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袁斌:從「發哨子」到「到處說」的艾芬醫生

作者:
艾芬是這麼說的:「中心醫院的代價這麼大,就是跟我們的醫務人員沒有信息透明化有關。」「如果這些醫生都能夠得到及時的提醒,或許就不會有這一天。所以,作為當事人的我非常後悔。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我,『老子』到處說,是不是?」

受到前所未有嚴厲斥責的「發哨人」艾芬醫生的專訪文章遭中共全面封殺。但網民為了轉發該文章,以多種變種版本流傳,以示對輿論控管的憤怒和抗議。左圖為emoji版,右圖為16進位版。(網路圖片)

這幾天,艾芬這個名字就像李文亮一樣,傳遍了中國,甚至傳到了國外。

被反覆刷屏的「吹哨子的人」一文開頭這麼寫道:

「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過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她用紅色圈出『SARS冠狀病毒』字樣,當大學同學問起時,她將這份報告拍下來傳給了這位同是醫生的同學。當晚,這份報告傳遍了武漢的醫生圈,轉發這份報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訓誡的醫生。

「這給艾芬帶來了麻煩,作為傳播的源頭,她被醫院紀委約談,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嚴厲的斥責』,稱她是作為專業人士在造謠。

「此前的一些報導,艾芬被稱為『又一個,被訓誡的女醫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將她稱為『吹哨人』,艾芬糾正了這個說法,她說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個『發哨子的人』。」

艾芬對自己的「糾正」並非自謙之詞,我認為很準確。

什麼是「吹哨人」?真正的吹哨人是指冒著巨大的職業及個人危險公開揭露那些直接威脅、危害公眾利益的事實真相的勇士。當艾芬在2019年12月30日,將寫著「SARS冠狀病毒」的檢測報告拍下後傳給自己的同學時,她確實是在披露對公眾利益構成威脅的事實真相,而且也冒著一定的風險,但這畢竟只不過是她與同學之間私下的一種個人行為,而不是公開的揭露。用她自己的話說,那時她只是在發哨子,而不是在吹哨。

不過,3月2日下午,當艾芬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南京路院區急診室接受《人物》雜誌記者的專訪,用冷靜又憤怒,沉痛又悲涼的語調,把她所親歷和了解的武漢中心醫院在這次疫情遭遇的慘劇不加遮掩的都說了出來,從而無情的剖開了官僚化無孔不入的體制瘤疾,道出了新冠肺炎患者各種無助無力絕望的悲慘境遇,尤其是當她數次表示後悔當初被約談後沒有繼續吹響哨聲,特別是對於過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時,我覺的這位昔日的發哨人已經成為了一位真正的吹哨人了。為何這麼說?因為這一次艾芬是在公開揭露武漢中心醫院的人禍和造成這起人禍的當權者,這些人現在還在台上,她是冒著跟他們「作對」的風險向公眾披露真相的。

然而艾芬並不是一個天生的勇士。她坦承,2019年12月30日10點20,當她收到醫院發來的市衛健委關於不明原因肺炎不要隨意對外發布,如果因為信息泄露引發恐慌,要追責的通知時,「我當時心裡就很害怕」。

一天後,1月1日晚上11點46分,當醫院監察科科長給她發消息,讓她第二天早上過去一下,「那一晚上我都沒有睡著,很擔憂」。之後的約談,艾芬「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嚴厲的斥責」,對她的打擊非常大。「回來後我感覺整個人心都垮了,真的是強打著精神,認真做事,後來所有的人再來問我,我就不能回答了。」

2月21日早上,院領導和艾芬談話,當時她很想問幾個問題,「比如有沒有覺得那天批評我批評錯了?我希望能夠給我一個道歉。但是我不敢問。」

由此不難想像,在答應接受《人物》專訪之前,艾芬的內心不可能沒有經歷過鬥爭——接受採訪,把自己知道的內情抖出來,必定會得罪當權者,給自己帶來難以預測的風險;不接受採訪,不會有任何損失,反倒能夠明哲保身。但艾芬最後還是選擇了接受採訪,而且不是以一種不痛不癢、半遮半掩的態度,是以一種豁出去的勇氣接受了採訪,說出了她經歷和了解的武漢中心醫院在這次疫情中的「悲劇」內幕!

想必會有人問,為何艾芬最終能戰勝自己的「害怕」,面對公眾勇敢發聲?

我以為最重要的一點,是因為她在這場悲劇中的經歷使她比大多數人更真切更深刻的感受到了在高壓下保持沉默的代價,和當權者掩蓋真相封鎖疫情的慘痛後果,而這種感受又極大的激發了她內心的良知,讓她領悟到了講真話的重要性。

關於這一點,艾芬是這麼說的:

「中心醫院的代價這麼大,就是跟我們的醫務人員沒有信息透明化有關。」

「如果這些醫生都能夠得到及時的提醒,或許就不會有這一天。所以,作為當事人的我非常後悔。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我,『老子』到處說,是不是?」

「後來,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證明李文亮是對的時候,他的心情我非常能理解,可能跟我的心情一樣,不是激動、高興,而是後悔,後悔當初就應該繼續大聲疾呼,應該在所有的人問我們的時候,繼續說。很多很多次我都在想,如果時間能夠倒回來該多好。」

艾芬由此得出結論:「這次的事情更加說明了每個人還是要堅持自己獨立的思想,因為要有人站出來說真話,必須要有人,這個世界必須要有不同的聲音」。

正是這種思想上的升華,使艾芬迅速成為了一個「到處說」的吹哨人,通過說出自己知道的真相喚醒了更多的人。

試想,如果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都能像艾芬這樣「到處說」,把各自知道的真相告訴公眾,告訴世界,中共的謊言還騙的了人嗎?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