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有大量的醫護感染新冠病毒 誰之過?

2020年2月5日,武漢醫務工作者在改建的臨時醫院接待新冠病毒患者。許多醫護人員也受到感染。(路透社)

全中國醫護人員大量的確診感染「新冠病毒肺炎」,光是湖北省的醫護人員就佔8成,其中已有相當數量的醫護人員不幸身亡。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醫護人員中招呢?

2020年2月13日,醫務人員在武漢金銀潭醫院重症監護病房(ICU)內檢查重症肺炎患者。(路透社)

中國醫護人員、尤其是湖北武漢第一線的醫護工作者,在這場防疫戰爭中,為何付出如此高昂代價?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副教授張洪濤近來撰文呼籲中國各界,要重視給醫護人員充足的防護物資和人力資源。

他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更主動談到,去年10月底《武漢晚報》一篇關於武漢大學中南醫院要求醫護人員「摘口罩」,避免醫患交流「有隔閡」的報導,可能埋下湖北醫護人員防備觀念不足的隱患。

張洪濤:「在疫情之前,去年10月底的時候,他們(中南醫院)還出了一個醫院政策,要醫生不要戴口罩,所以在疫情來時,可能很多人根本沒有準備。」

中南醫院是三級醫院,卻曾要醫護人員不戴口罩,形同「赤裸上戰場」。

當時媒體報導刊出多張照片強調,這是要醫護人員和病患「坦誠相見」,還引述中南醫院急救中心副主任夏劍的話說,「摘口罩是一種『觀念的進步』,更是改善就醫體驗的重要舉措」。

報導還不忘提到,夏劍曾在美國德州公立醫院進修。

現在重讀相關文字,何其諷刺。但這篇《武漢晚報》上的頭版新聞,現在在微信上已經是「違規內容無法查看」。

這樣一篇文章,凸顯中國的醫護專業無法發聲,對照疫情的爆發,有中國網民形容這是「一將愚蠢、累死三軍;一報無知、禍害全城」。

而張洪濤談中國的醫療體制的結構問題,說得婉轉含蓄。

「就說執行一個什麼樣的規則,可能就是某個領導一個想法,就執行了,規定出來了,並沒有經過一些很嚴格的討論或驗證,所以,這在政策裡面就可能有一些誤區。」

在疫情爆發後,武漢很多醫院防護物資嚴重缺乏,包括武漢協和醫院這樣的三甲大醫院也爆發口罩荒,必須上網求救。大量驚恐民眾同時湧入醫院,醫護人員嚴重短缺,長時間工作後休息不夠,也造成醫護人員的抵抗力降低。張洪濤說,這是造成武漢大量醫護人員感染病毒的主要原因之一。沒有防護服和口罩,就像冷兵器時代衝鋒陷陣的士兵沒有了盾牌,這仗怎麼打?

張洪濤還說,中國如果要從這次疫情事件中學到什麼樣的教訓,就是說對一般民眾而言,他認為,國家需給予即時與正確的資訊,例如一般民眾不需要戴N95型的口罩,應該將這樣的防疫物資,留給第一線醫護人員。

另外,就是對前線醫護的充足教育培訓,讓專業人士發聲,否則,再有像中南醫院這樣的三級醫院,要醫護人員不戴口罩,血肉之軀的醫生護士很容易變成病人,倒下的不會只有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以及武漢同濟醫院教授林正斌。

公衛事件政治凌駕專業醫護人員成犧牲品

多個民眾感染武漢肺炎的一個武漢農貿市場。(美聯社)

目前旅居美國的陸軍,是北京益仁平中心的創辦人,他過去在中國從事反乙肝歧視與公共衛生領域的維權活動。他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中國染病者的救治與醫護人員的後勤準備,根本不是北京中央領導眼中的大事;政治凌駕專業,在公共衛生事件上,讓「外行領導內行」,當然會出事,中央設置的防疫工作領導小組成員名單,說明一切。

陸軍:「疾控方面和流行病學的專家,一個都沒有,反倒是外交部長、公安部長在裡面,這顯然就是最高當局把這樣一個疫情,沒有當成一個關乎人民生命健康安全的公共衛生事件,而是把它當成政治、外交和維穩的一個事件。」

陸軍說,中國的醫療體系絕大多數由國家掌控,但面對傳染病大流行,極權體制卻完全無法展現平時的效率,調度醫護人力或醫療物資非常緩慢和沒有效率,這也凸顯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慌了手腳、亂了方寸。

總結兩位專業人士的意見就是說,要讓前線的中國醫護無後顧之憂,醫療專業人士的意見,必須在政策制訂過程中受到應有尊重。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