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研究證實新冠可經眼結膜感染 1天後轉至呼吸道

新冠病毒能不能通過眼結膜傳播?當地時間3月14日,生物科學預印本平台bioRxiv發表了關於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通過眼結膜途徑傳播的新研究「Rhesus macaques can be effectively infected with S1 ARS-CoV-2 via ocular conjunctival route」。

中國醫學科學院醫學實驗動物研究所秦川團隊首次發現新冠病毒可通過結膜途徑傳播的實驗證據,即恆河猴可通過眼結膜途徑有效感染新冠病毒,這為病毒預防,尤其是醫護人員的防護提供了重要理論支持。

基於臨床癥狀、病毒載量檢測和血清學檢查,作者們發現,恆河猴可以通過結膜途徑感染新冠病毒,且病毒會在感染1天後,從結膜轉移到呼吸道和其他組織

該研究的作者團隊來自中國醫學科學院醫學實驗動物研究所以及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安貞醫院,通訊作者為中國醫學科學院醫學實驗動物研究所所長,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秦川。作為比較醫學、病理學專家,秦川曾於2003年負責參加「SARS感染動物模型的建立」,此外還帶領團隊進行過多種傳染病的動物模型實驗。

COVID-19的暴發具有很高的傳染性,目前普遍認為新冠病毒主要通過人與人之間的呼吸道飛沫或直接親密接觸進行傳播,然而其他潛在的傳播途徑仍有待進一步研究。

在此前的臨床病例中,患有SARS(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和COVID-19的結膜炎患者都有在眼淚和結膜分泌物樣本中檢測到病毒RNA的情況。

此前,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王廣發在前往武漢工作並被確診新冠病毒感染後,也推測自己感染的途徑可能是病毒先進入眼結膜,而後再到全身。

但與此同時,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陳長征團隊等研究組也曾表示,新冠肺炎患者的結膜囊中可以檢測到新冠病毒,但臨床分析數據不支持新冠病毒通過結膜途徑傳播。

在最新的研究中,研究人員將一定半數組織培養感染劑量(TCID50)的新冠病毒藥劑接種給3隻3到5歲的恆河猴(rhesus macaques),隨機選擇其中兩隻進行眼結膜接種,而另一隻通過氣管內注入進行接種,從而比較通過不同途徑感染新冠病毒的宿主體內病毒的分布和發病機理。研究人員僅通過單一途徑將病毒接種給恆河猴,以保證其確切的感染途徑。

研究人員每天觀察恆河猴的臨床體徵發現,通過兩種途徑感染病毒的恆河猴的體重和溫度都沒有明顯的臨床變化。研究團隊在接種後的0、1、3、5和7天(dpi)收集常規標本,包括鼻拭子和咽喉拭子。

此外,研究團隊還收集了恆河猴的結膜拭子和肛門拭子,以探索宿主體內新冠病毒的潛在排出途徑。

值得注意的是,接種後第1天,研究人員能夠在通過眼結膜途徑感染的恆河猴的結膜拭子中檢測到病毒載量,但隨後就無法再在結膜中檢測到病毒。研究團隊認為,這意味著接種的新冠病毒可能會從結膜轉移到呼吸道和其他組織。

在接種後1到7天,三隻恆河猴的鼻拭子和咽喉拭子中都能夠持續檢測到病毒載量。

此外,在結膜接種新冠病毒14天和21天後,兩隻恆河猴體內仍可檢測到針對新冠病毒的特異性IgG抗體,這表明它們的確被新冠病毒感染。

對於肛門拭子,儘管在結膜接種病毒的恆河猴中未檢測到病毒載量,但可以在通過氣管內注入途徑接種的恆河猴樣本中持續檢測到。

在接種病毒後7天,研究人員將氣管內接種的恆河猴和其中一隻結膜接種的恆河猴安樂死並進行了屍檢。

對於結膜接種的恆河猴,病毒載量主要分布在:鼻淚管系統和眼內,包括淚腺、視神經和結膜鼻腔;鼻子內,包括鼻黏膜、鼻甲和鼻孔;咽喉中,包括咽頭、軟顎骨和氣管;口腔中,包括檢查袋和腮腺;以及其他組織,包括肺的左下葉、腹股溝和直腸旁(淋巴結)、胃、十二指腸,盲腸和迴腸。

三隻接種了病毒的恆河猴接種後0、1、3、5和7天的眼結膜、鼻、喉和肛門拭子標本的病毒載量,C-1和C-2代表結膜途徑接種病毒的兩隻恆河猴,IT-1是氣管內途徑接種的恆河猴

相比之下,通過氣管內接種的恆河猴體內病毒的分布有所不同。病毒複製主要出現在肺中,並且鼻中隔、氣管、下頜淋巴結、扁桃體、肺淋巴結和部分節段的消化道(包括盲腸、結腸、十二指腸和空腸)病毒載量也比較高。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人員在恆河猴消化道的不同部分都可檢測到病毒,這表明消化系統可能易受新冠病毒感染

與通過氣管內途徑接種病毒的恆河猴相比,結膜感染的恆河猴體內的病毒載量和分布在鼻淚系統中相對較高,但在肺中相對較輕且局部。然而,這兩種途徑均可引起消化道感染。

這些實驗結果表明,結膜是新冠病毒傳播的門戶。研究者能夠在幾種鼻淚系統的相關組織中檢測到病毒載量,尤其是在結膜、淚腺、鼻腔和喉嚨中,它們充當了眼部和呼吸組織之間的病毒運動的「橋樑」。

值得注意的是,淚道作為將淚液從眼表面收集和輸送至鼻下鼻道的導管,也便於將病毒從眼組織向呼吸道組織引流。

實際上,以前的報告表明,儘管結膜、鞏膜或角膜能夠吸收含病毒的液體,但包括淚液和分泌物在內的大多數液體都被排入了鼻咽腔或被吞咽下去了。淚道上皮也可能有助於淚液的吸收。

研究結果與病毒通過結膜途徑進入宿主的解剖學特徵也是高度一致的。研究人員表示,目前人們主要通過戴口罩來預防新冠病毒,該方法主要保護鼻和口腔粘膜,但暴露於環境中的結膜很容易被忽視。

這一研究的結果表明,暴露的黏膜和不受保護的眼睛會增加SARS病毒或新冠病毒感染的風險,這意味著,特別是對臨床醫生而言,當與病人接觸或到人多的地方時,我們有必要提高對眼睛保護的認識,在日常生活中定期洗手並戴上防護眼鏡。

研究人員在文章最後寫道,只有切斷新冠病毒的一切傳播方式,我們才能有效地阻止COVID-19的傳播。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