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李文亮去世之後 中共變本加厲加緊言論管控力度

資料照:中共官方英文電視頻道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主播劉欣(2019年5月30日)

中國央視旗下英語頻道《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女主播劉欣,去年5月因與美國《福斯財經新聞網》主播雷根(Trish Regan)透過連線進行過「舌戰」而一度聲名大噪。

上周六(2月8日),她在其《欣視點》的欄目上,以流利的英語發表一篇長達5分鐘的評論,除了呼籲外媒勿在中國抗疫期間、歧視中國、並對其落井下石外、也評論了武漢眼科醫師李文亮之死所帶來的效應。

劉欣作為中國大外宣計劃的一員,為中國政府進行政令宣導、擦脂抹粉的言行並不令人意外,只是,值此中國抗擊武漢新型冠狀肺炎病毒一戰方酣之際,因初期隱匿疫情而痛失近千條人命、其中包括一位盡職的醫者、敢言的吹哨者李文亮之後,在中國民怨加深、人民期待享有言論自由的呼聲四起之時,手握話語權的中國黨媒卻仍不願承擔起監督政府的第四權、甚至反映民情的角色,這些都讓中國境內的公民運動者和媒體人對中共要從李文亮之死學到教訓,並開始放鬆控制、或者人民從此不再被封口的前景,仍大表悲觀。

「這種獨裁體制是不可能僅僅因為一場病毒就讓它有所收斂,我甚至相信,這種病毒過後,它的控制社會、控制人民的情況,可能還變本加厲。」位於廣州的中國公民運動觀察者野渡悲觀地說,野渡也是零八憲章首批簽署人之一。

中國的一黨獨大的體制不變,諸如SARS、武漢新冠病毒等人禍,會一再重蹈覆徹,野渡說。

他還進一步反駁劉欣的歧視論。

落井下石?

這位知名女主播一開頭就嚴詞批評丹麥日德蘭郵報、某法國報紙、德國明鏡周刊以及華爾街日報,指出這些媒體分別以冠狀病毒五星旗之諷刺漫畫、「黃色警戒」、「中國製造冠狀病毒」以及「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人」等標題來形容從中國開始的這場肺炎戰役,劉欣批評這些國際媒體及各國的政客假新聞自由之名行歧視中國之實,並在中國落難之時對中國落井下石。

「蝙蝠沒有國籍,外國人也會感染病毒,這種暗示病毒與中國國籍或人種之間有某種關聯的帶節奏操作既錯誤,也冷漠無情。」她說。「沒錯,他們對中國只會落井下石。」

但野渡說,中國人受到最大的歧視其實來自自己的統治者。

他說:「真正最歧視中國公民的就是中國共產黨吧!因為它不允許中國公民有任何言論自由、不允許他們有任何政治權利,甚至在武漢肺炎情況下,我們看到,各種各樣的公民權益被瘋狂地限制。」

因為病毒,世界一些國家出現了對華人、尤其是中國籍的病毒帶原者和感染者唯恐避之不及的現象,這被批評說略帶有歧視的成分,但在另一方面也有人指出這是恐懼和無知下的人之常情。

有批評人士指出,真正對武漢人和肺炎病人之歧視,始自於1月23日湖北武漢封城後中國警察於各地粗暴地拘捕武漢人之作法、或將疑似染病者視為畏途的官方。乃至現在,政府仍只能以武端措施封城逾80處、讓超過六億的人口處在資訊不明的恐懼中,卻還是拿不出完善的配套措施、善待自己的人民和維護病患的醫療權益,或聽取自己人民的意見,讓民情上達、又怎能期待其他國家不擔心從中國開始的疫情大規模泛濫呢?

官方傳聲筒無助疫情

香港資深媒體人褚簡寧(Michael Chugani)也反對劉欣的言論。

「美國的主播和記者批評自己的國家和總統,是非常常見的,你去問問這位劉女士,她敢不敢公開上電視批評習近平、問問他掌控力道之深,連武漢市長在未得到高層授意下,都不敢公開疫情,問她敢不敢談官方對疫情的隱匿,她不敢的。」褚簡寧說。

褚簡寧說,嚴峻的疫情當前,只有公開和透明的資訊和決策,中國和全球才能合力打贏這一戰,而媒體能扮演的角色,非常關鍵,不能像中國黨媒一樣只當官方的傳聲筒、甚至協助打壓和封鎖人民的聲音。

至於外媒以標題來做政治嘲諷,在有新聞自由的國家早已見怪不怪,中國或許看不慣,也認為有歧視的成分,但談到種族歧視,中國也不能自恃甚高,他說,中國也曾在春晚拿香蕉嘲諷黑人,不也是歧視?

至於劉欣指他國對中國落井下石,褚簡寧認為,談不上。

「中國黨媒也常常對別人落井下石啊!例如,他們對台灣就是落井下石。疫情危機當前,他們仍不讓台灣從世界衛生組織取得第一手的疫情資訊,這才是落井下石,對吧?「他說。

另外,劉欣也在評論的後半段花了近一分鐘的時間來討論李文亮事件中,官方的處置、以及監察委已經決定派員全面調查該爭議的新聞始末。

而她做出的結論是:「中國將在適當的時間進行反思,並通過自己的方式找到答案,從而在疫情過後做得更好,中國會記取教訓,世界應該對中國更有信心。」

中國反思了嗎?

劉欣在評論中隻字未提官方實際上已開始在網上封鎖對李文亮的緬懷,並封鎖近百位學者連署的公開信

封鎖公開信之連署

李文亮過世後,多位大學教授包括人民大學教授張千帆、許章潤於上周五(2月7日)發表公開信,提出五大呼籲,除了要求將2月6日訂為國家言論自由日,為李文亮平反外,還要求落實中國人受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結社和通信等公民權和醫療救助,並呼籲兩會召開緊急會議,討論如何保障言論自由。

但根據也是連署人之一的野渡的了解,目前這份連署書連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的朋友圈都發不出去,也未見諸於中國媒體的報導,沒有適當的傳播管道,人民也不敢發聲,知識分子的使命和呼聲只能是狗吠火車。

李文亮也許是人民英雄,但在中共眼中恐怕只是麻煩製造者、甚或是可能顛覆政權的變數。官方表面上順著民意口頭敷衍表揚,但實際上,著手的是減緩負面效應的公關策略。

說真話的代價

中國是否記取了教訓?殷鑒不遠。2003年將SARS疫情揭露給國際媒體的軍醫蔣彥永的名譽就是最好的例證。

前鳳凰衛視全球新聞總監閭丘露薇說:「自前蔣彥永將SARS疫情的秘密泄漏給國際媒體後,造成國際媒體大肆報導後,他就一直處於被軟禁的狀態,直到現在,我的朋友在肺炎疫情爆發後,試圖要採訪他,但發現他仍然被控制著,不準接受國際媒體的採訪,這就是在中國說真話的下場。」

現任新聞學教授的閭丘露薇說,在中國這一場肺炎疫情中,缺的就是像蔣彥永的這樣的人物。

據英國《衛報》的報導,退休軍醫蔣彥永自去年以來被當局軟禁在家。他的妻子和朋友同時也披露,蔣彥永去年四月曾在北京的301醫院接受一個多月的肺炎治療,治療期間,他受到當局嚴密監控,禁止其家人探望。而且,因為他容易情緒激動,所以被施加藥物,導致現在記憶力嚴重喪失。

那或許也會是李文亮的悲慘下場,如果他還活著。

李文亮已然是中國言論控制下的犧牲者,而這樣的犧牲者在中國大有人在。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