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共學者:新型冠狀病毒或源自武漢疾控中心

習近平在會議上接連5次強調「生物安全」,引發外界猜測。而《中國科學報》曾發表的《實驗室SARS病毒泄漏事故回顧》被網民扒出。圖為「2019-nCoV新型冠狀病毒」三維結構圖。

武漢肺炎病毒源頭到底來自哪裡,此前外界懷疑與中共軍方的武漢中科院病毒研究所(武漢P4實驗室)泄漏有關。近日,又傳出新的說法,廣州一生物學教授肖波濤論文直指,病毒源頭或來自武漢市疾控中心。

綜合港媒報導,廣州華南理工大學教授肖波濤的《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源頭可能性》論文於2月6日在全球學術社交網站Research Gate(非權威學術期刊)上發表。此論文明確指,新型冠狀病毒來自湖北一間實驗室,可能與蝙蝠有關,並點名武漢疾控中心(WHCDC)。

論文一方面指,武漢疾控中心在地理位置上與華南海鮮市場僅距280米。

另一方面,論文引述過往官方資料,稱武漢疾控中心研究員曾在湖北省捉捕155隻蝙蝠(包括菊頭蝠),從浙江省捉捕450隻蝙蝠;還引述陸媒相關報導,稱在2017年、2019年,相關研究員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曾在蝙蝠身上發現活虱,並提到兩次意外「事故」,即曾受蝙蝠襲擊、蝙蝠的血濺到他的皮膚上、自我隔離14日,還曾沾到蝙蝠尿液而自我隔離14天。

網民備份網址上仍能顯示此文章內容。(網路截圖)

論文指,研究員抽取野生動物的細胞組織,進行脫氧核糖核酸(DNA)及核糖核酸(RNA)排序,這些組織樣本及受污染的垃圾都是病源體溫床,有機會是病毒源頭。

除了武漢疾控中心,該論文也稱,武漢P4病毒實驗室可能是病毒源頭,但著墨甚少。

武漢疫控中心官網有一條「科普中國」宣傳片,拍的是該中心研究員野外捕捉蝙蝠等野生動物的過程,並稱他們與這些野生動物和睦相處。但目前已無法用「蝙蝠」「科普中國」去搜尋。

武漢疾控中心官網無法用蝙蝠、科普中國查詢,被指是禁用標籤。(武漢疾控中心官網截圖)

現時,肖波濤、肖雷(音)的論文在Research Gate上已找不到。據網民備份網址內容顯示,這篇論文是由廣州華南理工大學教授肖波濤與武漢科技大學附屬天祐醫院專家肖雷(音譯)合寫;並受到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贊助,基金會主管機構為中共科技部。

肖波濤,從華南理工官網可查到,湖北人、中共黨員;2000年畢業於重慶大學電氣工程學院,後獲中科院與重慶大學聯合培養,2004年獲生物醫學工程碩士,2005年赴美國伊利諾伊大學芝加哥分校物理系留學,2011年獲美國西北大學物理和天文系博士。他與美國哈佛、美國西北大學等院校和企業合作,獲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連續資助。

華南理工大學肖波濤簡介。(華南理工大學官網截圖)

2013年,肖波濤回中國,先任職華中科技大學,2017年轉到華南理工大學任教,為教授兼博士生導師;他的研究方向主要涉DNA和染色體組裝、蛋白質—配體相互作用、高通量微納米測控、大數據模型分析等等。

針對此說法,香港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曾祈殷表示,武漢疾控中心十分接近華南海鮮市場,除非再有更強的證據推翻說法,否則可能懷疑武漢疾控中心與病毒傳播有關,例如實驗人員的衣物或隨身物品沾上病毒,再帶往海鮮市場造成病毒爆發。

曾祈殷指出,一般而言,病毒實驗室不宜設立在人口密集的地方,包括民居、街市或交通樞紐等,否則一旦發生病毒泄漏,就會帶來嚴重影響。

中文大學防治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許樹昌認為,較難論斷今次武漢疾控中心是否涉及泄漏問題,但實驗室通常都會選址較偏僻,以防發生嚴重意外時造成大規模影響。

除此之外,外界有說法認為,該教授披露武漢肺炎另一個源頭,可能是中共為掩護武漢病毒研究所而拋出的障眼法;還有說法認為「很顯然的放風文章」,「估計是放出風給武漢病毒實驗室背鍋」。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蕭律生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