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袁國勇捲入了什麼政治?

作者:

香港龍振邦、袁國勇兩位頂級醫學專家發表文章,當天卻以「捲入政治」的擔憂撤稿。兩位捲入了什麼政治?

3月19日。

香港兩位傳染病病毒頂級專家,龍振邦和袁國勇,3月18日,在香港報刊上刊登了一篇文章,題目是「大流行緣起武漢十七年教訓盡忘」。文章從專家角度,談了這次中共肺炎疫情的一些熱門話題。

當天晚上,兩人發表聲明,撤迴文章。

聲明表示,他們是科學家,追求科學真理,不了解政治,也無意捲入政治。

本來,我們並不太關心龍振邦和袁國勇的文章,因為大致來說,那篇文章只是談了一些有關病毒的常識問題。但既然據說這個文章是捲入了政治,那我們今天就談一下,這個文章中到底有哪些內容和政治掛上了鉤。

這篇文章很有意思。首先是文風,不是現代的白話文,而是半文言的文體。

「己亥冬,疫發武漢。庚子春,湖北大疫,國內疫者八萬餘,死者三千。」

有點意思吧。

文章主要談了三個問題:第一是命名問題。文章提到世衛組織目前對疫情和病毒命名的原則,最後說:「民間及國際媒體則稱之為武漢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直接簡單,亦無不可。」「以武漢冠狀病毒或武漢肺炎稱之,通俗易明,方便溝通。」

第二,文章認為病毒很可能源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野生動物,可能是幾種野生動物的病毒混合然後突變的結果,但由於這個市場中的野生動物來自中國各地甚至東南亞及非洲,所以病毒的元祖已難以考證。

第三點,文章談到中國的野味市場,說2003年薩斯病毒就源於野味,但中國人沒有汲取教訓,政府也沒有加強管理,所以才有今天的問題。

第四,網傳病毒源自美國之說,毫無實證,自欺欺人,勿再亂傳,以免貽笑大方。

第五,呼籲中國反思,文章說:「武漢新冠狀病毒乃中國人劣質文化之產物,濫捕濫食野生動物、不人道對待動物、不尊重生命,為滿足各種慾望而繼續食野味,中國人陋習劣根才是病毒之源。如此態度,十多年後,薩斯3.0定必出現。」

各位看官,以上觀點,是香港頂級病毒專家的判斷。各位能不能猜到,哪一條被「捲入政治」?

如果這篇文章在中國大陸以外的任何地方,所說的內容,恐怕都談不上什麼政治吧。龍振邦和袁國勇兩位,對這個結果恐怕也是始料未及,大出意外。

官方如果派人施壓,會怎麼對他們說呢?我估計,首先是第一段中的一段文字。這段文字說:諸國欠措施缺儲備,迅大疫。星、港、澳及台(原文為中華民國)皆免於大疫,唯零星海外輸入之症及小群組不絕,尚未失守。

這段50字的內容,把台灣稱為中華民國,是第一個「錯誤」;把新加坡,與港、澳、台並列,是第二個錯誤。政治正確的說法,應該是這樣的:新加坡,以及中國的港、澳、台地區皆免於大疫。這個文字,當然遠不及原文簡潔優美,但政治正確如果排在第一,原文是免不了受批判的。

其它,什麼稱武漢肺炎亦無不可,什麼中國劣質文化,當然都屬於政治不正確。但最大的不正確,是譏笑病毒源自美國的說法,還說什麼貽笑大方,自欺欺人。

咱們外交部發言人都這麼說了,你不是批評 中共外交部自欺欺人嗎?

兩位科學家撤文章的聲明說,他們的文章「表達不當,用詞有錯誤,希望外界不要把他們捲入政治。」

政治。根據中國百度百科的解釋,政治是指政府、政黨等治理國家的行為。龍老師,袁老師,二位文章中哪一句,捲入政府政黨等治理國家的行為?

其實,這個詞在中國大陸的文化中,有特殊的含義,往往只可意會,不能言傳。當年,江澤民提出「三講教育、講學習、講政治、講正氣」。他要大家都要講政治。但同時,如果有人真的講了政治,很可能被批為搞政治。

其實,「政治」在中國大陸是一個代名詞,說的是聽話,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讓你說什麼就說什麼,你這麼做了,就「講政治」了,如果你不這麼做,就是「搞政治」,或者是「捲入政治」了。

問題在於,誰讓你講和做,也很關鍵。除了台上第一把手和他的人馬之外,其他人,比如說文革期間的劉少奇、林彪,鄧小平時期的四人幫,或者是前兩年的薄熙來,他們讓你說什麼做什麼,你做了,你還是「搞政治」了。

是不是有點繞口?不光繞口,而且也難從邏輯上說通。所以一直有一種說法,世界上有兩種邏輯,一種叫做邏輯,一種叫做中國邏輯,或者是中共邏輯。

我真的很同情兩位老師。

為了補救,袁國勇接受深圳衛視的訪問,重申作為科學家最重要是面對真相,說沒有人比他更愛國,更希望中國能成功防疫。

他也說,無論是中國人或外國人,都要互相體諒,承認開頭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但只要承認和不要迴避真實,國家就會更加強盛,更加興盛。這個其實還是「捲入了政治」,因為中國沒有開頭做不好啊?

其實,袁國勇和龍振邦這樣的科學家,最容易成為當局防範的政治有問題的人。

上世紀1950年代,從海外歸國的中國科學家,有一千多人,都是頂級的科學家。沒有受過當局政治指責的,可以說一個都沒有。

從1949年8月到1955年11月,由西方國家歸來的高級知識分子多達1,536人,其中從美國回國的就有1,041人。

中科院秘書長杜潤生一起代中央起草了一份文件,文件規定:凡是1954年日內瓦會議以後回國的科學家,一律不參加反右鬥爭的運動。大約200多人,由於和錢學森是一批的,得到了保護。而日內瓦會議前回國的近1,000名知識分子,則不在保護之列。

就算是逃過了反右運動,也逃不過文革。

北京的大學裡面的大標語,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指的就是這些歸國的科學家。

隨便舉例子。周華章:清華大學數學系教授,1952年6月獲得芝加哥大學數理經濟學博士學位。1953年回國,1968年9月30日跳樓自殺。

林鴻蓀:中國科學院力學所研究員,布朗大學應用數學碩士學位,1950年放棄博士學位回國,1968年12月服藥自殺

蕭光琰:芝加哥大學研究院物理化學博士,回國後在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擔任研究員,1968年12月被批鬥毆打,服藥自殺。

還有更著名的,姚桐斌。他是冶金學和太空材料專家,中國的兩彈一星元勛。中國第一批火箭研製的關鍵人物。1968年6月,在家中被「革命群眾」打死。

趙九章,也是兩彈一星元勛,氣象學、地球物理和空間物理學家,1968年10月在北京服服藥自殺。

文革期間中國科學院北京地區的170位高級研究人員中,有131位被打倒或審查,全院迫害至死科技人員達229位,包括8名頂級專家。

這些科學家,都是抱著科技救國的理想,都是以追求科學真理為自己的使命,當然,也都是因為政治被迫害,甚至被害死的。

香港的科學家,沒有經歷過反右和文革,不知道追求真理,包括追求科學真理,在某種制度下可能是致命的。

我們再問一次,什麼是政治?政治其實是眾人之事,政治不是聽話的代名詞。普通市民表達自己的觀點,追求自己的權利,堅持自己的信仰,科學家談自己的研究和認識,這些和政治無關。

很少有人真的喜愛去搞什麼政治,去追求權力,但如果你害怕政治,害怕別人說你捲入政治,那你已經捲入政治了,因為你不敢說自己的觀點和看法。對於科學家來說,哪裡還有什麼追求科學真理可言?

所以,請那些政治權力遠離我們普通人,遠離科學家吧。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