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熱帖:中共生化黑幕 接管日本731 發明生化刺殺

—武漢肺炎背後的驚天秘密

中共另一家P4病毒研究所——哈爾濱獸醫研究所,始建於1948年,距離日本731部隊所在地——平房區僅僅兩三公里。(谷歌地圖)

(編者註:此文為微信網文,疑似知情人揭露武漢肺炎病毒背後的中共生化武器黑幕,內容可信度較高。)

武漢肺炎背後的驚天秘密

(以下所有文字,均來自了解中共病毒武器研究內幕的知情人)

海灣戰爭後,中共感到在國防技術上和美國差距非常大,便加大力氣,試圖在超限戰、核武器、潛艇、情報、生化武器等方面尋找非對稱優勢。

生化武器方面中共廣泛研究過化學武器、細菌武器、病毒武器、基因武器。其中數支團隊長年攻堅病毒,包括中國兩所公開的P4病毒研究所: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

有趣的是,哈爾濱獸醫研究所,和日本731細菌部隊的基地,都在哈爾濱平房區,相距不過兩三公里。中共繼承了日軍禽獸細菌部隊部分設備,開辦了自己的細菌研究所,現在則主要是病毒研究。

另外還有數間共軍直屬研究所,包括共軍總醫院的傳染病研究所。但專門的武器性質病毒研究所,一般由一個團隊,掛靠上述大型機構,實驗室往往設在深山老林,人煙稀少地方。

多年來,中共精心研究過天花病毒、埃博拉病毒、艾滋病毒、西班牙流感病毒、漢坦病毒、狂犬病毒、SARS病毒、MERS病毒、馬爾堡病毒、瘋牛病毒、登革病毒等。他們對所有致命病毒感興趣,越毒越有興趣。

2003年的非典,讓他們看到了冠狀病毒的可怕傳播力和致死率。之後他們設立了多個科研團隊,大力攻堅緻命冠狀病毒

這裡需要說明的是,他們的主要興趣,不是研究防禦冠狀病毒的治病方法,而是如何提高該病毒毒力,如何更加隱蔽、更加大規模地致病。也就是尋找武器級病毒,並將之武器化。

病毒武器化的主要方向,一是提高致病毒力,即致死率;二是潛伏期的改變,即能夠操縱病毒潛伏期的或長或短;三是潛伏期的傳染性和傳染力;四是病毒隱蔽性,即不能讓人發現其為人造病毒及人為傳播。

中共在多間病毒研究所和實驗室,反覆研究各類致命病毒,在人體和動物間的傳播,在空氣、水體、飛沫、接觸、體液間的傳播。通過病毒在宿主細胞的變異,以及人為基因操作、組裝,努力試圖研製出理想的武器級病毒。

武器級病毒,一旦秘密地,不露痕迹地散布在敵國,輕則一場瘟疫,一場大規模社會混亂,經濟倒退;重則大量人口死亡、病傷,甚至因之滅國。而如果在軍營傳播,後果也是不堪設想。

這種武器的危害性、隱蔽性、使用便利性,大大超過核武器和化學武器,是一種絕佳的非對稱武器,可令弱國面對強國贏得巨大非對稱優勢。

中共研究病毒武器,主要假想敵就是美國。據透露,在中美貿易戰的最困難時期,中共曾考慮過使用病毒武器,搞亂美國。

知情人言,有中共將軍曾叫囂,埃博拉級病毒武器就是他們的新時代核武器。「這玩意才是真正的四兩撥千斤,滅一國於無形間,不費吹灰之力「,「我們要擁有自己的毒蛇部隊!」

中共未曾有機會將病毒武器應用於敵國,但卻很早就開始應用於謀殺政敵、重要異己分子。近年多起政治犯、異己分子的可疑死亡,背後都有生物武器的影子。

在美軍熱衷於鑽研無人機導彈定點清除時,中共特工另闢蹊徑,發明了一個新詞——「生化刺殺」。監獄和看守所,是他們很好的人體試驗場所。

P4病毒研究所,即最高級別—四級防護的病毒研究所。P4=Protection4,即BSL4,生物安全四級。石正麗團隊主要目標就是研製武器級冠狀病毒,SARS和MERS病毒都是她的研究材料。

這類實驗室中國公開的就兩所,亞洲也不到10所。其中供實驗用的病毒,以及實驗動物,必須最高級別管理控制。

但由於管理混亂,中國病毒研究機構發生泄漏並不罕見。經常發生實驗動物流入民間,甚至市場。武器級病毒泄露,與核泄露無異,甚至危害遠大於核泄露。

武漢病毒研究所位處武昌區小洪山中區44號。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位於江漢區發展大道。二者僅一江之隔,相距不過10公里。

此次武漢肺炎瘟疫,致病原因恰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團隊研究的冠狀病毒,爆發地恰是與其僅一江之隔的華南海鮮市場。難道是巧合?問題沒那麼簡單。

原本為美國人量身定製的武器級病毒,由於管理不善,通過實驗動物蛇,意外流入海鮮市場,坑害了幾十萬中國人

可以再說一次「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如今,中共軍隊病毒專家,少將陳薇進駐武漢,接管武漢病毒研究所,正好明證了該研究所的軍方背景。

現在,他們所要做的,一是管控這意外的人造瘟疫,二是嚴守機密,絕對不能讓世界知道,武漢肺炎是中共的人造病毒武器泄露所致。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