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熱文:請問武漢病毒研究所 你是未卜先知嗎?

武漢病毒所一系列非常規操作也另不少業內人士都出來質疑,關於病毒所的一些疑問,大家可以看看這篇文章。

隨著武漢疫情的不斷升級,病毒來源於武漢病毒所的傳聞從一開始的小道八卦成為如今人人都要點下頭的陰謀猜測不是沒有緣由的。

武漢病毒所一系列非常規操作也另不少業內人士都出來質疑,關於病毒所的一些疑問,大家可以看看這篇文章。

一些外媒稱,影響世界的新冠肺炎病毒疫情,是中國研究的生物武器病毒泄露導致的,而病毒的源頭是武漢病毒研究所。

武漢病毒研究所是製造生物武器的機構並不符合邏輯。任何國家如果有研究生物武器的機構,一定要高度保密。可武漢病毒研究所乾的事,從來沒藏著掖著。以該所冠狀病毒研究專家石正麗為例,她關於冠狀病毒的研究成果,曾多次發表在《自然》、《科學》等國際權威刊物,公開可查,如果她研究冠狀病毒的目的是製造生物武器,怎麼會將相關研究公開發表?因此,說此次疫情是中國研發生物武器引起的,沒有什麼說服力。

但是,還有一系列相對靠譜的問題,也是需要武漢病毒研究所正視的:

比如,問題一: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否人工合成過冠狀病毒?合成的冠狀病毒與正在肆虐的新型冠狀病毒有哪些異同?

根據公開資料,以石正麗研究員為首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科研團隊,2015年11月9日在《自然醫學》雜誌上發表了題為《在一種傳播性類SARS蝙蝠冠狀病毒群顯示感染人類的可能性》的論文,其中提到:「我們研究了一種類SARS病毒SHC014-CoV的潛在致病性,這種病毒目前在中國馬蹄蝠種群中傳播。我們利用SARS-CoV反向遺傳學系統,在小鼠SARS-CoV骨架中產生了一種嵌合病毒,該病毒可表達蝙蝠冠狀病毒SHC014 spike蛋白(刺突蛋白),並對其進行了鑒定。結果表明,在野生型骨架中編碼SHC014 spike蛋白的2b組病毒能有效地利用SARS受體——人血管緊張素轉換酶II(ACE2)的多個同源基因,在原代人氣道細胞中高效複製,並在體外獲得與SARS-CoV流行株相當的效價。

此外,體內實驗顯示嵌合病毒在小鼠肺中的複製具有顯著的發病機制。現有的基於SARS的免疫治療和預防方法的評估顯示效果不佳;單克隆抗體和疫苗方法均未能中和和保護免受使用新 spike蛋白的Covs的感染。在此基礎上,我們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長SHC014重組病毒,並證明了該病毒在體內外的複製能力。」

這篇論文說明,石正麗團隊在研究冠狀病毒的過程中,曾經人為合成過具有感染性和體內外複製能力的病毒,這是國內外猜疑新型冠狀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核心原因。鑒於當前疫情的嚴重和公共輿論猜疑的日漸升高,武漢病毒研究所應公開相關病毒研究的全部資料,並公開說明石正麗團隊合成的冠狀病毒與正在流行的新型冠狀病毒的異同。

問題二:如果武漢病毒研究所人工合成過冠狀病毒,是否進行過動物實驗,特別是靈長類動物實驗?相關實驗動物的後續處理是如何進行的?

在前面提到的同一篇論文中有這樣的內容:「還需要對非人靈長類動物進行進一步的測試,才能將這些發現轉化為對人類的致病潛力。重要的是,現有療法的失敗表明了迫切需求進一步研究和發展治療方法。」那麼,武漢病毒研究所在論文發表後,有沒有在靈長類動物身上進行過冠狀病毒的實驗?有沒有進一步研究和發展治療方法,實驗的結果是什麼?如果有實驗,那麼實驗使用的動物是如何處理的?這一系列問題的答案,將能很好地回應公眾的猜疑。

問題三: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如何未卜先知地知道美國產的瑞德西韋對新型冠狀病毒有治療效果的?

前一段時間,武漢病毒研究所搶注瑞德西韋在中國的使用專利,引發輿論高度關注,但輿論的關注點聚焦在這次搶注能不能成功和這樣做是否厚道的問題上,而忽視了神奇的搶注時間問題。

根據公開報道,美國首例新冠肺炎患者1月19日就醫,20日確診,在入院高燒7天後,癥狀惡化,才根據美國的「同情用藥」原則使用了沒有任何官方批准的實驗階段藥物瑞德西韋,結果發現有立竿見影的明顯療效。1月31日相關結果發表在了《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請注意,在此之前,瑞德西韋尚未獲得美國審批機構的上市許可,還處於實驗階段。2月2日,中國國家葯監局藥品審評中心特事特辦,正式受理瑞德西韋的臨床試驗申請,2月6日,瑞德西韋進入中國開展臨床試驗獲得批准。

那麼問題來了,武漢病毒研究所搶注瑞德西韋在中國使用專利的時間是1月21日。在那個時候,普通中國人都不知道有瑞德西韋的存在,而武漢病毒研究所不僅知道瑞德西韋,還未卜先知地知道瑞德西韋對新冠肺炎患者有療效,未卜先知地知道瑞德西韋有可能進入中國,未卜先知地知道新型冠狀病毒可能對中國的國家利益造成"重大損害",因此,為"保障國家利益"搶注了瑞德西韋的專利

真是太神奇了!

1月20日,全國確診新冠肺炎病例剛剛達到291例,雖然當天下午鍾南山院士宣布這種疾病會人傳人,但武漢還沒有宣布封城,全國的緊張氣氛還沒有開始,1月22日,中國股市還在大漲,全國人民都還在歡樂祥和的氣氛中喜迎春節,可武漢病毒研究所僅依靠體外試驗的結果,就敏銳超前地在1月21日,為了保障國家利益搶注了一款在美國都未被批准上市的藥物,這說明武漢病毒研究所在之前很早一段時間就已經展開了相關試驗,很了解瑞德西韋,那麼請問:

1、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在什麼時候預見到新型冠狀病毒將對中國國家利益造成嚴重損害、並開始相關藥物篩查工作的?是否對上級進行了彙報或警示?

2、是什麼神奇的因素促使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員,極其富有遠見地選擇一款為治療埃博拉病毒、正在進行臨床研究、到現在都沒有獲得美國相關部門生產許可的藥物(更別說獲得中國藥物審批機構的許可),作為治療新冠病毒備選藥物開展體外試驗的呢?

大家知道,無論是李蘭娟團隊發現的對新冠病毒有效的阿比朵爾和達蘆那韋,還是不太靠譜的雙黃蓮,都是已經獲得國家批准,在國內早就上市、安全性得到確認的藥物,這是進行相關治療試驗的前提。可武漢病毒研究所選擇的卻是一款治療埃博拉病毒的未經批准上市的實驗藥物作為備選葯,這顯然不符合科研規定,除非武漢病毒研究所採取了廣撒網式的藥物體外試驗,選擇了國內國外大量藥物作為備選,結果最終找到了瑞德西韋,那麼這就需要武漢病毒研究所公布篩選藥物的原則與範圍,以及進行體外試驗的全部資料。

3、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如何獲得瑞德西韋的?瑞德西韋正式進入中國開展臨床實驗是在2月6日獲得批准,在此之前,由於沒有獲得美國的上市批准,瑞德西韋別說在中國,在美國也買不到。那麼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如何在1月21日前,獲得瑞德西韋並進行體外試驗的?武漢病毒研究所此前與生產瑞德西韋的吉利德公司是否有聯繫?在冠狀病毒研究方面是否開展過合作?應進行詳盡說明。

4、1月20日,美國首例患者確診新冠肺炎,1月21日武漢病毒研究所就搶注瑞德西韋,拋開這時間上的緊湊性,讓人非常費解的是,在沒有對患者進行臨床實驗的情況下,武漢病毒研究所僅憑體外實驗,就搶注了一款還未上市、未經臨床實驗的美國藥品的國內專利,武漢病毒研究所對瑞德西韋的信心和搶注的急迫性可見一斑。但是,對但凡有點科學常識和基本醫學素養的人來說,武漢病毒研究所對瑞德西韋超乎尋常的信心,實在無法讓人理解。

藥物體外試驗的有效性有多高呢?前段時間,雙黃蓮可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研究也是上海藥物所聯合武漢病毒研究所開展的,進行的也是體外試驗。也就是說,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宣布瑞德西韋對新冠病人臨床有效之前,如果你相信瑞德西韋對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有效,你也應該相信雙黃蓮對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有效,因為兩者都通過了體外試驗,而且雙黃蓮比瑞德西韋更靠譜,雙黃蓮至少還有國家的正式批准文號,而瑞德西韋在美國都還沒有取得生產許可。可武漢病毒研究所不僅把瑞德西韋作為兩種有效葯之一向國家相關機構進行了報告,還搶注了瑞德西韋的專利,這種對瑞德西韋超高的迷之信心究竟來自哪裡?是因為體外試驗結果嗎?如果僅憑體外試驗結果,武漢病毒研究所為什麼沒有向國家有關機構推薦雙黃蓮口服液!

需要追問的是,如果美國始終沒有出現病例,瑞德西韋在美國無法臨床試驗,中國相關機構會不會因為武漢病毒研究所提供的瑞德西韋抑制新型冠狀病毒有效的報告,而從美國引進瑞德西韋呢?

5、從表面上看,武漢病毒研究所與生產瑞德西韋的美國吉利德公司是博弈的雙方。武漢病毒研究所搶注瑞德西韋專利是為了「保障國家利益」,制衡吉利德公司。但在事實上,武漢病毒研究所也是瑞德西韋在中國的推廣方之一,因為瑞德西韋被作為兩種有效抑制新冠病毒藥物之一,早於1月21日之前,就被武漢病毒研究所上報到國家相關機構了,如果沒有《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的報道,瑞德西韋想進入中國,還真得靠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推薦。但是,當《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宣布瑞德西韋在臨床產生效果後,輿論爆炸,推動中國相關機構特事特辦,立即受理並批准了瑞德西韋進入中國的申請,時間是2月2日。這時,對吉利德公司來說,武漢病毒研究所在中國推廣瑞德西韋的作用相對來說明顯變小了。可就在2月4日,也就是瑞德西韋即將進入中國進行臨床試驗的時候,武漢病毒研究所卻發布聲明,搶注了瑞德西韋在中國的專利。

這是整件事中,看起來很正常又很奇怪的部分。如果武漢病毒研究所發現瑞德西韋對新冠病毒治療有效,為了治病救人,也為了展示自己的重大成果,為什麼不在搶注的第一時間1月21日發布聲明?而等到國家相關部門受理瑞德西韋進入中國申請後再發布聲明,不是擺明了警告吉利德,你的中國使用專利攥在我手裡嗎?武漢病毒研究所真的是為保障國家利益,搶注一款尚未上市的藥物嗎?

6、吉利德公司也應該作為事件關聯方回應公眾關切。吉利德公司此前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否有過合作?是否獲得過武漢病毒研究所合成的病毒?是否在SARS、MERS之外,應用瑞德西韋進行過治療類似冠狀病毒的研究?

之所以要詰問吉利德公司,是因為它與武漢病毒研究所一樣,對瑞德西韋能夠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有著迷之自信。從瑞德西韋「首次」應用在人類身上進行臨床治療,到1月31日《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宣布瑞德西韋對新冠病毒治療有效,時間還不到一周,病人甚至還沒有出院,瑞德西韋就在中國開始塑造治療新冠病毒特效藥的形象。為了治病救人,2月2日中國相關機構受理瑞德西韋申請,2月6日正式批准其進入中國臨床實驗,瑞德西韋和吉利德以「光速」走過了新葯進入中國進行臨床實驗最短的路。而這一切,僅經過了一個病例!這是世界醫藥史的奇蹟——如果不是奇葩的話。在所有參與者中,除了中國國家葯監局藥品審評中心是因為救人心切、特事特辦外,其它相關方都耍了非常大的滑頭。

首先,美國治療首例病患的機構在患者入院7天後使用了瑞德西韋,入院第10天向外透露患者明顯好轉(但具體通過何種渠道透露消息並不十分清楚),但這家機構重來沒有表示,通過瑞德西韋治癒了新冠患者,他們使用瑞德西韋是基於美國醫療體系的「同情用藥」原則。而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里,只是描述了患者的癥狀得到了迅速緩解,並沒有說,瑞德西韋能夠治癒新冠肺炎,論文作者還特意強調,尚未確定瑞德西韋和其他在研藥物在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上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也就是說,《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其實是耍滑頭、兩頭堵,從來沒有說瑞德西韋能夠治癒新冠病毒,而到了國內媒體這裡,瑞德西韋儼然變成了治療瑞德西韋的特效藥。輿論引爆,在客觀上推動了國家相關機構的速審速批。

那麼,瑞德西韋真的有效嗎?瑞德西韋在中國臨床使用已近十天,尚未看到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的明顯下降,每天仍有幾十上百人不幸過世。但是,瑞德西韋已經成了這場疫情中,最爆款的尚未證明有效性的葯。

而武漢病毒研究所早在1月21日前,就對此深信不疑,將該葯上報國家,並搶注專利,請問神奇的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如何做到未卜先知的?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補壹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