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前美疾控中心主任:新冠疫情嚴重困擾中國制度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前主任弗里登在紐約外交關係協會談中國的新冠病毒疫情對全球公共衛生的影響。

紐約市—

武漢新冠病毒爆發後僅用了數星期疫情就已蔓延到全球20多個國家,形成一場世界公共衛生危機。但中國至今未允許美國疾病防控專家前往協助,僅允許世衛組織派先遣隊前去調研。這對全球遏制這一病毒的傳染會帶來什麼影響?

托馬斯·弗里登(Thomas R. Frieden)是美國疾病控制預防中心前主任,他在紐約外交關係協會2月12日就新冠病毒舉行的研討會上回答「世衛組織先遣隊能在中國做些什麼」的問題時,批評中國至今未對這場危機作出符合國際規範的因應措施。

他說:「一個多月過去了,我們仍然不知道非常基本的信息。這可能是公共衛生的技術問題,但我們期待看到發病時的一些病例,就是標準曲線,這是首先要做的。但我們還沒看到。我們期待看到有多少人——按照年齡組、在哪個星期、在什麼地方——得到了檢測,以及陽性率是多少。但我們還沒有看到。我認為,這不是重大的、甚至完全不是任何形式的隱藏信息。但我認為,這個前所未有的事件嚴重地困擾著中國的制度。儘管在薩斯之後,中國大大改善並增加了對公共衛生的投資,但它仍然是中國制度中相對薄弱的部分,比如,比起它強大的社會動員、社區動員能力來要弱得多。」

現擔任非政府組織「決心拯救生命行動」執行主任的弗里登認為,由於現在對新冠病毒仍知之甚少,這場全球公共衛生危機的最後結局如何只有等時間來說明。但他還是作出了兩個預測。

他說:「目前重大的問題是,究竟新冠病毒是可控的——就像我們對薩斯的了解,它消失了,至少過去14年沒人再被感染——還是它會像流感、普通感冒一樣,在地區、在一些國家,流行數月、數年,或永遠存在?我們確實不知道。我們必須做的是繼續假定它能夠被遏制,並儘可能地遏制它。同時我們必須做好準備,如果我們無法徹底制止它,我們要如何更好地管理,也就是所謂減輕其影響。」

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學系副教授努佐(Jennifer Nuzzo)則對遏制這一病毒抱比較悲觀的態度。原因是她認為,新冠病毒與薩斯病毒非常不同,它傳播快、病症輕,很難發現在什麼地方,「當本地傳染開始出現時,會很容易導致遺漏病例。」她說。

責任編輯: 唐冬柏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