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發在公衛人網上被刪的文:提幾個問題 看完再思考

這篇本來發在公衛人網上,不明所以很快帖子就消失了,想想也不奇怪,畢竟,咱們上去怨婦一把,發發牢騷是可以的,舉例子做分析,就有點不正確了,最直接的辦法還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我是分割線-----------------------------

記得這些名字嗎?第一個H7N9病人,第一個H5N6病人,第一個H10N8病人。

不搞5W1H了,提幾個問題,看完以後再思考

我們這份工作能成為一份事業嗎?

我們真的待遇差嗎?

我們真的受人尊重嗎?

我們真的在流失人才嗎?

工作該怎麼做?生活該怎麼繼續?

流病還停留在GIS地理分析階段,更進一步怎麼分析?

我們可是建立了領先全球的疾病監測系統,這裡有每個人的努力!

-------------------我還是分割線---------------------------

這幾年,公衛人在網上說得最多的就是前途、待遇、職責定位不清,說得黃金十年好像沒發生過一樣。

同僚中,有不少唉聲嘆氣的。待遇不行,工作也不受重視,走到外面也沒誰看得起。應急的時候忙得象條狗,還不受老百姓待見。到底怎麼干這份工作?大家都在探索自己的生存之道,有一些是願意干這個,當作事業和責任,事情的意義超過了金錢利益(我也想這樣,但覺得自己現在還不配);有一些是走出了一種生存套路,先不管有沒有令人滿意的公共衛生服務,做一份好看的書面報告,搞好業績才是最佳。只要有疫情,就是機會:採樣鑒定,發文章,申報經費,聯合研究,再專家會評審,也是搞得風生水起。周圍人的待遇還提高了,上下均高興,表彰後的經費用不完還能給科室已退休的發數據諮詢勞務費。有時候問他們要數據,倒是完全不記得病例的信息和預後,只有在複製表格的時候才看到轉歸情況一欄是不是填的1。這也是一種不算壞的活法,只是感覺跟這個行業的責任和意義有點差距。還有一些,設法當上了疾控中心的職工,工作閑的時候也淡出個鳥來,整點副業,混著過活。曾光教授專門向衛計委建議了公衛領域待改進的方方面面,據說也聽取了CFETP的各路大神廣泛發言,不知道效果如何,但覺得上面有人關心著,還是有些感動的。曾光教授提到人才流失的情況,說中疾控中心三年出走的中青年骨幹有百人之巨,有點受到驚嚇,這佔比不低啊。前途未知,我突然有興趣看看大家的走向,說不定也能給自己指條路,後來想想,骨幹這種詞也跟自己靠不上邊,還是分析分析跟實際結合的,給論壇里發問的在讀生參考參考,畢竟,最近最火的一句話是一入公衛深似海啊。

說干就干,用P和ROST結合DRNs做了幾個小程序,伺服器閑著也是閑著,就用一用唄。對象篩選就針對人才流失,肯定要剔除大牛啦,跟我們都不是一個宇宙的。然後剔除讀研的,委培,短期借調的,挖掘的邏輯關係主線就是待遇。中青年嘛,咱們天天論壇上吐苦水不都是因為這個嗎?而且數字和時間點建模是最直觀的,你去分析人家的心路歷程那可能嘛?解讀出來的結論也不具備客觀可比性啊,而且現在的外圍數據很多,繪製熱點圖的程序也是英文的,我輸一串中文進去也跑不動啊。上課的時候老師就講過一個原則follow

the money,當然老師講課的時候彷彿所有數據池就在我們教室里供我們隨手所用一樣,太理想化了。感謝這幾年國家在政務公開上做的大量工作,反正就是多跑幾十個庫嘛,上雲以後跑起來就去忙別的了。期間接到了幾次CPU負荷的簡訊,不放心就上去看了看,真發現了設計問題,每次事件搜索的時候時間軸都重排,修改了一下,CPU負荷下來了,繼續。

期間去處理了一個工作項目,還旁聽了兩節CFETP老師的課,真的忘了個乾淨。到了周末,吃完飯刷了一下公衛人,才突然想起來,連忙看結果。一看我就來了興趣了!重新調整變數,加了幾個別的庫介面,在專業網站上面搜了另外的工具,重新上機,跑了一天,有點意思。說明一下,以前我們的對象都是病種,慢病人群,輿情系統等等。文本分析和挖掘的對象絕少是咱公衛人自己。

結果嘛

為了進一步提高比對的針對性,又拉了ccgp的數據,還去相關科室學習了一把她們的知識,呵呵,那誰,可別出賣我哦!然後進一步改進,拉了論文庫和專利庫,這裡要感謝一下pubmedplus。呵呵,請教了一位老同志,給了我一個新思路,光follow

the money是不夠的,要名(Credit)和利(profit)雙收才行,這才是現實套路。有用,真的有用。結果我整理了一下,程序以後有機會放網上,其實大部分庫都是公開的,自己想驗證的話去對就行了。

基線就是時間戳,這個最準確,也不易受事後更改和刪除的影響。當然,如果強大到能改時間戳,那我就先告辭了。

Index Case:李曉丹,女

為什麼篩出了這個index case,因為她直接引出了兩個簇,而且這兩個簇時間上有交集,地理上還沒有聯繫。同時這兩個簇引出的熱圖幾乎複製粘貼啊,極度不科學!另外,這兩個簇包含了非常多的外聯,覆蓋了我們系統的一條線。

Index Case:是國家疾控中心病毒所流感中心前職工,疾控中心工作近10年,離職時間2017年4月。文獻庫里有多個高分hits,有吉林省科技獎,現工作單位為上海伯傑醫療有限公司。符合case入選條件。

CX1:李梓,是中疾控中心病毒所流感中心現職工,文獻庫有多個高分hits

CX2:李妍,北京眾拓聯,北京新力和創

DX1:高燁,上海市疾控中心職工,文獻庫有多個高分hits

DX2:趙百惠,上海市疾控中心前職工,文獻庫有多個高分hits,現工作單位為上海伯傑醫療有限公司

DX3:周妍,上海市疾控中心前職工,文獻庫有多個高分hits,現工作單位為上海伯傑醫療有限公司

DX4:朱兆奎,上海市疾控中心前職工,文獻庫有多個高分hits,現工作單位為上海伯傑基因醫學檢驗所有限公司

DX5:王傳現,上海市海關(原出入境檢驗檢疫局)現職工,文獻庫有多個高分hits

DX6:樓俊,上海市伯傑生物技術有限公司

兩個簇的熱圖均有的提示結論我總結了一下,是:

1、均為團隊。

2、充分利用職務平台

3、在職期間自製自賣自買,開發票給自己報銷

4、均有影子公司

Index Case既在第一個簇中出現,又在第二個簇中出現。而且第一個簇中的熱圖與第二個簇中的熱圖有幾乎完全一致的部分,且出現有先後順序。另外,第二簇的相似熱圖出現的時間戳上看,在Index

Case從中疾控中心離職前已經開始,也就是說,Index Case是在模式複製成功一段時間後,才從國家疾控中心離職的。

怎麼看待這些熱圖呢?謝謝天眼查,CX2應該可以看出來,從2015年的時候新力和創應該是小試牛刀,做得都是流感病毒的東西(說錯了勿噴),跟Index和CX1的專業相符。查了一下CCGP,我們國家當時有不少流感病毒檢測試劑,有核酸類的,有抗原檢測的,新力和創都沒碰過(為什麼?我不恥上問了實驗室的那個誰^_^,告訴我成熟的核酸試劑盒超多,價格便宜,抗原的檢測要包被啥的,需要特殊場地和儀器),主業就是將一些平常自己實驗室要用的提取,反應試劑,一代測序的試劑通過CX2的新力和創轉手倒賣,賺點差價吧,客戶群全是Index單位和周圍的單位。後來CX2的公司推出了針對流感病毒的全基因測序的試劑,這裡有個搞笑的,說明書是Index寫的,文檔作者是她,說明書自己百度,我們單位的同事都收到過,查看Index的發文,全部都是該方面的,真是極有針對性啊,簡直佩服佩服。CX2的註冊地應該是個空殼吧,反正不斷壯大,做的全是跟Index和CX1相關的東西。另外,居然發現CX1在職位里還管採購計劃和報銷的,而且,CX1應該是負責把試劑裝在盒子里那個人。我又不恥上問了同事,結果告訴我國家疾控後來建議大家要進行測序,也方便發文也是國際趨勢,本來方法可以下發給全國共享,不,推薦大家買成品,方便統一規範。科技是在不斷進步的,以前國家基因庫要搞個什麼基因圖譜,花好多錢和時間才行,但是後來基因測序的機器越來越便宜,成本越來越低,已經升級到第二代的測序儀器了,我們國家也都有自己的儀器了。我測算了一下,如果用國家預算,在國家實驗室裡面自己合成,然後包好,再自己招標買,只是走個OA的過程,各環節都是自己人,算不算是極高利潤的好事啊?其它不知道,從CX2的資本變化來看,應該是不錯的吧。這裡必須豎個大拇指,誰說我們苦,看看人家,就幹得風生水起啊。

注意簇轉換了:Index和DX1的交集是DX1買Index的東西,後來超搞笑的一個熱圖發生了。不知為何,Index和DX1,DX2,DX3發生交集,上海疾控中心開始購買一些與CX2相同的測序的東西,但是不是從CX2購買的,而是直接從上海本地的一家叫大龍公司購買(耗材大龍買,試劑自己配製,然後賣給自己單位,用戶是DX1,2自己。為什麼這麼說,followthe money嘛,都有賬的),然後,為什麼說搞笑,自己上網搜,說明書內容一模一樣。估計是Index拋開了CX1,2直接和DX1,2合作開始幹了,不知道是規避風險還是啥的。這裡突然冒出來的熱圖簡直要把我嚇著了。DX2以前是經營量不小的淘寶化妝品店主,我瞄了一眼是眼霜和面霜,雅詩蘭黛蘭芝居多啊,嘖嘖!沒錯,這也說明我們平時確實很閑,或者DX2很會利用時間。還註冊有公司,叫上海欣欣特產貿易有限公司,不知道淘寶賬單是啥樣的?哪位高人拉出來看看。還有電話,然後引出了DX5,DX5是上海檢驗檢疫局搞營養與食品安全檢查的,然後,然後DX2和DX5是夫妻。這真是全面詮釋在職搞三產啊,這DX5在檢驗檢疫搞這塊的,DX2淘寶賣化妝品,成本能比正常的有效壓低很多吧。查了一下都是有學歷的人,所以還是要腦子活絡,我們天天在單位正經八百的干,總埋怨待遇不升,群眾不理解,要是也學人家高學歷人才一樣,那每天都有幹勁啊。DX6是熱簇引出來的對象,應該是個白手套類型的吧,這裡要留一個時間戳,證明DX6公司的實控人是DX2,

多年前的炎熱的7月的一個周四,DX2通過DX6公司的賬戶給DX6興業銀行的尾號510的卡發了工資(憑證尾號9983,怎麼證明?網銀,有標記戳的),那個時候DX2可正坐在上海疾控中心的辦公室里,DX6公司農商行的付款很整潔的,都是進一筆賣出一筆,要結合DX2,3,4,5,6的個人及近親的銀行流水才容易看清楚。要是能人把上海農商行這個庫都可以改,那我先告辭了。搜索了一下,DX2跑去讀在職研究生了吧,然後就應該可以全職干這個了,DX6這個時候賣的全部是跟測序相關的服務(服務?你說多少次就是多少次唄,反正用戶是自己,只要有點數據向上交代即可)。這裡熱圖引出了DX3和DX4,角色跟CX1一樣的,組織結果的完美複製,DX3從檢驗科學出身又去讀了法律,算是內部總管,操作了很多DX6公司的轉賬,購買,當然不需要銷售,客戶就是自己單位的同事。誰有熱圖的更好算法,記得分享給我。DX4做實驗室內審這一塊有資質,還是網紅攝影旅遊達人,可憐我還只去過東南亞某國啊。DX2和DX5應該收入不俗吧,反正比我周圍的生活好到不知道哪裡去了,大家都是拿工資的。讀書期間房子也裝修了(自己搜,現在裝修老闆居然接活要先出方案放網上,簡直了),用H7N9的獎勵出國遊學,孩子也出國遊學(直接鏈到學校),金融資料庫里還撈出孩子好幾個年金鑽石計劃賬戶(也有可能是在上海的同名)。好像DX5也是到處旅遊,活得好不自在。這裡有一點諷刺,也感謝單位有存檔,十多年前的DX2,4,5同志在各自的黨支部活動中寫的保持先進性的整改提高階段措施的文筆是何其相似,又有否時刻記在心裡呢?各位同志,要學習這種生活方式啊!回到Index的時間戳,2017年Index的所有熱圖轉到了上海,然後就在DX6的公司里任職,然後開始接上海所有疾控中心和疾控中心合作單位的測序的業務,這裡分析的時候有點奇怪,Index的本行是流感病毒吧,但是好像有很多是細菌的業務(我們中心這兩個是分成兩個所的),後來從熱圖看,是外包給一家了,哈,自己專業的自己做,不熟的專業外包,只要能拿到項目就行。然後DX6的熱圖又覆蓋到DX5了,還有很多發票記錄,以高學歷人才的智慧,發票有多少東西是真正購買過的呢^_^(這裡發現一個可愛的規律,實質跟我們政府的發票管理髮展有關,以前是紙質票,07年的時候,DX5在外應該是虛開的發票也就每次5640,4032這種購買激素的;過了幾年,就漲到每張1萬多了(全是化學基礎品),其實單位翻查一下報銷記錄,很容易的;到了後來發票電子化了,就必須控制實體公司才能搞了,不能再找外人瞎開了)。再往後就是有跟DX6公司名字相近的公司成立了,熱圖外聯全部是疾控中心,醫院和檢驗檢疫,服務是測序,產品里還是有測序試劑盒,真是一套東西賣到老啊。從天眼查里看,DX6是不是被用完放棄了啊,所以年輕人還是得自己學習才行啊。

總結一把然後割,要學會利用時間和周圍的資源,從公開資料上看,DX2一邊開淘寶店,還一邊受了H7N9的表彰,生活也是靠疫情一次次改善的。政策這幾年推行轉化,公衛最捷徑的就是急性傳染病,客戶就是自己,技術不是抄各單位的現有就是國家下發,測序的數據可以作為資產賣到國內外,只要有個實體,不僅是自己,這條線上看到甜頭的都會紛紛游向來這個實體分一口,我問了實驗室的,CX2,DX2產品基本上就是國家用經費驗證比較過的反應體系試劑盒,配上核酸引物。所以不要老問我們的工作是否是事業,你會做人,事後會吹,努力把經費裝到自己的口袋就能開闢出一片天地,至於過程是怎麼做的,見仁見智吧。總的來看搞流病和統計的還是清貧的,對不起,慢病和戒煙我就不打攪你們了。

——————————我是分割線-----------------------------

回頭再看一開始的問題,我們公衛的發展,有人成就了事業,但國家的經費真的用到刀刃上了嗎?又有誰記得那些禽流感,SARS期間去世的人的名字,最多,那只是我們統計表格上轉歸的一個數字,但希望公衛的某些人看到病患,別像看到錢後面很多個零一樣,不做兩面人,盡心為民眾。好多同仁在外面辛苦流調,上預防管理措施後所有人都對我們白眼。到醫院臨床醫生也不喜歡我們,怨我們搞得他們太辛苦,還不能很快解決問題。遇到疫情,老百姓也是擔驚受怕,染上了,我們公衛的又幫不了忙,還要調查隔離密接。預防控制啊!要是再來一次大流行,希望我們能減少一點自己的打算,還是有個願望,這種熱圖不要象腫瘤一樣滲透,複製下去了,節約點用在公衛的整體發展上,別幸福了一條線上的某些人,苦了整個系統。我還想哪天走出去,百姓對我豎大拇指,說一句你們公衛人辛苦了。另外,這個分析方法估計發不了文,有機會把所有資料放到網上,但估計···再次感謝大數據,庫很多,只要算法,介面對了,上雲跑完全不需要人力物力(單位的雲賬號),有興趣的可以多研究,P語言還是很不錯的,各類工具隨手就來。國家哪個庫要是能弄到index等的支付寶流水和微信記錄,估計會打開一個大寶藏。

——————————我還是分割線-----------------------------

以前的帖子,沒想到,剛剛得知,武漢的事快兩個月了,WHO和全球的專家也把檢測方法公開了,然後國家疾控中心說要下發檢測試劑盒,居然不是自己下發,猜猜是哪個公司的!問單位的同事為什麼,都是一副說不得的表情,能不能長點心啊!真是疫情能保證下一代在國外的生活啊!吹,我就看你們怎麼吹!

*_*今天我自己的家人也被徵召了,行,一家人都在防護治療第一線,醫護在拚命的時候,有條線上的已經開始寫突出成果記錄和申報科技成果了,疫情又如這些人的一場歡宴,這裡面的每次重複但也變化上演的狗血和得利,誰又會在意。誰還記得那些感染了的病例,反正我今天又要去做流調。試劑盒短缺?這麼沒有技術含量的東西為什麼由國家推薦你們來供應?如果說這麼大的事要靠外面小公司來解決,我不客氣地來一句,病毒所和各疾控單位沒有存在的必要。另外,序列出來到放出試劑盒的這段寶貴時間,你們是怎麼操作的?評價!?裡應外合更適合吧,正激動地預估著收入吧,看你們這幫人在群里上竄下跳的。

哦,多說兩句,你們上供了多少錢來獲得推薦,然後回扣15%以選擇你們的東西?沒錯,你們的人肆無忌憚的聲音我們在隔壁科室都聽到了!沒事,看你們怎麼表演,此疫過後,所有收集的數據都會上傳給大家分析,憑證據說話,毒瘤不除,公衛永無寧日!

疫情開始我把雲又開了,今天繼續長見識了!美敦力!DX2這回的操作簡直了!放出使用Bioline的消息!另外,波士頓你那位叫丁保金的同學,你們繼續發國難財!

我不吹公衛的哨,去年我已經吹過被刪了,現實更是響亮地打了我一記耳光,我只會公開我採集到的數據和分析,你們自己去核驗和評判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