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胡少江:一場瘟疫體現的不是中國制度的優勢而是劣勢

作者:

根據中共官方2月14日公布的數據,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確診人數已經攀升至超過6萬3000人,死亡人數也超過1300人,7100多人康復。人們普遍認爲,實際的發病人數和死亡人數要大大高於官方數據。與此同時,全國各地有數萬名醫務人員支援武漢湖北武漢和來自全國各地的醫務人員正在竭盡全力地救治病人,他們在極其困難條件下表現出來的忘我精神令人感動。令人不齒的是,在瘟疫仍然肆掠、不少病人和市民們仍然在絕望中尋求救治的時候,中國的官方宣傳卻已經開始大肆宣揚政府的功績了。

顯然,所有中共官方宣傳的重點是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所表現出來的所謂「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性優勢」。在他們看來,在短短的十多天時間裡,在武漢迅速地從平地建起了「火神山」和「雷神山」兩座集中收治病毒性肺炎病人的醫院,從全國各地調集數萬名醫護人員甚至殯葬人員前往湖北進行支援等等,所有這些都體現了中國在最高領導人「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下集中舉國財力、物力打殲滅戰的戰略優勢,他們無知地宣稱,這是在世界上其他國家所不能做到的。

對這樣的「將喪事當作喜事辦」的無恥思路,除了那些被徹底洗腦的人,絕大多數的中國人都感到不對勁,網上的揶揄聲、叫罵聲一片。對比網上不斷傳來的那些被困在家中有病得不到醫治束手待斃的病人及其親屬,還有那些因病倒斃在街頭,在官方登記的數字之外的不幸者,那些為了展現所謂的制度優勢,在街頭舉著黨旗擺姿勢拍照片的所謂服務基層的共產黨員顯得格外顯眼。中國發生的一切,不僅無法激起普通中國人民的制度自信和自豪,只是有一種讓人們感到被逼吃下一顆蒼蠅般的噁心。

絕大部分頭腦正常的所看到的,並不是官方所宣傳的中國的制度優勢,恰切相反,中國的此次疫情能夠蔓延到今天這個地步,禍害武漢、禍害湖北、禍害全中國、禍害世界上其他地區的人民大眾,所有這一切充分暴露了中國目前的極權制度中對人類生命財產安全最具威脅的那一面。本來在去年12月底就已經被發現和被決策層所知曉的疫情,卻在現有的制度下被一片政治上的歌舞昇平所掩蓋,被中國層層級級的貪官庸吏所延誤,被一大堆濫竽充數的所謂專家學者們所耽擱。

習近平和他的政府所沾沾自喜的所謂制度優勢,說到底就是「集中權力」。是的,在疫情危害全國的今天,集中權力辦事的確可以強制性地集中全國的人力、物力聊補亡羊之牢,強過無所事事放任疫情繼續蔓延。但是人們更不應該忘記,疫情之所以能夠迅速地發展之今天的規模,也正是拜中國現行的「集中權力」的制度所賜。不少民間高手用非常簡潔的語言嘲弄這個制度為:集權制度放任小事發展為大事,然後集中力量辦大事,最後通過辦大事進一步集權。

集權制度之所以習慣於將小災難發展成大災難,正是因為這個制度的內在性質所決定的。在這個制度下,各級官員不對當地的人民負責,只對他的上級負責,因為他的升遷不由人民決定,而是全憑領導人的好惡決定,所以他們竭盡全力的討好領導人,報喜不報憂;在這個制度下,社會大眾沒有新聞出版自由、沒有言論自由,任何就危機向大眾發出警訊的人,都有可能被認為是損害領導人威信的行為而遭致嚴酷的鎮壓;在這個制度下,鎮壓成為一種本能,一種常態,而專政機關充斥了最愚蠢而有最有權力的一幫惡棍,這種無知和權力的結合非將社會推向危機甚至死亡不可罷休。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215/1409812.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