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顏純鉤:林鄭怠政 駱惠寧神隱 香港無人駕駛

作者:
駱惠寧來港,一定奉習近平之旨,要改變張曉明王志民等前任不擇手段插手香港內部事務的作風。中共的手伸太長,收服香港人心太急,造成了反效果,否則也不會有兩三百萬人群起反抗。事實證明,明目張胆違背基本法,是會適得其反的,你越想收服香港人,香港人越不吃你那一套,你越野蠻,失民心越多,以致建制派兵敗如山倒,促使台灣民進黨得天下,引來美國政府處處進逼,四面楚歌之窘,都是中共自招。

香港醫護界對特首林鄭月娥死撐不全面封關極度不滿,2月3日發起一連五天的罷工活動,超過2,500名醫護人員要求「全面封關、堵截源頭」

香港人回首過去大半年,恍若冰火兩重天。半年多前的反送中運動,滿街警民對峙,百萬人上街示威遊行,五大訴求僅得其一,討伐林鄭的全民運動無了期。

不料春節一來,武漢疫症爆發,因中共的決策失誤,迅即蔓延全國,連帶波及香港。今日民主政治激情被生靈塗炭之憂取代,一粒看不見的病毒,不但考驗香港人面對天災人禍的勇氣和智慧,更考驗我們對抗強權長期鬥爭的決心和意志。

反送中運動徹底剝下林鄭的偽善面孔,此人個性之偏執﹑用心之險惡﹑手段之刻毒﹑良知之泯滅,都是香港人百年未見的惡劣典型。在她身上,高度結合了個人嚴重的性格缺陷與中共專政的邪惡本質,以致香港百年基業葬送在她手上。

反送中運動把林鄭塑造成歷史罪人,這一結果不可逆轉,武漢疫症一來,她便以全方位的怠政來發泄滿肚怨氣。疫症兵臨城下,她從頭到尾懶懶閑不作為,對市民呼聲裝聾作啞,你和她說人命關天,她和你說人情世故,民意要她往東,她偏偏往西,民意讓她做十分,她只做一分給你看。

林鄭之本性,使她對中共那一套殘民以逞的慣技如獲至寶,說鬼話不說人話,假事當真事來辦,永遠知衰而不認衰,你有你吵我有我做,總之市民扳不動她,她就好官我自為之。

林鄭之怠政,導致政府各部門都處於半停擺狀態,不管是哪一個局,除了黑警頻頻出動以殘害香港人為能事之外,其餘對疫症面作壁上觀。這幫狗官,每月支取納稅人數十萬高薪,卻把香港人的身家性命視若等閑,筆者不知道有沒有相關的法律懲處失職官員,日後人民掌握政權後,應該啟動法定程序,追回這一大筆冤枉錢。

林鄭怠政是一方面,中聯辦主任來港數月,一直神隱,又不知是什麼道理。駱惠寧的前任張曉明王志民,多年奉行極左政策,無孔不入干預香港內政,倒是駱惠寧一來,完全銷聲匿跡,既不見人,也不發話,偶爾一兩次出現在公開場合,也是說一些空話套話,不著邊際,令人摸不著頭腦。

武漢疫症如此大事,關係到香港人安危,關係到很多與大陸的來往交涉,駱惠寧居然一聲不吭。至少,在封不封關的問題上,涉及香港與大陸關係,林鄭一人受千夫所指,駱惠寧應該有一點態度吧,如此冷漠,豈非太不仗義?

初來之時,駱惠寧急急到深圳和廣東拜訪,大家都以為他要搞深港同城化,要搞大灣區,有人說要啟動二十三條,用來轉移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視線。如今瘟疫橫行,深圳廣東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同城化大灣區成夢幻,二十三條如定時炸彈,駱惠寧每日坐鎮中聯辦,豈不如熱鍋上之螞蟻?

有一點可以肯定,駱惠寧來港,一定奉習近平之旨,要改變張曉明王志民等前任不擇手段插手香港內部事務的作風。中共的手伸太長,收服香港人心太急,造成了反效果,否則也不會有兩三百萬人群起反抗。事實證明,明目張胆違背基本法,是會適得其反的,你越想收服香港人,香港人越不吃你那一套,你越野蠻,失民心越多,以致建制派兵敗如山倒,促使台灣民進黨得天下,引來美國政府處處進逼,四面楚歌之窘,都是中共自招。

駱惠寧既不能太張揚,太收斂又難刷存在感,自疫症爆發,大概唯有通過深圳海關配合阻攔大陸人南下這一件事情,多少盡了一點中聯辦的職責,聯絡聯絡,算是做點實事。

如此,香港便處在一種無人駕駛的危險狀態。香港人是不用指望林鄭認真對付疫症了,香港人對林鄭不作為又暫時沒什麼辦法,那整個香港就處在一種表面有政府而其實政府不知道在做什麼的混亂狀態。謠言滿天飛,人心不安浮動,連本來不緊俏的廁紙大米也成了瘋搶之物。

香港的亂象與大陸的亂象一脈相承,政府不可指望,人民唯有靠自己。香港社會精英﹑有識之士,應該認真商討一下如何對付目前的危局,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安定民心,有什麼現成的機制可以繞過政府做一點實事,疫症發展下去,社會失序,有什麼辦法可以保證市民正常生活,各方面社團﹑立法會議員﹑區議會議員手上有什麼權力,可以為市民提供可能的幫助。

人道災難已經在武漢湖北與其他省份發生了,香港會不會也淪落至此,實在沒有人知道,香港已無人駕駛,香港人要未雨綢繆,自己城市自己救。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作者 Facebook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