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國學者吁公開疫情信息 生死問題不能信任中共

「2月10日,研究公共衛生的美國官員和學者在哈德遜研究所探討保證信息透明、美中合作應對新冠疫情的必要性」。

新型冠狀病毒已造成1000多人死亡,蔓延至20多個國家和地區。有美國官員和學者擔憂中共的信息不透明,將全球的公共衛生安全置於險境。

2月10日,研究公共衛生問題的多位美國官員和學者出席了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討論會,聚焦於新冠疫情以來中共政府信息不透明、美國的應對措施以及美中合作的必要性。

美國疾控中心(CDC)開發出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診斷測試,並在全球分發400個測試盒;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在研發疫苗,三個月後可進行人體實驗。然而,要想找到真正有效的治療和藥物並非朝夕之功。

前聯邦參議員、兩黨生物防禦委員會(Bipartisan Commission on Biodefense)聯合主席利伯曼(Joe Lieberman)認為,美國應該加大研發更廣泛的抗冠狀病毒疫苗,這不僅僅是一個健康議題,更是重大的國家安全問題:

「這是一個全球的問題。我們應該和其他國家共同出資、分享人才和技術。這是這個地球上的所有公民的共同需求:在下一次大流行病來襲時,我們更加有所準備。」

利伯曼強調,國家需要保障必要的醫療供給,比如口罩、注射器。此外,過去一個月來,疾控中心的公共健康緊急基金(Public Health Emergency Fund)也快枯竭,政府應儘快向國會反應進行補給。

美中合作,全球抗疫最前線

2020年2月10日,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就中國爆發新型冠狀病毒舉辦討論會(視頻截圖)

美國前疾控中心主任(CDC)、默克公司高管葛蓓丁(Julie Gerberding)回顧了她在任期間和中國建立的友誼,

幾乎每年中國都會派疾控中心的最高領導到亞特蘭大交流訪問,分享知識技術。

流感爆發之後,葛蓓丁拜訪了中國疾控中心,互通疫情和應對措施:

「那個瞬間,我意識到,全球健康安全的第一線就定格這幀畫面當中。如果美中在全球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面前無法合作,每個人都會受苦受難。」

疫情爆發以來,美國多次要求派專家赴華協助,但至今未能成行。據《紐約時報》消息,中共目前仍然沒有發出正式邀請。一些美國官員猜測,中共上層官員可能不希望外界看到疫情中讓中共難堪的一面。

近期推特上熱傳的一個帖子顯示,從1月30日至2月5日,中共官方公布的確診數目與病亡數目相比總是2.1%,讓網民不禁驚呼,病毒也會做數學。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新興病原體部門主管切爾托(Daniel Chertow)表示,美國專家進入疫區現場可以幫助回答兩個關鍵的根本問題:

「1.分母是什麼?致死率真的是2%嗎?和SARS的10%、MERS的40%相比是很低,但是和季節性流感的千分之一、萬分之一以及1918大流感的1%、2%,這個比例還是較高的。2.防控成功的可能性有多高?是否會有無癥狀的病毒脫落?」

疫情信息不透明:生死問題不能相信中共

2020年2月10日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有關中國爆發冠狀病毒討論會的主持人(視頻截圖)

埃博拉、寨卡等流行病毒的爆發曾讓美國不堪其擾。2018年,川普簽署了首部《國家生物防禦戰略》(National Biodefense Strategy),旨在提高生物防禦單位防風險能力、做好生物防禦準備工作、建立迅速響應機制。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和生物防禦的高級主管莫里森(Tim Morrison)介紹說,生物防禦的職責曾經分散在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農業部、國防部多處,現在總算有了明確的責任劃分,但是疫情中最不受控制的因素其實來自中國:

「最大的缺口是來自中國的信息。靠得住嗎?我們看得到全景嗎?」

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布朗(Eric Brown)認為,中國共產黨已經不再被信任:「美國和中國鄰國的反應釋放出一個信號:生死問題上,他們再也不願依賴中共的判斷。」

據本台早前報道,中國至今已有三十多個城市採取不同程度的交通和人員管制,甚至有地方政府強征千元左右的隔離費。

布朗表示,中共先是否認疫情,然後編織謊言,接著採取嚴酷手段,造成多城被封、鄰里相抗:

洛杉磯就不會像武漢一樣被封…..美國公眾不會容忍封城,中國人也不接受,但是別無選擇,其實可以採取更理性和以人為本的方式。」

布朗指出,過去一百五十年間,美國是最親華的國家,但是善意無法改變中共;國內現在沸騰的民怨也許會隨著疫情的好轉而慢慢消失,而中共是不情願改變的。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