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抗疫小組無防疫專家 被稱防民變組

中共近日徵用體育館等設施,設立「方艙醫院」收治大量病患。專家說,像這樣的大通鋪,根本不是防疫,「是把大家集中起來等死。」圖為2月3日晚,武漢市連夜建了洪山體育館、武漢客廳、武漢國際會展中心三處「方艙醫院」。

武漢肺炎重創中國政治經濟,以及公共衛生安全,中共緊急成立9人抗疫小組,但卻未包含國家衛健委等主管機關,也無任何防疫專家。學者分析,中共抗疫思維還停留在17年前SARS時期,名單只出現中宣部、公安部人員,這根本不是為了防疫,而是為了宣傳、抓人、封鎖消息。

美出現第一例紙包不住火

中國問題專家、台灣智庫諮詢委員董立文受訪解析,觀察中共政情、疫情等,美國是重要指標。為何是1月23日武漢封城,1月25日開會成立防疫小組?董立文分析,因為美國在1月21日西雅圖發現第一例病例,「這已經紙包不住火了。」

中共中央在1月25日成立的抗疫領導小組,董立文說,抗疫小組共有9人,仔細看防疫小組名單中,組長為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副組長為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小組成員包含中央辦公廳主任丁薛祥、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中宣部部長黃坤明、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外交部長王毅、國務院秘書長肖捷、公安部部長趙克志等。裡面未包含國家衛健委等主管機關,也無任何防疫專家。

他解析,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在防疫小組裡面擔任副組長,他是主管意識形態、宣傳。另外一個主要領導組長孫春蘭,她上一個職務是統戰部部長,其他組員不是中宣部,就是公安部出身。

防疫小組無醫療專業

董立文說,這麼重要的抗議小組竟然沒有衛生主管機關、防疫專家,這個名單看起來就不是防疫用的,「這不是抗疫工作小組,而是政治、宣傳工作小組,以及防民變小組」。中共國家衛健委下面有疾病管制局、疾病指揮中心、專家組等都被排除在抗疫情名單外,一點兒也使不上力。董立文說,這是制度上的大問題,更是抗疫的最大問題。

從中共防疫小組名單,再對比台灣的防疫體制與機制。董立文舉例,台灣所組成的跨部會中央防疫指揮中心指揮官是衛福部長陳時中,同時更成立專家組,將台灣最優秀公共衛生、疾病等專家集中在一起共同抗疫。

防疫思維停留17年前

中共防疫小組第一個決策就是蓋「火神山」醫院。因此「火神山」、「雷神山」醫院與多所「方艙醫院」短時間內拔地而起,但院內醫療設備簡陋,被網友批評是「死亡集中營」。

由於武漢當地政府近日徵用體育館等設施,設立「方艙醫院」收治大量病患,但連日來許多住院病患紛紛在網上PO出影片,反映醫院內部環境惡劣、向外界求助;影片中,不但病床擠在一起、沒有隔間、晚到的病患只能打地鋪,且連洗漱都有問題,供餐也不穩定,更沒有醫生。

圖為武漢展覽中心改為的方艙醫院。

董立文分析,中共當局還用17年前的思維來防疫,當初2003年SARS就是用國家力量,在十天之內蓋一個醫院給所有人看,這樣的思維到今天完全沒變。

其次,中共希望把全世界的目光關注在蓋醫院的過程,中共喉舌媒體央視還開直播向全世界公布醫院建造進度,從中共在報導抗疫新聞里可觀察到,幾乎有一半都是在講火神山醫院。

建造火神山過程是一場秀

「這就是個火神山大舞台,是個樣板,作秀用的」。董立文直言,接下來可能會開放幾個「樣板病房」公開給國際看,比如內部有葉克膜、負壓病房裡需要的醫療設備都有。此外,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加起來頂多2,300到2,400個病床,「不過武漢確診病例至少有10萬人以上,到底哪些人可以進到醫院診治還是個大問題,這整個過程就是個宣傳戰,並不是在抗疫。」

對於方艙醫院在中國各地陸續出現,董立文說,像這類集中營式的大通鋪模式的醫院,根本不是防疫,「是把大家集中起來等死。」這顯示出中共治理已崩潰,最明顯的就是宣布封城、封省措施。

由於火神山醫院是參照北京「小湯山」模式建造的臨時醫院。北京某間醫院的陳姓資深專家指出,火神山醫院草草建好後讓軍方1,400人接管,發燒的「全都讓他就地消失」,「說白了就是建醫坑、活人坑、死人坑,完了燒,燒完了就完了」。

病房加裝鐵窗病患當犯人關

海外社交媒體推特上傳出的一段視頻顯示,中共火速建成的火神山醫院,如同監獄牢房,病房窗戶外焊鐵條、鋼門,而且從外面上鎖,疑似防止病人逃跑。有網友披露,醫院實行軍管,表明這裡屬於軍事機密,這哪像醫院?擺明了就是死亡集中營!

2003年SARS期間,中共為了收治SARS病患在北京小湯山建立醫院,專門收治SARS病患,它的惡名在民間廣為人知,稱「病患有去無回」。

武漢宣布建立類似小湯山的火神山醫院後,有人隨即在網上披露當年小湯山的可怕情景,指醫院根本沒有有效的醫療設備,就是把病人集中在那裡,讓他們「自生自滅」,沒有人會理會病患的生死,中共對待瘟疫的手法就是封鎖。

火神山醫院每個病房設有一個雙層小窗口,是送飯用的。

方艙醫院醫:陸醫療體系崩壞

針對中國大陸建造的方艙醫院,專業醫師看了直搖頭。所謂負壓病房是指病房內的氣壓低於病房外的氣壓的病房,也是搶救SARS病患時,特彆強調的一個重要條件。

台灣陽明醫院胸腔內科醫師蘇一峰在電視節目《關鍵時刻》中談到,這種隔離病房是不是說建就建,首先必須要有兩道門,分為前後兩室,進出病室要檢視是否維持負壓狀態,醫師先進前室著裝後,才能進入後室與病人接觸。

他坦言,看到火神山醫院的配備已不符合規定,看到方艙醫院的設施更是無言,只有床,沒有安裝插頭接呼吸器,也無抽痰的負壓設備,更沒有跟隔壁床隔離的牆或窗帘,「病人躺在這裡會有很嚴重的交叉感染。」

一般來說,合格的負壓病房一人一間是基本要求,還需要安裝監視器、心電圖、呼吸氣、血壓監視器等,需要的醫療儀器要擺在哪裡,都需要在設置時先預留插座,而非先建造病房再放入儀器,況且待在裡面不是坐牢,要外面可以看得到裡面。蘇一峰認為,從醫療專業看火神山醫院、方艙醫院的流程,顯示中國的醫療體系已崩壞。

即使外界覺得不可思議,但是中共現在已在中國各省份公然這樣推行。董立文直言,這表示中共在防疫上已手足無措,能做的只有蓋方艙醫院這種事情,但無論從醫療專業上,還是常理判斷,都是非常愚蠢的。

另外,近日黑龍江法院發追殺令,公布若故意傳播新冠重病毒者、或是散播謠言者判死刑,董立文說,從中國內部透過網路流露的視頻、內幕,以及所有亂象,以及中共的反應,都可以歸結到一個結論,就是中共治理已經崩潰了,已經是亂搞一通,沒有能力、不知道要做什麼了。

4大直轄市全面淪陷

此次中國封城、封省疫情全面失控,中國大陸北京、天津、上海、重慶等4大直轄市,更全部淪陷,進入封城管制狀態。董立文表示,回顧2003年SARS疫情比中共官方公布的更嚴重,武漢肺炎比當初傳染力更高,使得情況一發不可收拾,然而這次中共已無法再封鎖訊息了。

目前狀況已是最糟糕的情況,董立文解讀,可以預見會朝向兩種狀況,中國人封城、封省,「自己人在封自己人」,這個趨勢目前看起來無法停下來。另一個狀況是,「全世界都在封鎖中國」,當封鎖的國家越來越多,這趨勢也沒有消停,還看不到盡頭,也就是說,中國的大災難來了。

近日引起公憤有兩件事,包含首位吹哨者李文亮感染肺炎去世,其次是中共外交部承認1月3日就向美通報疫情,卻不斷隱匿疫情。整件可看出,除了疫情失控,也是整個中國大陸人民,對共產黨執政信心的崩潰。

董立文說,這些衝擊接下來會集中在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身上,是否因政治壓力太大渡不過2022年,任期完就下台,還需要觀察。另一個則是共產黨統治的問題,接下來是會被人民推翻,還是分裂,目前也無法預測,但不可否認已對中共造成最大衝擊。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江禹嬋台北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