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一線採訪】武漢病患:我能住院是老伴命換的

武漢新冠疫情近期持續高發,有的病患在極度痛苦與絕望中掙扎,在對政府的失信及救助不力徹底失望後,跳樓自殺。

武漢肺炎疫情近期持續高發,越來越多的病患在極度痛苦與絕望中掙扎,在對政府的失信及救助徹底失望後,跳樓自殺。圖為武漢市洪山區江南新天地小區一人跳樓身亡。(網路)

武漢新冠疫情近期持續高發,有的病患在極度痛苦與絕望中掙扎,在對政府的失信及救助不力徹底失望後,跳樓自殺。

家住武漢市硚口區古田街道的老人程女士悲傷地說,「10日下午兩點多鐘,我剛剛躺下去,不知道搞的一響,我連忙起來,誰知道他做傻事情,他走路都走不得,用板凳、用棍子撐著,就跳下去了,從9樓跳下去了。」

程女士介紹,她老伴今年70歲,是個血液透析病人,每星期需要去醫院做三次透析,不幸,年前在醫院被感染上武漢肺炎,「他初三就犯病,我就帶他(去)看病,那邊醫院不給(做)透析,這邊醫院也不接受,他是兩個重症病的病人,後來不行了,一個多星期拉肚子拉得嚇死人了。(我們)又沒有車子,我們向居委會要個車子都很難,蠻可憐喲。」

程女士說,她後來也被感染了,他們就要求居委會安排做確診核酸檢測,要求住院,「我是想我爹爹(老伴)住院,我爹爹(老伴)病很嚴重,我們就要求居委會和醫院幫把我老伴弄進(醫院)去,他們(社區的)都不關心,他們都不幹(同意),還要街道,還要衛計委同意了才住院。」

「我老伴受不了哪,他一個星期都沒有吃(東西),又拉肚子,要透析,病人本身身體都不行,我老伴就走了(死了),他跳樓走了,那一跳還有命嗎?」程女士說到此,一度哽咽。

「我能住院是我老伴的命換來的」

2月10日下午14點57分,因一直未安排確診核酸檢測,無法血液透析,醫院不收住,程女士的老伴跳樓自殺。

跳下樓的時候,一名物業保安正好拍下了一段視頻。視頻中,保安高呼著:「物業、物業,快到五號門來,他屋的爹爹從樓上跳下來了;這個婆婆的爹爹,一棟樓都聽到響了,你們到五號們來,他屋的爹爹剛跳下來,快點快點。」

程女士現在已經住上醫院了。「我現在(11日早上8點多)住院了,(這是)我爹爹(老伴)的命換來的,我才能來到這邊醫院來的。」

程女士的老伴跳樓後,程女士的小兒子找到轄區的街道辦人員「討說法」,要求街道辦同意讓他母親住進醫院,街道不同意,說,之前答應送的是這個人(程女士老伴),那就只能是這個人。程女士的小兒子表示,如果不讓他母親住院,就不讓拖走他父親的屍體,在一番激烈的爭吵後,街道辦的人最終答應讓程女士住進醫院的要求。

一段10日下午在街道辦事處所在地拍下的視頻,反映了程女士的兒子「靠人命與怒斥」為他母親爭取住院的過程,也講到了街道辦的人員說話出爾反爾。

程女士的兒子:「你們剛才那個頭跟我說,今天(10日)隔離艙(方艙醫院)給送過去,10點半了,還有一個半小時,你們當時親口答應給我解決的(送他爸去方艙),你們現在說送到街道社區,到時又不管了。」

「你們說了要解決的。你們一天一個樣,9日打電話跟我說,昨天晚上做核酸檢測,我們就搞了(意思是按照街道所說的去等著),(後來)你們又說不能做了。你昨天(如果)做了,我老爸就不會死,你們那個負責的,昨天說,做核酸檢測。」

「10日早上要我8點半到莆田街道辦,8點半開門,到9點半都沒有人上班,你早點解決,我老頭(老爸)怎麼會跳樓,你們總在騙人,你們總在騙人!你昨天解決,我老爸至於跳樓嗎?你們內心有沒有愧疚!都有爸爸媽媽的,發生在你身上,你心裡怎麼想呀!」

程女士說,她和她老伴單獨住一起,之前她的小兒子也感染了,比她還嚴重,但現在因為吃藥,他兒子身體比以前慢慢強了一點,「因為他的爸爸(感染),我都不要他們送,都是我在送爹爹(老伴)到醫院,我怕孩子們那個(被傳染)了,我們老了還不要緊,他年輕人有家有娃。」

而就在記者剛寫完這篇報導時,又獲悉武漢市洪山區江南新天地c區二期5棟有人跳樓的信息。記者撥打江南物業的電話,但一直無人接聽。

(網路)

(網路)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