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新疆多名伊瑪目被重判 疫情隔離措施持續

作者:
旅居哈薩克的新疆穆斯林周二向本台透露,新疆伊犁地區有多名哈薩克族伊斯蘭教伊瑪目被當局判刑十至二十五年不等,家屬向國際社會發出求助。另外在疫情之下,新疆地區的人口隔離措施仍在持續。

新疆伊瑪目努爾加合浦(音)和妻子及弟弟分別被判刑。(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旅居哈薩克的新疆穆斯林周二向本台透露,新疆伊犁地區有多名哈薩克族伊斯蘭教伊瑪目被當局判刑十至二十五年不等,家屬向國際社會發出求助。另外在疫情之下,新疆地區的人口隔離措施仍在持續。

現移居哈薩克斯坦的哈薩克婦女古麗番斯本周二(3月3日)對本台投訴,她的姐夫在中國新疆伊犁州昭蘇縣阿克達拉鎮清真寺擔任主持(伊瑪目),2017年9月被捕,其後姐姐也被送進監獄。目前,他們都被判刑:

左:被判刑25年的新疆昭蘇縣清真寺伊瑪目努爾加合浦。(家屬提供/記者喬龍);右:努爾加合浦的妻子帕提瑪.別克努爾被判刑18年。(家屬提供/記者喬龍)。

「我姐夫是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昭蘇縣的清真寺伊瑪目,就是因為擔任伊瑪目就被判刑25年。姐夫的名字叫努爾加合浦.阿吾了別克,生於1978年。我姐姐叫帕提瑪.別克努爾,1989年出生,被判刑18年。」

古麗番斯說,她的姐夫是官方認可的伊斯蘭教伊瑪目,而姐姐從事民族服裝生意,結果被以莫須有的罪名判刑:「我姐姐就是因為當了伊瑪目的妻子,她以前開過民族服裝店,賣了有民族特色的服裝,把她逮捕判刑了。」

哈國人權機構「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創辦人賽爾克堅說,努爾加合浦畢業於伊犁特克斯縣宗教學校,由政府安排出任昭蘇縣清真寺伊瑪目,掌管當地7個清真寺。多年前,新疆公安逼迫他們全家回國辦理手續之際抓人判刑,其中包括努爾加合浦的弟弟被判刑18年:

努爾加合浦的妻子帕提瑪.別克努爾的兩個孩子無依無靠。(家屬提供/記者喬龍)

「2009年,他多次訪問哈薩克;2017年7月,他把妻子和兩個孩子送到哈薩克。自己打算在新疆出售他的不動產,包括牲口,要移民哈薩克。結果中共當局逮捕努爾加合浦不讓他移民哈國,並威脅他和妻子及兩個孩子必須重新回到中國,結果他們照辦了。」

2017年至2018年期間,新疆有數以萬計的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回族等少數民族穆斯林被判刑,有些被判刑者與主持清真寺有關,但也有的只是普通穆斯林。哈薩克人對山艾力·馬木西對本台說,他的兩個弟弟鐵留江·阿地勒別克(1993年9月16日生)和恰力哈力·吐爾勛艾力(1993年4月7日生)從未參加宗教活動,但也遭到判刑:

「他們住在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尼勒克縣胡吉爾台鄉,他們於2018年4月11日被公安非法逮捕,8月份被判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兩年。他們兩個都關在新源縣監獄。我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我的兩個弟弟,他們是無辜的。」

哈薩克族恰力哈力.吐爾勛艾力被判刑15年。(家屬提供/記者喬龍)

中國疫情爆發後令哈族人處境更惡劣

對山艾力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他全家人以及在新疆的哈薩克族等少數民族的狀況,向被羈押的哈薩克族人伸出援手。

哈薩克族努爾別克對本台披露,自「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新疆各地當局全面封閉少數民族家庭,導致很多家庭無法與親友聯繫,有些家庭成員生死不明。

他說:「伊犁州有好幾個家庭,他們家的燈無論白天或晚上都亮著,有些燈白天晚上都不亮。誰也不知道裡面的人活著還是去世了。為了控制疫情,(當局)不讓那些人出門。有些人沒有錢(網上訂餐)吃飯,可能餓死了。」

鐵留江.阿地勒別克被判刑15年。(家屬提供/記者喬龍)

曾經被羈押在新疆裕民縣所謂教育培訓中心的昆都孜對本台說,當局指他在手機內收藏宗教極端文章,將其送入塔城市內一教育營。他說:「窗戶、門都是鐵的,和監獄一樣。內有哈薩克族、回族、還有漢族人,他們是上訪去北京。回族是因為做禮拜、朝覲。現在我的記性特別差,上次給我打過一針,上面什麼也沒有,就寫有一個『空』字。從培訓中心出來的人都是記性差。」

昆都孜獲釋後,於去年10月下旬獲准前往哈薩克。最近昆都孜在微信圈發現,有人將他在裕民縣看守所的一份「證明」上傳的網上。他說,那是一份他在看守所將隨身攜帶的一千多元交給父親的證明材料。昆都孜表示,要向當局追究他的私人材料如何被放到網上。

2018年10月,鑒於國際壓力,當局將數以十萬計的維吾爾族人、哈薩克族人從再教育營轉移到新疆以外的工廠做苦工,部分人被判刑入獄。目前,流亡海外的哈薩克人對本台說,他們的親友被判刑入獄,而不是在教育營。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