公布查處的時候,關於查處這頭8個人的消息下面居然有4萬多點贊,這些點贊的很多都是武漢當地的民眾。所以這些民眾應該反思,當你們支持政府,扼殺一個孤膽英雄,一個為你們說話的人時,你們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

第二,李文亮本人屬於中產階級,他本來要求得一個安穩的生活,他專門報了武漢大學醫學院7年制的醫科專業,希望之後生活穩定,也就是最近幾年流行的「歲月靜好派」,期望安安靜靜地過生活。但是現在一個接一個的衝擊,美中貿易戰、非洲豬瘟到現在這個全國性的大瘟疫——新型冠狀病毒,可以看到,沒有一個良好的政治制度,如果一個社會不能發出不同的聲音,你無法過好「歲月靜好」(的日子)。這是我們多年來講的,講了幾十年,希望民眾能夠有所覺悟。另外,在中共官方來說,「生前封口,死後封網」,這是另一種手段的殺人滅口,因為這種做法沒有從根子上反思問題,沒有從新聞自由、言論公開、信息公開、(政府)受到監督和制衡或者改善制度著手,那麼千百萬像李文亮醫生這樣的人仍然會死於非命。所以,這種輿論封鎖,全國下達指令封鎖,甚至封掉李文亮的名字,這是另一種形式上的殺人滅口。李文亮的名字不僅應該載上《時代》周刊的封面,他的名字也將永垂史冊。當他的名字永垂史冊的時候,我想,對人民最大的驚醒是,這個制度必須改變。

山西嚴先生來電,看美國之音後,重新認識中國共產黨

以前看電視對中共的印象很好,直到收看美國之音發現不是這麼回事。共產黨喊的空洞口號、目標都是沒有用的,就為老百姓做實事就好了。老百姓都能看得見,不用你說。也不用管老百姓,老百姓有能力,會管好自己的。

北京張先生來電,「李文亮可能是我們每一個中國人

李文亮的去世是一個強烈重大的政治隱喻,李文亮可能是我們每一個中國人。他的去世代表公共知識分子的集體失語。當知識分子失去話語權的時候,這個國家就完了。

福建林先生來電,希望李文亮的死能夠喚醒中國知識分子的靈魂

很多人說全中共欠李文亮一個公道、一個道歉。但是公道自在人心,全國人民早就在心中給他道歉。希望李醫生的死能夠喚醒良知、正義、憂患、中國知識分子行將枯朽的靈魂。

澳大利亞吳先生來電,「人類命運共同體」要有普世價值為基礎

「共產黨一直打著「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旗號,可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必須有一個統一的普世價值觀的基礎。另外,我們需要用同理心來思考一下武漢封城的問題,封城前後對市民有什麼保障措施?政府有沒有把百姓當人?」

荷蘭陸先生來電,對於中共政府來說,冠狀病毒遠沒有「煽顛病」的應對級別高

李文亮的死可以看出中共國家機器的運作效率很高,可以看出中共國家系統要處理一個問題可以很快。也可以看出,中共政府對冠狀病毒是不在意的,但是對付「煽顛病」的動作是很快的。

北京張先生來電,「中共慣用伎倆在我這沒用!」

從李醫生被去世到陳律師被隔離,說明沒有利用價值的就被中共當作垃圾扔掉。很多國人依舊愚昧,抱有苟且偷生的僥倖心理。中共的伎倆能夠生效也是因為這一點。但是北京張先生表示,這些伎倆至少在他這裡不好用。

上海施先生來電,"李文亮是最好的眼科醫生,他的去世讓我們看清中共和世界"

"因為李文亮的去世,昨晚我一夜未睡。李文亮醫生在整個中國歷史上是最好的眼科醫生。他的去世讓我們看清中共和世界。建議大家為他超度。"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