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武漢居民質疑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盒的準確性

新冠病毒疫情中心的武漢,一些人被醫生高度懷疑感染了這種病毒,但咽拭子測試結果為陰性,因而不能被治療機構收治。當地居民對檢測試劑盒準確性的懷疑正在加劇。

上周四,武漢的一家醫院內,一名醫護人員在檢查病人情況。

周一的武漢下著雨,Zhu Chunxia坐在路邊劇烈咳嗽,等待被送往一個治療機構,她所在的社區表示,她可以在那裡接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治療。這種疾病正在這座中國中部城市肆虐。

但接她的車一直沒來。雖然她的醫生幾乎肯定她感染了這種病毒,但她做的咽拭子測試結果為陰性,這意味著治療機構不會接收她。

這位有兩個女兒的36歲母親說,他們需要檢測結果為陽性,說我們不符合。

武漢當地居民對中國衛生部門用來診斷病例的檢測試劑盒準確性的懷疑正在加劇。

全球的醫學專家表示,他們擔心疫情規模可能比中國的數據所顯示的要大得多,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擔心檢測存在潛在缺陷。獨立專家表示,數以萬計的武漢居民很可能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而武漢市政府公布的總數不到兩萬。

根據倫敦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截至1月31日的估計,每19個被感染的武漢人中只有一個得到檢測和確診。

武漢一家醫院內,醫護人員查看X光片。

大量新型冠狀病毒病例未確診,因而未得到治療的可能性促使醫生和流行病學家呼籲醫院使用胸部CT來診斷這種新型病毒,而不是依賴拭子檢測,醫學專業人士認為拭子檢測過於繁瑣,並且不太可能發現下肺部的感染。

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周一在新聞發布會上對拭子檢測提出懷疑,敦促檢測結果為陰性的人再做一次以確定結果。

他表示,疑似患者一次檢測陰性還不能完全排除,要等待一天以後再檢測一次為陰性才能排除。

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簡稱:衛健委)上周表示,胸部CT可用於診斷武漢所在省份湖北的病例。不過,有關部門仍只會在患者的病毒檢測呈陽性的情況下才將其視為確診病例,而這通常需要進行核酸檢測。由於醫院床位有限,有關部門優先安置新型冠狀病毒檢測呈陽性的患者,醫生還在要求進行核酸檢測。

核酸檢測用棉簽採集鼻腔或咽喉粘液進行檢測,在中國被廣泛用於診斷新型冠狀病毒病例,因為這種方法速度快,可以由包括護士在內的普通醫護人員操作。不過醫生們說,操作不當可能會導致假陰性。

武漢一家大醫院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醫生說,檢測人員能力嚴重不足,並非所有檢測人員都是專業人士。

對於那些研究如何對抗病毒的研究人員,以及那些試圖評估自身感染風險的普通人來說,檢測達不到要求是一個緊迫的問題。目前,這兩部分人都依賴中國有關部門提供的官方數據。

中國醫院把重點放在了確診病人的治療上,往往忽視了那些無法證明自己攜帶病毒的患者。有時候,被誤診的人回家後病情會加重,進而把病毒傳染給周圍的人。還有人回到診所做額外的檢查,進一步增加感染病毒的風險。

對於沒有檢測出陽性的病毒感染者來說,還要面臨經濟負擔問題。

Wang Hongyan的丈夫出現了肺部感染,但檢測結果呈陰性,她說,她的家人已經花了人民幣1萬元(1,430美元)的醫療費,而且無法獲得針對確診病例的補貼。

Wang說,現在有很多假陰性的檢測結果;你到醫院檢查,發現周圍90%的人都是這樣的。

武漢當地人對市政府公布的官方數據尤為懷疑,因為他們親眼看到了醫院系統的不堪重負,許多出現發熱癥狀的居民選擇嘗試自愈。《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發現,武漢有六名病毒癥狀明顯的患者一度被檢測為陰性。一些人在之後的檢測中顯示為陽性。

當57歲的Weng Wanjin在家中陷入昏迷時,他的妻子Hu Lihua趕緊找人把他送到醫院。掃描結果顯示他的肺部感染嚴重,但未檢測到新型冠狀病毒。

Hu女士說,當拿到第一份結果時,醫生說這不可能。醫生建議他們再做一次檢查。兩天後,也就是2月7日,檢查結果證實了醫生的懷疑。

一些人雖然確信自己已被感染,卻還沒有被醫院確診。Wan Pei是一名電信工人,他在當地社區的要求下把自己54歲的母親安置在一家酒店裡進行隔離。Wan的母親之所以沒有入院治療,是因為她的鼻腔核酸測試顯示病毒水平未滿足陽性標準。

Wan的母親後來又做了兩次咽拭子檢測,結果還是陰性,儘管1月30日的X片胸片顯示,他的母親已出現雙肺感染,醫院報告也說,這一結果「與病毒性肺炎的癥狀相一致」。

醫生們表示,即使操作無誤,咽拭子檢測也可能不夠充分,因為這項檢測旨在發現上呼吸道部位的感染癥狀。要檢測下呼吸道的感染,需要將內窺鏡置入肺部。這種更具侵入性的專業檢查有很高的要求,對武漢的醫院來說無法大規模實施。

來自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的醫生彭志勇在湖北省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說:「我們取樣是在鼻咽部裡面,是在上呼吸道,這個上呼吸道陽性的預估值是比較低,目前報告的話只有30%的病人可能是陽性,而且越往下走可能性越高。但是我們不可能去做,比如說肺泡灌洗,不可能做的。」

在《華爾街日報》見到的一些病例中,有一些患者在核酸檢測中呈陰性,但被醫生診斷為下肺部病毒感染。

目前尚不清楚這種新型病毒是否會像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SARS,俗稱﹕非典型肺炎)那樣更常感染下肺部。香港大學(Hong Kong University)病理學家黎國思(John M. Nicholls)的團隊正在研究這個問題,他說,如果事實證明是這樣的話,當前的疫情將更難控制。

他說,與只是感染上呼吸道相比,這種情況可能造成更嚴重的損害,導致死亡率較高。

醫生和科學家們稱,質量控制也是一個問題。中國有關部門快速審批了一些新型冠狀病毒試劑盒,某些試劑盒短短几天內就獲得了認證。

據官方媒體報道,中國有近100家公司表示,他們已經開發出了檢測這種病毒的試劑盒。廣東的一家醫療診斷公司凱普生物(Hybribio Ltd.)告訴機關報《潮州日報》稱,該公司已經向當地衛生部門捐贈了3,000個未經認可的試劑盒。

該公司管理人士Li Liejun告訴該報稱,由於時間緊迫,這些產品還沒有註冊登記。

專家稱,因此一些檢測結果不如其他一些可靠。

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流行病學家利普金(W. Ian Lipkin)表示,所用染料和其它成分的質量存在差異。

在路邊等待的Zhu在發燒和劇烈咳嗽之後曾去看醫生。2月2日的胸部X光檢查顯示,她的兩個肺都受到了感染,醫生建議她接受病毒檢測。

Zhu說,醫生說她有99%的可能性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兩天後,她的檢測結果呈陰性。她的丈夫Yu Xiang檢測結果呈陽性,儘管當時他的癥狀比她還輕。他住進了一家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患者的方艙醫院

Zhu把她的女兒送到親戚家裡,現在正在家裡等待第二次檢測的結果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