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老去的一代

作者:

誰是老去的一代,那就是我們,老三屆這撥,我算這撥中趕末班車的。

記得10年前在msn開博時,我在個人簡介中這樣介紹自己「三年困難餓過飯,文革時期經過難,命運隨著國運走,面對未來有期盼。」

這撥人見證了歷史。自稱是舊時代(前30年)的犧牲品,新時代(後30年)的試驗品。這撥人小時候餓飯,該上學的時候下放,該結婚的時候碰上晚婚計劃生育,還壯年時碰上下崗……算是倒霉透頂的一代。最可悲的還不是命運多舛,是時代和政治洗腦在他們身上留下的烙印。

那時中國80%的人口是農民,從一出生就被圈在土地上不許流動,農村戶口讓幾億農民淪為二等公民,交租服徭役(修水庫等)堪比史上任何封建王朝,所謂集體土地讓他們對土地甚至種什麼都沒有發言權,統一領導瞎指揮的領導人,大躍進不成反倒餓死數千萬人。我們這撥人是城市或鄉村中挺過那場大饑荒,僥倖活下來的一員。

那時城市人被戶口限制在自己的出生地不許隨便流動,出外要單位開介紹信才能住旅店,吃飯要糧票才能買到食物,豆腐票肉票煤票草紙票……一切生活必需品都憑票憑戶口供應。結婚要打報告,組織審查通過才能領到結婚證。

那時全國人民統一思想,只讀毛澤東書只給聽黨的話,不管它們做錯了什麼,如有不同看法就被打成右派反革命,坐監下牢。十年只看8個樣板戲,其他都是封資修。我們這撥人都會唱樣板戲語錄歌,以致回憶起青春歲月就會哼起紅歌,所以我們這撥人愛唱紅歌,愛跳忠字舞。現在沒有忠字舞跳了,大媽們就去公共場所跳廣場舞,像患強迫症似的,下意識里習慣統一步調統一指揮。

改革開放以來出現的貪官污吏也是我們這撥人中的成員,經過前30年物資匱乏貧窮的生活,隨著那種假信仰真皇權的真相披露,一旦有權,能不變本加厲的大撈特撈嗎?!

籠子里關久了的生物對籠子產生依戀,不想不敢不適應籠子外的世界。這就是當下我們這撥人中很多人的特徵。不要和我討論籠子(思想制度)好不好,馴化了的生物好管理,對管理者來說當然好!

由於出身政治文化家庭,比別人多一份對政治的敏感和對文化的探求。在寫博客的10年中,我對一些同年齡段的朋友,至今仍在政治上執迷不悟(盲目崇拜毛澤東)感到不解,對一些老憤青身上的紅衛兵習氣感到不可理喻!對那些老毛左動輒就以辱罵殺人相威脅的暴戾之氣感到厭惡!感慨我們這一代成長過程中的洗腦,如北朝鮮那樣的成功,「哀其不幸怒其不明」———發誓以後交友只和明白人做朋友,道不同不相與謀!

現實世界已經進入互聯網時代,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電腦手機微信,讓思想信息封鎖已經成為不可能,我們的下一代八零後、九零後、零零後都上來了,不要把我們這撥人在籠子里產生的思維習慣來影響他們,認真反思總結我們所遭遇過的不幸的根源,就是我們對這個時代的最大貢獻。

我們是老去的一代,註定要隨著歷史的進程消亡。

最近網上稱我們這一代人為「老去的壞人」(直指已經變老及正在變老的四零後和五零後),甚至被斷言「被那樣洗過腦的人是不可救藥的,得等到他們也死去,中國才有希望。」

我不得不承認網上對我們這代人的分析是普遍的事實。

歷史是這樣無情地嘲弄和總結我們這一代人,真是悲哀的一代!

(本文略有刪改)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