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武肺荼毒全球 關鍵4個字 憤怒!美國來了個史無前例 中國人要補貼透明走上街頭

中共病毒荼毒世界,相信中共和世衛的,都倒血霉了。不相信中共的如香港人,雖然林鄭拒絕封關,疫情不算嚴重。今天24號,確診386例,死亡4人,康復101例。拒絕選中共代言人的台灣人,也拒絕相信世衛,今天24號,確診215人,死亡2例,康復29例。兩邊的死亡率都是大致1%。而遙遠的歐洲小國荷蘭今天已經確診4749例,死亡213例。康復2例。這是為什麼?

圖: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數據截圖。

歐洲疫情危機,荷蘭官員:錯在依賴中共信息

荷蘭國家公共衛生與環境研究所(RIVM)是荷蘭預防傳染病專家機構,也是該國防疫抗疫重要顧問。

3月22日,該機構相關負責人接受網路媒體NU.nl採訪時表示,歐洲各國之所以成為重災區,根本的原因在於一味聽信,來自中共以及世衛的信息。

該機構傳染病控制中心主任夏普·范·迪瑟爾(Jaap van Dissel)說,「起初,我們完全依賴來自中國(中共)的信息,情況總是這樣。當時,中共稱這種病毒在其國內傳播的機會非常小,很小。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推文暗指新冠肺炎病毒恐為美軍帶入中國,美國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麥克丹尼爾(Ronna McDaniel)強調,要回應「中共國政府的不誠實表述」。

史無前例!共和黨全國委員會點名批評中共「說謊」

美國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周日(22日)發表聲明,批評中(共)國政府「竭力啟動不誠實的造勢行動」,動作居心叵測。

有分析人士指出,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發聲明點名批評一個國家「說謊」,可說史無前例。

川普:病毒傳播非亞裔之錯,亞裔美國人很棒

美國總統川普23日首度在推特表示,「病毒傳播非亞裔的錯,我們將共同努力緊密合作擺脫目前情況」。「很重要的事,我們保護了在美國境內與世界各地的亞裔美國人社區」。

川普並形容亞裔美國人是「很棒的人,而且有關病毒傳播『不是』他們的錯,無論以任何形式」。

川普近日來以「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稱呼武漢肺炎。但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川普的冠名不準確,需要正名為中共病毒。荷蘭官員總結的教訓,簡化起來就是2個名詞,中共和世衛。再短些的話,就是4個字:中共病毒,用英文字母縮寫,也是4個字母,CCPV(Chinese Communist Party Virus)。

有人在美國白宮請願網站周五20日新增一項請願,「讓我們開始叫新型冠狀病毒為中共病毒」。目前這個請願已有16368人簽署。

【請願鏈接: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lets-start-calling-novel-coronavirus-ccp-virus

美國各界要求中共賠償的聲音日益高漲,一些中國人也發出了強烈的呼聲。

武漢人要索賠:他們屠殺老人

3月6日,海內外20個中國律師組成「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主張疑似患者和沒有進入統計數字的患者的診療應全程免費,他們願意為逝者家庭提供免費法律支持,包括制定索賠方案,爭取和政府達成和解協議,或者起訴。

22日,律師團決定擴大援助範圍,包括所有未享受到免費診療服務且未獲退費、因封鎖限行和強制隔離,而遭受損失的受害人。

「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在一份意見書中說,「2019年中國的稅收總額接近15.8萬億人民幣,超過除美國、日本、德國、印度、法國、英國以外,任何一個國家的GDP總額。長期以來,由稅收形成的財政收入被揮霍於舉世無雙的行政支出和反人性、對人民實行內戰的維穩支出,浪費於給予外國留學生的超國民待遇,浪費於對朝鮮、俄羅斯、伊朗等的支持,以及對非洲、南美、東南亞眾多政府的所謂援助,浪費於興辦大量毫無意義的奢靡國際會議和國際活動。」

「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合作夥伴楊占青對美國之音表示,目前,有三個人出面回應,其中有一名武漢受害者有意索賠。這名受害者的母親感染新冠病毒病逝;由於對她的檢測最初呈陰性,後來即便病情已經十分嚴重卻得不到醫治。

這位武漢受害者是丁先生。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母親求診期間,丁先生形容自己每天在地獄邊上徘徊。當局宣布武漢肺炎人傳人之後,武漢市的醫用口罩和酒精在一夜之間搶購一空,他買不到,只能戴著一個普通口罩、天天背著她到醫院,在摩肩擦踵的病患間穿梭。

母親的熱氣和淚水滑到他的臉上,他覺得自己也完了、逃不掉被感染的命運,但是他就是要用「添油戰術」、以命換命—-因為母親不能死,她是一位身體硬朗的65歲老人。丁先生開出租養家,胡愛珍剛剛退休,每天幫著照看孫子,正是一家人享受天倫之樂的好日子。

丁先生說,最開始社區和醫院互相推諉,排隊好幾天做上核酸檢測,上面寫著「陰性(不排除陽性的可能)」:

「做了等於沒做,從頭到尾就是個陷阱。那時他們第一沒有醫療條件,第二他們也很怕,把病人拒之門外,根本不給機會,大部分都是60歲以上的老年人。」

丁先生表示,母親從頭到尾是危重病人,血氧飽和率40%多,低於正常的90%。2月5號晚上,胡愛珍已經病危。一整個晚上,丁先生就困在送母親去協和醫院的路上,他被禁止從江漢區跨越到蔡甸區。

「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成員陳建剛律師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們這個顧問團非常了解,即便詳細指出疫情期間政府和執法部門的種種違規行為,同時也提出具體的訴求,但是,這並不一定能夠起到實質的作用;更大程度上這也許只是一個象徵性舉動,至少向世人列舉出中國統治者的治理無方、管理無序。

除了丁先生之外,還有其它中國人有動靜嗎?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自然有,但是中共不報道,如果沒有參與者和旁觀者把視頻發到海外,就難以讓大眾知道。我看到過一些維權要求。最新的消息是,湖北人走上街頭維權。

中國疫情深重,湖北人不答應了!

3月24日,推特網友貼出視頻說:美國每人1000美元現金。中國疫情深重卻沒補貼。湖北人不答應了!上街要求國家補貼,國家賠償。

視頻中,湖北人在大街上遊行喊道:我們要求補貼費用公開透明。

 

 

網友andelie點評說:中共是一個犯罪集團,特別是這些權貴盜國集團們,他們把中國人民巨額的財富轉移國外,瘟疫也是他們一手造成的,所以應該儘快凍結他們在海外的財富,作為將來的賠償所用。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