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李文亮活著的同事全部崩潰 苦等一尊指揮病毒退場

ZJ20672066:我的武漢朋友留言給我說,以前反對香港人反送中,覺得他們生在福中不知福。加上看央視新聞,挺反感勇武派,覺得他們在「打砸搶」。現在肺炎爆發,我們才知道香港人抗爭是對的。人民沒有選票,政府就不會對人民負責。當極權中國控制香港後,中國的今天就是香港的明天。肺炎病毒可怕,但中共極權更可怕。

zhouxiaoluwuhan:我2020年1月10日就得知新冠人傳人,非常確信的一手消息源。不顧可能被抓的風險,我立即告知了媒體朋友。雖然那個媒體平台有趙家背景,但朋友還是不敢公布。這就是體制,這就是國情,這個哨子我吹不響。現在倒有人指責我亂說話,「干擾船長」。///@porn07751719:我12月30號就看到消息了,只是在家裡群說了一下,沒敢大肆宣傳,因為我知道big brother is watching me。

【一城血淚無限辛酸】武漢這個殯儀館127個死亡人中只有8個是確診為武漢肺炎的。也就是說確診數只有死亡數的6.3%!93.7%的武漢肺炎死亡者沒有收集在冊。隱瞞比例高達93.7%。(如果忽略其中個別可能有其他死亡)。中青報記者和湖北作家方方透露,武漢的重症和死亡情況非常嚴重。床位根本不足,要降低死亡人數,立刻就要向外地轉診分流病患。武漢作家方方:「這幾天,死亡者似乎離自己越來越近。鄰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媽和老婆都死了,然後他自己也死了。人們哭都哭不過來。」//@loveumomwhowho:2020年才剛過去一個半月,哀嚎,痛哭,病死,自殺,破產,心理崩潰,求助無門,家破人亡。「爸爸,我把你弄丟了,你去找媽媽,然後我們一起回家。」「上午十點倒閉了,想跳樓怕砸傷人,一會沒人了,我送自己一程。」這種日子什麼時候能到頭。

有個梨UGlee:武漢人民太難了,前面等了十四天才知道有傳染病;封城再等十四天才知道這是空氣傳播的。(@evergreenhsr2:「萬家宴」奧斯卡獲獎恐怖片)

ZJ20672066:我的武漢朋友留言給我說,以前反對香港人反送中,覺得他們生在福中不知福。加上看央視新聞,挺反感勇武派,覺得他們在「打砸搶」。現在肺炎爆發,我們才知道香港人抗爭是對的。人民沒有選票,政府就不會對人民負責。當極權中國控制香港後,中國的今天就是香港的明天。肺炎病毒可怕,但中共極權更可怕。

碎叫:武漢之前把外省援助醫療隊自帶的醫療物資拉到指揮部統一分配了,這次各地包機落地武漢,沒想到又被拉走了隨隊物資。這算是先繳了援軍的槍。歡迎闢謠!我對我說的話負責。

【習近平有統計部門做數字小菜一碟】今天習近平豪邁地宣布,2020年初既定的經濟和社會發展目標不變,一定能完成。今天習近平還說,是否復工,考驗各地治理能力。習近平瘋了嗎?他這句話會讓更多的地方政府鋌而走險讓企業復工。網友回答:習近平有「統計部門」,做數字小菜一碟。相信他們肯定會做好這個數字。

ChengYizhong:這是中共宣傳部門的常用手法。經由華麗繁複的循環論證,把暴政的惡行淡化成個別幹部的工作失誤,把含冤暴斃的死者塑造成不忘初心、忍辱負重、大愛無疆、無私奉獻的曠世英雄,從而把壞事變成好事,把喪事變成喜事,最終烈士的光輝形象成為盛世帝王家譜的一條註腳,成為鑲在明君英主權杖上的一粒金粉。

【太不給一尊面子了,這屆病毒黨性不強】今天國際主流媒體都報導了中國宣稱4月份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會結束的消息。昨天媒體報導,習近平親口告訴川普、鍾南山親口告訴路透社4月份疫情結束。Trump總統今天在白宮說:「習近平給我在電話裡面打保票說了,疫情4月份會變好的,因為屆時天氣會變暖,不要擔心」。——原來一尊打定的是這個主意,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原來是靠天氣治病。可惜新加坡25度,曼谷32度,感染的都不少……太不給一尊面子了,這屆病毒黨性不太強。//LifetimeUSCN:中共很有意思,1月初把疫情先告訴美國而不告訴中國民眾;2月初習近平又先告訴川普何時病毒疫情結束。這顯示了這場疫情結束時間是經過了中共「研究決定」的。

吹哨子的走了,吹喇叭的來了。新聞聯播一連多天報道抗疫新聞,把所有「正能量」堆砌在新聞里。記者採訪了一名從武漢方艙醫院出院的女患者,她回答:「住進這裡之後都不想走了,因為各方面設施都很好….」另一位被訪者說:「感謝黨、感謝醫護人員。」網友們紛紛表示不相信,認為這幾個被訪者是橫店請來的群眾演員,演技很差。//文姍:好消息,打敗新冠病毒的特效藥找到了——廣場舞,方艙醫院的人都不治而"愈"了!原來誤以為方艙醫院是集中營,看來我錯了,明明是大煙館啊,進去的人都上癮了,不想走了。//

「一個彷徨的抗疫者「稱」目前武漢市中心醫院有接近150名職工陸陸續續確診或者疑似感染「。有武漢同行認為,如果按照40%的院感率,這個數字還算保守。「武漢市中心醫院徐芬」稱「大家沒有專業防護服,沒有N95……521張床位,卻收了近600患者。」防護物資極度匱乏,今時今日,大家仍在裸奔和肉搏。然後,很多人又陸續轉來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醫護人員的求助信息。

俊國:如果實名,可以考慮互助舉報小組,你舉報我,我舉報你,大家都有床位……

VOAChinese:在武漢,32歲的秦蓉(音)為一家六口人的處境感到深深的憂慮。她的父親已被確診為新冠病毒感染,被迫在家隔離。她的母親和她自己都出現了感染跡象,目前尚無法被確診醫治。秦蓉的兩個孩子一個三歲,一個剛剛滿月。兩個孩子生活在高危的環境里,且即將面臨無人照顧的局面。「我們不是被病情害成這樣,是被制度和機制害成這樣的」

王不二:一個月前,有兩位境外的朋友連續提示疫情,我還跟他們辯論了一通。我的邏輯很簡單:當年SARS瞞報,衛生部部長張文康可是就地撤職的。有此前車之鑒,再瞞報的動機是什麼?是壞,還是蠢?當時正值兩會,政府公布無新增病例。現在我的臉是腫的。想想真的魔幻,遠在地球的另一端都已驚動,局中人卻一無所知。從來沒有什麼歲月靜好,只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瞞報。就在我以為人類的下限無法更低了的時候,人民日報親自帶貨,開始賣起雙黃連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江一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