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橫河:彭斯挂帥美國抗疫 陸媒揭武漢掩蓋細節

作者:
這是一種維穩的思維,這一種應該是自主性的條件反射。而且這個信息管制現在已經延伸到了美國,就是谷歌的這個油管頻道現在就在幫助中共進行國際維穩。這油管頻道只要你的節目是跟武漢肺炎有關的,或者關鍵詞裡面跟這個有關的,一律貼上這個黃標,不給做廣告,甚至有的直接就把這個節目給刪掉。這就是國際維穩了。這個肯定是得到了中共的這個要求,谷歌的配合,當然谷歌也可能主動做這件事情來討好中共,這都可能的。

橫河先生(希望之聲

(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主持人:楊光/嘉賓:橫河)新冠肺炎處於世界爆發起點,川普召開疫情發布會任命彭斯副總統挂帥,美國的防疫措施如何。財新和財經各有一篇報導疫情早期醫生和專家調查和當局掩蓋的細節。如此嚴重疫情本有可能避免嗎?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新冠肺炎已經波及了全球30個國家,南韓伊朗就成了新的重災區,美國也相應的拉高了警戒度。星期三晚上,剛剛從印度訪問回來的川普就召開了疫情的新聞發布會。

中國方面雖然官方是繼續嚴控輿論,但是一直有人在努力的挖掘真相,財新發表了兩篇非常有深度的調查報告,揭示了疫情從發現到瞞報的一部分真相;前央視的主播李澤華也以自媒體人的身份前往武漢去做實地的採訪報導。

但不幸的是目前財新的文章被刪,李澤華也被抓。在這些角力的後面,我們看到的又是什麼呢?我們今天來聽一下橫河先生的分析。

橫河先生,我們先來討論一下美國的情況,川普是在星期三晚上召開了新冠疫情的新聞發布會,他任命副總統彭斯為防疫總指揮。其實到目前為止,美國全部的確診病例也就是60例,其中42例是從鑽石公主號撤回的,3例是武漢撤僑帶回來的,也就是說真正在本土的病例是15例,應該說是非常少的,那麼這個政府這麼大張旗鼓的做,是不是有點過分的虛張聲勢呢?

橫河:那倒不是,因為情況確實很嚴重。首先根據各國出現的疫情,現在已經開始進入爆發階段了,我們看到主要是韓國日本、伊朗、義大利這幾個國家都是爆發,當然日本有特殊情況,那條船鑽石公主號上佔主要的。

美國是一個開放的國家,儘管他比較早的對中國特定的地區實行了嚴格的措施,但是對中國的其它地區、還有對其它國家沒有採取措施,而且美國也不是一個可以關閉邊境的國家。所以美國疾控中心CDC說,現在不是會不會出現社區感染,而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問題。

你剛才講的本土的15例當中,其實只有14例是直接輸入型的,就是說有武漢等其它地方的旅行和接觸史;但是昨天出了第一例的社區感染,在加州,他沒有國外的旅行史,沒有明顯的接觸史,他現在怎麼感染上的還不知道,這個就比較讓人緊張了。

另外,剛才講的加州的第一例,它的社區感染只是上呼吸道的感染,就是他在就診的時候,當地的醫院比較警惕,主動通報了,所以才確診的;也就是說如果當地的醫院沒有通報的話,那可能還沒有確診。這個案例它提供了兩個含義:不好的是社區傳播可能已經不只這一例了,現在美國很多專家認為很多沒有發現。美國到現在用核酸檢測還不到500例,而且CDC發出的檢測試劑還有問題,新的試劑還沒有發放。

另外一個信息,相對不那麼糟的,就是比那個糟糕的信息要稍微不那麼糟一點的,就是即使有社區感染的話,並沒有出現肺部的嚴重病變,就像早期在中國大陸的那些武漢的病例那樣,就說是白肺,裡面全都是水、黏液或者照的時候有毛玻璃狀。如果有的話,它不需要核酸檢測,臨床也可以發現的,就說被臨床診斷錯過的機會是很小的。也就是說如果有社區感染的話,大部分都是癥狀比較輕的。當然,癥狀輕和無癥狀傳染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所以對美國來說,現在真的不能放鬆警惕。

主持人:我們看到這次美國政府,從政府到民眾,其實對這個新冠疫情的關注都是非常高,警惕性也非常高,昨天在新聞發布會現場直播的時候,下面很多觀眾反饋好像感覺世界末日都快來了一樣。所以政府這次向國會申請防疫經費,國會是一反常態,覺得政府你給我提交的預算太少了,應該多給你一點。您覺得美國這些撥款會用在哪一些方面?美國在防疫上的措施會做哪些呢?

橫河:這方面還沒有明確的說明,但是我個人覺得有幾個方面會是需要錢的,一個就是檢測試劑,因為這個是由CDC分發的,即使它委託公司去開發生產的話,它也要由政府來採購,然後再分發的,這部分政府要先投資的。

還有一個,如果說增加海關的檢查項目和來自不同國家的目標的話,海關會要增加一些經費。再一個是對於重點地區,因為現在還沒有發生美國國內的爆發,那就是像加州這些地區,必要的時候,如果發生什麼事情,需要提供聯邦緊急援助的話,那也要錢。

還有一個是開發疫苗,因為開發疫苗基本上是無利可圖的,所以一般的公司不大願意投入太多,在這方面我覺得聯邦政府是應該介入的,就是提供早期開發必要的資金。

還有一個是消費品的採購和儲存,像口罩等等,在疫情剛剛開始的時候,美國政府給了中國很多資源,慈善機構、非政府組織也採購了很多東西,還有很多個人、華人也採購了很多,運到中國或者郵寄到中國,造成美國市場上像這種口罩,這類的必須的用品基本上脫銷了,政府可能有3千萬個口罩的戰略儲備,現在美國說缺2億多口罩,就包括醫院現在也非常缺乏,所以這個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台灣倒是反應很快,已經一下子增加了十幾條生產線,現在大概日產量可以很快的達到1千萬;但是美國現在還沒有,不知道美國打算怎麼解決,這方面我估計政府是要投資的。

主持人:相對於美國政府的快速行動,大家就覺得中共政府在早期的玩忽職守是更加不可容忍,所以我們最近也看到,雖然官方一直在管控輿論,但是還是有很多新聞媒體都在努力的挖掘真相,比如說財新和財經就各有一篇的深度報導,當然是很快就被刪了,它裡面有非常多有價值的調查報告,文章是很長,現在國內也沒辦法看到了,所以就想請您能不能先介紹一下這兩篇文章裡面值得關注的信息?

橫河:先講一下財新的報導,財新的報導講的是「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它就分析了基因測試的過程,它調查而且理清了在疾病發生的初期,從臨床癥狀到病源的追蹤到基因的測序到病源的確診和報告的過程。

這篇主要內容就在去年12月底之前,我覺得值得關注的,就有幾所醫院他們分別把可疑的病例和樣本分別送交了不同的基因測試公司,就是最早的並不是國家測出來的,是基因測試公司測出來的,而且得出了基本相同的結果,就是發現了一種和SARS類似的冠狀病毒,也有的報告直接就說是蝙蝠的類SARS冠狀病毒,有高度的相似。

最早的樣本是12月24日提交的,27日就有了結果,而且馬上就向武漢衛健委和醫院做了報告。收治病人並且提交樣品的醫院包括武漢市中心醫院,就是李文亮所在的醫院,這也就是為什麼李文亮會是最早把這個事情在他們朋友圈裡面曝光出來的人。他怎麼會知道?就是因為這是他的醫院。還有協和醫院。

武漢市中心醫院提供了好幾次,檢測出類似結果的公司包括微遠基因,就是廣州微遠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有限公司,他們得出的結果,北京這個公司得出的結果就說是SARS冠狀病毒,所以官方就否認說那個不是SARS冠狀病毒。其實這個說法是對的,現在國際上正式命名的叫法就叫SARS-CoV-2,SARS冠狀病毒2號,這是國際上學術界提出來的,後來世衛組織也承認了。

還有華大基因,這幾個公司都檢測出了類似的結果。再加上新華醫院收治的幾個病人的臨床癥狀,這些消息匯攏以後,在29日武漢和湖北衛健委就把這個消息通報給了湖北的三級疾控中心,這就是30日曝光的武漢衛健委通知的來歷,就這麼來的。

當然後來還有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1月5日的結果,但這個結果實際上是武漢中心醫院很早就保留了樣品,然後寄到上海的,就是通過這個快車運到上海的,這個結果也報給了上海和國家衛健委。但我們主要講的是最早期的,就是去年年底前發生的事情。

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就像我們在疫情早期就討論過的那樣,這件事情可以看出來中國的一線醫生和基因診斷技術、專家的技術是過硬的,他們的處理和報告也是即時的,而且準確的。所有的問題並不出在技術上,而出在官僚行政系統上面,而且這還不是怠政或者是無能,是有意的封殺。

這裡有幾個例子,也是他們報告裡面談到的,就是在今年1月1日的時候,湖北衛健委就有一個電話通知這個基因測試公司,說是武漢如果有肺炎的病例樣品送檢的話,就不能再檢測了,已有的病例樣本必須銷毀,不能夠對外透露樣本信息,不能夠對外發布相關論文和相關數據。這是湖北省衛健委的通知。

到1月3日的時候,國家衛健委辦公廳也發了一個通知,這個通知實際上就把這個,就是這些公司或者是地方上的這個病源檢測的權利給收回了,就是他不允許在衛健委管轄範圍之外那些機構去得到樣本;已經得到了的呢要把樣本銷毀,或者是交給國家指定的機構,也就是交給衛健委的管轄範圍之內去,然後不準任何機構和個人發布這個病源和檢測結果這種。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這是衛健委這個系統封殺信息的證據。這是財新的文章。

另外一篇文章是財經的,財經是「專訪衛健委派武漢第二批專家:為何沒有發現人傳人?」它是一個專題。我們知道這個人傳人是1月20日鍾南山在央視採訪的時候在武漢宣布的。那麼在這之前呢,國家派了兩批衛健委的專家組,都沒有談到人傳人。財經記者就採訪了第二批專家組的一個成員,這個成員要求不要披露他的名字。

根據他的說法呢,專家組特別關注的是有沒有醫護人員被感染。因為兩個病人吧,他可以是來自同一個感染源,不一定是這兩個病人互相之間傳染的。但是醫護人員被感染呢,它一定是人傳人,就是病人傳給他的。所以專家組為了證明有沒有人傳人,他們到一個醫院就要問有沒有醫護人員被感染。但他們去了好多醫院得到的消息都是沒有。他們專門問這個問題,就是得不到準確的回答,包括同濟醫院。同濟醫院1月5日就有醫生出現癥狀了,但是專家組10號去的時候,他們也沒有告訴專家組。

所以說這不是說哪個醫院在隱瞞,而是整個武漢的醫院有計劃有規模的在隱瞞,也就是說這不是醫院自己決定隱瞞疫情的,是上面有通知,就是專家組來的時候要向他們隱瞞疫情。這個專家直截了當就說他們在說謊,但他沒說誰在說謊。當然最後可以推到武漢衛健委的頭上。

但是我們從這兩篇報導綜合起來看的話呢,就是整個衛健委的系統,從武漢到湖北到國家衛健委都有明確的證據:他們在隱瞞疫情。當然如果再追下去的話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那就不是財新、財經的報導可以寫出來的,不過就是這兩篇也很快就被刪除了。

主持人:那我來總結一下您剛才講的幾件事情,一個就是說,簡單的說就是這個基層單位是很早就發現這個病毒了,也明白這個事態的嚴重性,所以第一時間上報;但是他就被上面告知說這個病毒樣本要銷毀,資料要鎖在保險箱裡面,類似的檢查就不能再做了,就說這個隱瞞的決定是上面做出來的。

那我們下面就要問,就是下這個命令的這個決策人,他難道不知道這個病毒傳播得厲害嗎?因為專家在他彙報的時候資料上應該是寫得很明確的,就說當時做決策這個人他沒有想到今天的這個局面嗎?您覺得是什麼原因讓當局下了這樣的命令呢?

橫河:這就是進一步追下去的問題了,就是說我們現在知道如果1月7日在政治局會議習近平關於不要破壞新年氣氛的指示,要為1月7日以後的這個營造平安氣氛掩蓋疫情負責的話,那麼上面講到的湖北衛健委的電話和國家衛健委的通知,他們分別是1號和3號的事情,就是在這之前的,而且都是掩蓋疫情的,就是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出來承擔責任。但我想至少到國家衛健委一級,這是沒有疑問的。

這是一種維穩的思維,這一種應該是自主性的條件反射。而且這個信息管制現在已經延伸到了美國,就是谷歌的這個油管頻道現在就在幫助中共進行國際維穩。這油管頻道只要你的節目是跟武漢肺炎有關的,或者關鍵詞裡面跟這個有關的,一律貼上這個黃標,不給做廣告,甚至有的直接就把這個節目給刪掉。這就是國際維穩了。這個肯定是得到了中共的這個要求,谷歌的配合,當然谷歌也可能主動做這件事情來討好中共,這都可能的。

主持人:這個問題我還想跟您再繼續探討一下,就是說當局如果是為了維護節日氣氛,那麼在這麼早期就把這幾個病人隔離開是很容易的,也不會造成什麼全社會的恐慌。那從維穩角度來說,這不也是最好的、代價最小的嗎?

橫河:現在還有很多謎團沒有解開,將來是不是能夠解開也是個未知數,就是說這個決策過程是誰決策的、為什麼這樣決策?我們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但是我們知道鍾南山在SARS以後曾經接受採訪,人家問他:將來會再出現類似情況的話會怎麼樣?他說至少有一點不會再發生了,就是不會再瞞報了。現在看來只有這一點是肯定的,就是一定會瞞報!SARS以後的這一次武漢肺炎瞞報了,下一次發生事情還會瞞報!

因為報喜不報憂是中共這個系統的特點。就是只要你報過一次憂,絕對不會再有機會升遷到部門負責人的位置上了。換句話說,能夠做到任何一個部門負責人的位置上,就一定是他只會報喜不會報憂的。

這就跟中國城市下水道系統是一樣的,在城市上面,地面上,城市是很光鮮的,到了地下沒人看見就不管了,所以一下雨就發水。疾病預防也是類似的情況。就是說疾病預防這部分是看不見的,就是你做的越好就越沒有政績。因為你做的太好了,疾病不發生了,誰知道你做得好?

而災難發生以後,他們所採取的措施呢,他無論在採取措施的過程當中製造出什麼樣的人道災難來,中共都能夠利用它來自我吹噓成偉大成果。你看,現在已經出書了,疫情還在發展,已經出書了,叫《2020大國戰「疫」》。戰疫的疫是疫情的疫。這個維穩啊,中共的維穩它要的是震懾力,它不是要代價最小,實際上這種維穩思維對於中共來說的話,代價越大越好。

主持人:因為中共當局一開始這個措施真的是讓很多人不能理解,所以我就繼續再跟您探討一下,就是說我知道您剛才講的對,防疫平常是看不到的,但是它一旦被人看見的時候就是大事情了。而且如果,我順著您剛才的思路,如果想讓大家看到我有政績,那難道不是說應該告訴大家有危險傳染病出現了,但是我們政府及時出手控制住局面了,這不是比現在天下大亂要好很多嗎?

那另外您說到維穩要震懾力,但是鬧到現在這種地步它就不是一個震懾力的問題了,而且就是說是失控了。因為軍隊和警察、還有這個基層的維穩人員都是有被感染的危險的,那這群人被感染的話還怎麼維穩呢?

橫河:這是你的思維方式,是普通人的思維方式,不是中共的思維方式。一方面就是誰也沒有料到會到這個局面,所以說在每一步做的時候,它都認為它能控制局面。我們就講為什麼會SARS沒有人吸取教訓。對SARS真正有認識有反思的人,吹哨人,像蔣彥永醫生,他是沒有說話的權利的,到現在還不准他發聲,他也更不會在決策層裡面。

如果統治者都那麼理性的話,如果統治者採取的每一步事後都證明是正確的話,那麼中國歷史上就不會有改朝換代了。我們知道當年是族秦者,秦也,現在何嘗不是啊?就是滅中共者,中共也,都是因為它做的那些事情,中共的掘墓人其實就是中共自己。

中共現在所有的努力,就是維持它政權的努力,都會反過來成為打擊它的力量。至於你說的軍隊和警察,他們是中共的工具,中共當局是不會考慮到他們被感染的危險的。如果說要給他們一定程度的保護的話,是為了這些人能夠為中共賣命,保護它的政權。這就是現在看到的,就是最好的裝備給了警察,而不是給一線的醫務人員,這就是中共現在做的事情。

主持人:那剛才我們討論的是最最最早期,12月底到1月初,那麼到了1月中旬,就是第二批專家組到武漢的時候,那專家是出來說因為他們拿不到第一手的資料,得到的資訊都是假的,那就是說那個時候其實這個病毒的威力已經爆發了,這個醫護都感染很多了,那為什麼這個瞞報的命令還是繼續呢?

橫河:這個瞞報的命令是一直有效的,一直到現在還是。為什麼要抓公民記者?公民記者你像陳秋實、方斌,現在又多了一個李澤華,就是因為他們會把真實的消息傳出去,所以說現在我們得到中共的消息還是假消息為主。所以有人評論說,最大的病毒,毒性最大的是中共。

那麼談到公民記者了,我們就講講這次報導,應該說中共對輿論的封殺其實是有區別的。我們剛才講了公民記者和民間,或者醫護人員的第一線信息,是第一要100%封殺的,因為那些就知道真相了。

另外一個,我們剛才討論的財新和財經的報導,這是另一類的,這是中共允許、許可他們報導的。但是我必須說到有些媒體人顯然也是利用這個機會在爭取盡量多的報導事實真相,就是爭取這個報導的空間,很多是打擦邊球的,這才使得外界能夠看到這兩篇報導。而中共一發現以後就立即封殺了,這是另外一種類型。

當然還有其它的一些媒體,並不是所有的媒體都允許報導的,特別現在中共的媒體絕大部分還都是黨媒嘛,沒有外界第三方完全不受中共控制的媒體在報導。但不管怎麼樣,我認為像這種財新、財經的這些報導,我認為還是應該得到大家肯定的。

主持人:對,除了財新、財經的報導,您剛才也提到這個李澤華,那目前也是一個非常受關注的,因為他是一個相當出色的90後,能夠在中共封閉洗腦的環境下長大,還能夠有這麼清醒的頭腦,還能保持對理想的追求。所以他的被抓也是大家目前非常關注的一件事情之一。

橫河:中共正在動用網路、微信朋友圈等等,在污名化這些公民記者。在這之前的重點是陳秋實和方斌,李澤華是剛剛被抓,可能還沒來得及去污名化他。中共不敢公開指控這些公民記者的報導,因為那是真實的消息,中共沒有辦法跟人家辯論,它只能用污名化下三濫的手段,先把人抓起來,然後污名化人家,別人一被抓起來了,沒有發言的機會,所以也沒辦法來反駁。

這隻能暴露出中共的無賴和無恥,這已經不僅是中國的事情了。就從貿易戰開始,美國媒體和社交網路對中國事務的關心程度是前所未有的。海外的英文報導,包括這些公民記者被抓,都是和中文社交網路幾乎是同步的,就是英文報導。這也是全球化的一個結果,這個結果對中共來說恐怕不太願意看到的。

中共以前是關起門來欺負國民,現在還是,雖然別人還是拿它沒有多少辦法。但是這些事件就是中共關起門來欺負國民的事件,已經變成了國際的公眾事件了。就是說普通的美國民眾也能夠每天在新聞裡面看到了,而不像以前那樣子,只有人權團體在關注。

這次疫情的另外一個結果,就是國際社會對中共的認識加深了。現在由於譚德塞的表現,各個家對世衛組織這次的表現也非常不滿,而且凡是聽信了世衛組織替中共辯解的,就是世衛組織故意減輕疫情嘛,就這些國家現在都成為重災區。將來人們會更關注像世衛組織這樣的其它的國際組織被中共滲透控制的情況,這個是中共始料未及的,就它沒有想到會有這個結果。

另一方面,人們對台灣也會有更多的同情和支持,當然台灣也許這次是因禍得福了,有的時候我覺得正義會以非常不同尋常的方法體現出來。台灣被排除在世衛組織之外,他靠不了誰了,他只能靠自己,所以他才及時的採取了措施;而且因為沒有受世衛組織的影響,他採取的措施是正確的,事後證明是正確的。

應該說按照台灣和大陸人員交流來說的話,台灣是很難防範的,因為他的人員交流肯定比其他國家要多。但是台灣的醫療制度加上中共的打壓,包括去年停止自由行,卻能夠使台灣在防止疫情的蔓延和爆發上,至少到目前為止比其他很多的國家做得都要好。

所以說我們可以看到其實這件事情也是這樣的,對中共有一定認識的,或者有比較清醒的認識的,那他的防範措施就會好很多。美國到現在為止,和台灣應該是這些被感染的國家當中,相對來說防範措施做得比較好的國家,應該是這樣的。而你看像伊朗,就這次爆發非常嚴重。

英文講中共實際上是一個bad luck,就是中共是一個給人帶來厄運的這麼一個組織,所以說離中共越遠越好。

主持人:好,那這次節目時間已經到了,關於這個話題我們先討論到這裡,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