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胎記是契約?再續前世緣 中外紀錄和研究

作者:
紀曉嵐作禮部做尚書時,曾和沈侍郎是同事。沈侍郎向他詳細地說起此事,紀曉嵐如實記載了下來。

 

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其頭頂有明顯的胎記。

有人曾說,胎記存在的目的關乎人的命運。大概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筆者不止一次聽說,蘇聯最後一任總書記戈爾巴喬夫頭上的胎記很像蘇聯地圖,那是一個帶有亡國使命的胎記。這一傳說為戈爾巴喬夫解體蘇聯蒙上了神秘色彩。昔日往事引出有關胎記的話題。對於今人,胎記是如何形成的?帶有怎樣的意義?對現代人一直是個謎。

英國《每日郵報》報導,美國已故的研究員史蒂文森(lan Stevenson)生前從事輪迴現象研究,他是西方現代輪迴理論研究的創始人,研究輪迴現象長達四十多年,搜集整理世界各國的輪迴案例,記載了近三千個案例。

他發表了十部專著,其中一部《胎記和先天缺陷的病因》則介紹了他對胎記現象的研究,「胎記、先天缺陷以及其它體征缺陷,都可以看成是對前世生活的寫照。如果此人前世是被刀刺殺的,或者是被子彈打死的,或者被灼傷致死,傷口以及受傷那個部位,往往會在後世身上留下明顯的印記,即一出生就會有胎記」。

這是現代西方研究的認識。而在中國古代,人們對胎記的來源,還有另一種解讀。

朱紅為記再續母子情

閱微草堂筆記》卷九記載了一樁輪迴奇聞。根據紀曉嵐所述,兵部侍郎沈雲椒撰寫其母陸太夫人的墓志銘時,說到一件事。陸氏剛嫁到沈家一年,她的丈夫就去世了。不幸的是,陸氏生下的遺腹子三歲時也夭折了。

陸氏悲慟地大哭,她說:「我堅持一個人活下來,就是因為有你。現在你也死了。我不忍心我們沈家宗廟從此絕嗣。」殮葬時,陸氏向上天祈禱,希望不要斷了沈家的後嗣,她在亡子手臂上用硃砂作了一個紅記,祝禱說,「你若再生,就用這個紅記作記號。」

此事發生在雍正七年(1729年)十二月。就在這個月,同族中和陸氏家為鄰的一個婦人產下一子,手臂上有一個明顯的紅色胎記,其形狀如同陸氏所作的硃砂紅記。陸氏得知後,將男嬰過繼到沈家,好好地撫養他,作為沈家的後代。那名男嬰長大後就是兵部侍郎沈雲椒。

紀曉嵐作禮部做尚書時,曾和沈侍郎是同事。沈侍郎向他詳細地說起此事,紀曉嵐如實記載了下來。

墨跡為契再圓父子情

清朝時期,陳筠堂觀察(官職名)曾說起他與其父陳萃的緣分。

陳萃號集之,從小就失去了父親。家境雖然貧窮,然而他天性喜愛讀書,樂於為善喜作善事。後來娶妻杜氏,生下一個兒子,取名善才。

善才很聰明,然而七歲那年出痘夭折了。集之悲痛萬分,入殮時用墨在其子左大腿上作了一記。他祝禱說:「希望你能再來投生。」從此夜夜悲哭,對其子念念不忘。

一天夜裡,集之夢到善才來了,說:「我來投生,已有了定期,請父親不要再悲哭了。」到了辛丑年上元夜,善才再次向集之託夢,說:「兒子再來了。」這天夜裡果然生下一子,集之為其取名為筠堂。

父親陳集之先前以墨作記號,而陳筠堂的左大腿上有塊墨色記識,如同契約一般,兩人再圓父子情。陳筠堂長大後入仕為官,作了觀察。陳觀察常說:「我們讀書人,多不信輪迴,聽到許多輪迴的證據都說是假的。其實因果輪迴,是千真萬確的。」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