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張杰:中國人需要與中共暴政打一場改天換地的人民戰爭

—要打仗了!武漢保衛戰是消滅病毒還是另有不可告人的企圖?

作者:
我想肺炎病毒看見中國人的嘴上功夫可能有點懵,不知道中國人要幹嘛。因為這場戰爭並非真實的戰爭,敵人在哪我們都不知道。無論病毒是野生動物帶來的,還是病毒所泄漏的,還是生化武器試驗失敗做成的,這都是中國人自己招惹的。自己調戲老虎,老虎咬你一口,你躺在地上高喊要與老虎打一場戰爭,這個邏輯說不通啊。憑良心說,這次肺炎病毒還是挺夠意思的,先禮後兵,給了中國人充分的準備時間,甚至還容忍八個醫生當吹哨人。就連人民領袖也知道病毒要過境武漢,還專門開會布置防疫工作,但為什麼就這樣還是失控了,這能怪人家病毒嗎?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中國很多地方都宣布進入戰時狀態。的確,武漢除了瀰漫著死亡的氣息,還讓人隱隱聞到戰爭硝煙的味道。武漢朋友傳來的視頻、圖片,讓我們仿佛看到了戰爭的場面。網上傳來一個武漢政府的通知稱,湖北省委書記應勇決定對肺炎疫情發起總攻,要抓住剩下最後5天的窗口期打贏疫情戰爭。武漢市政府從17日開始,除因公務以外,路上見車扣車,見人抓人,全力以赴打贏這場人民戰,總體戰,阻擊戰!不久,我們就看到警察抓捕行人和一些被抓人員集中在場所管教的圖片。武漢空蕩蕩的街道,呼嘯的警笛聲和全副武裝的警察讓人不寒而慄。

中國真的要打仗了嗎?2月10日,習近平北京視察疫情,對圍繞著他的群眾演員說:一定要再接再厲、英勇鬥爭,以更堅定的信心、更頑強的意志、更果斷的措施,堅決打贏疫情防控人民戰爭。中國的官媒隨即聞風而動,聞雞起舞,頓時媒體上戰火紛飛。「湖北、武漢是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是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決勝之地。打好武漢保衛戰、湖北保衛戰!武漢勝則湖北勝,湖北勝則全國勝。中國人民是英雄的人民,中華民族是英雄的民族。當億萬人民群眾被發動起來,疫情防控的人民防線將堅不可摧、牢不可破!」等戰爭動員的口號甚囂塵上。

我想肺炎病毒看見中國人的嘴上功夫可能有點懵,不知道中國人要幹嘛。因為這場戰爭並非真實的戰爭,敵人在哪我們都不知道。無論病毒是野生動物帶來的,還是病毒所泄漏的,還是生化武器試驗失敗做成的,這都是中國人自己招惹的。自己調戲老虎,老虎咬你一口,你躺在地上高喊要與老虎打一場戰爭,這個邏輯說不通啊。憑良心說,這次肺炎病毒還是挺夠意思的,先禮後兵,給了中國人充分的準備時間,甚至還容忍八個醫生當吹哨人。就連人民領袖也知道病毒要過境武漢,還專門開會布置防疫工作,但為什麼就這樣還是失控了,這能怪人家病毒嗎?

澳洲雪梨科技大學馮崇義教授在《習近平如有擔當就引咎辭職以謝天下》一文中對肺炎疫情的擴散進行了梳理。他說,武漢金銀潭醫院2019年12月1日就已收治四位不明原因肺炎病患,並陸續收治新的病患,該醫院當已即時上報疫情。武漢傳染病院的醫療團隊2020年1月24日在著名醫學期刊《柳葉刀》發表的一篇研究報告,所依據的是從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1月2日該院陸續收治的41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2019年12月27日,湖北中西醫結合醫院也將7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上報給了武漢市江漢區的疾控中心。2019年12月30日,武漢市衛健委根據「上級指示」向武漢各個醫療機構下發了《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各醫院清查統計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此時中國國家衛健委工作組和專家組已抵武漢。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稱,中國政府從1月3日起一直向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通報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香港政府也於1月3日啟動疫情防控措施。及至1月5日,武漢、北京、上海等地的醫療衛生機構都已測出引發肺炎的冠狀病毒全基因體系列,並陸續公之於世。由此看來,習近平早在2019年12月、最遲在2020年1月3日之前就已經收到了疫情報告。2020年1月7日之前,習近平對疫情作了哪些指示?1月7日,習近平指示的具體內容是什麼?為什麼黨媒體當時沒有任何報導?為什麼直到1月20日中共才作出採取應急措施控制疫情的決定?從1月7日到1月20日這13天裡,偉大舵手在忙啥呢?

中國政府在忙著封鎖信息、隱瞞疫情、欺騙民眾,並採取對疫情進行冷處理的昏招,坐失病患初發時有效控制疫情的機會窗口。根據網上廣為傳播的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2020年1月2日的電子郵件,國家衛健委電話通知要求,不允許向外界,包括媒體、自媒體社交媒體、合作的技術公司公布這次肺炎情況。事實上,中國政府正是按照這樣的要求行事,沒有依法啟動疫情預警,沒有依法向社會發布疫情信息,而是嚴厲封鎖真實信息或散布虛假信息。2020年1月1日,李文亮醫生等「武漢八君子」被武漢警方帶上「造謠惑眾」的罪名嚴加「訓誡」,並由中央電視台等黨國媒體廣泛報導這一整肅。此後,當局反覆發布通告,禁止醫務人員通過面談、電話、簡訊、微信微博、郵件等方式在家庭聚會及公共場所向親朋好友談論關於疫情的進展、救治過程與防控等一切信息,否則嚴懲不貸。武漢市市長周先旺1月27日接受央視採訪時還透露,他之所以沒有在1月20日之前及時披露疫情,是因為上報之後沒有獲得中央的授權。與此同時,國家衛健委和湖北、武漢衛健委在1月20日之前一直是向公眾隱瞞疫情並刻意散布欺騙公眾的虛假信息。他們竭力隱瞞病患人數、病患嚴重程度和死難人數。他們明知,武漢各醫院的流行肺炎患者已經人滿為患、諸多醫護人員中招感染、病毒來勢洶洶通過人傳人迅速擴散,卻一直昧著良心在發布的通告中造謠說「沒有新增病例」、「未見明顯的人傳人」、「沒有醫護人員感染」、「疫情可防可控」。

這倒底是中國人與病毒的戰爭,還是中國政府與中國人民的戰爭呢?中國政府將疫情防控形容為一場人民戰爭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原因也不複雜,如果這是一場戰爭,中國人肯定會贏得這次戰爭的勝利。古今中外從黑死病流感,人類經過很多規模、嚴重程度不等的瘟疫,損失難以計數,但只要人類挺了過來沒有被滅絕,就都可以說是「戰勝了」瘟疫。如果這是一場戰爭,政府就可以宣布戰時狀態對人民進行嚴格的管制,為將來完成統一大業進行預演。如果這是一場戰爭,人民統帥就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去取得勝利,而不受法律的約束。但處在這場戰爭中的人民可是直接災難的承受者。

下面,我想講一個武漢人的故事,他和他家庭都在這場所謂的戰爭中「陣亡」,沒有悲壯,只有淒涼。他的名字叫常凱,今年55歲,湖北電影製片「像音像」對外聯絡部主任和導演。1月23日,武漢宣布封城,常凱一家沒有離開。除夕當天,常凱親自掌勺,為父母和妻子做了一頓溫馨的年夜飯,一家人其樂融融。誰都沒想到,這是這個家庭最後的歡樂時光。1月25日,大年初一,常凱的父親開始發燒咳嗽呼吸困難。常凱立即把父親送去醫院,但他們去了多家醫院都沒有床位。按理說常凱的家庭人脈,社會地位都不俗,體制內關係也有,何況父母還是同濟醫院教授,但當時的武漢醫療系統早就不堪重負,面對潮水般湧來的病人,醫療系統已經接近癱瘓。無奈之下,常凱只能把父親接回家。儘管常凱和母親、妻子以及姐姐盡心照料,依然回天乏術,2月3日老爺子撒手人寰。但這只是噩夢的開始。老父走後,常凱的母親也因感染肺炎病毒,在家中去世了。2月4日,常凱已經感到自己身體不適。2月14日清晨,常凱在黃陂區人民醫院去世。這一天下午,和他一起照顧雙親的護士姐姐也因為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從2月3日到2月14日,短短12天,常凱和他的父親、母親及姐姐相繼離世。常凱的妻子也感染上肺炎病毒,他們兒子在英國留學。常凱生前留下了一份遺書,他寫道:床前服侍雙親數日,無情冠狀病毒也吞噬了愛妻和我的軀體。輾轉諸家醫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輕,床位難覓,直至病入膏肓,錯失醫治良機。我一生為子盡孝,為父盡責,為夫愛妻,為人盡誠!永別了!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

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但也是無數武漢家庭的縮影。有網友說:「時代的一粒灰,落到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但讓一個個人和一個家庭去獨自承受著山壓力的不正是「領導一切」的政黨和那個號稱「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政府嗎?如果政府不能在人民遭遇危機時援手相助,我們為什麼還要這個國家存在?為什麼還要用稅收供養上千萬的官員和公務員呢?如果這個國家根本不在意人民的生死,這場人民戰爭的目的什麼呢?封閉城市難道是為了讓人民更加順服?那些見人就抓就打就辱罵的執法人員,你們要消滅的敵人到底是病毒還是人民呢?

馮崇義教授說,這次專制之惡所導致的疫情失控,警示國難人禍的制度根源,再一次以血的教訓告誡國人,沒有憲政民主之下的法治和言論自由等基本權利,「歲月靜好」就像鏡花水月一樣虛幻。英勇港人在「反送中運動」中展現對憲政民主的決絕訴求和「不自由、毋寧死」的決心,台灣民眾用他們的選票表明捍衛自由民主的決心和信心,噩夢中驚醒的大陸民眾應該為自己做些什麼呢?

中國人不需要與病毒戰爭,而需要與中共暴政打一場改天換地的人民戰爭。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221/1412343.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