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專家:為保政權 中共展開病毒信息戰

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後,中共為挽救全球形象,正在發起信息戰。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日前肆虐全球,造成大量人員死亡。輿論譴責中共在病毒爆發初期加以隱瞞,導致病毒急速擴散,令全球遭殃。法國戰略研究基金會亞洲地區負責人瓦萊麗·尼奎特(Valerie Niquet)表示,中共目前正開展信息戰,企圖恢復其全球形象。

尼奎特3月24日在《外交家》(The Diplomat)雜誌上發表題為《中國(共)的冠狀病毒信息戰》(China』s Coronavirus Information Warfare)一文。

北京已經展開了一場絕望的信息戰,企圖在(病毒)大流行中恢復其全球形象。」尼奎特在文章開頭寫到。

她表示,近幾周來,中共宣稱境內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增病例幾乎為零增長的背景下,北京啟動了一場企圖改寫這個大流行全球敘事和看法的大規模運動。這些運動是中共「信息戰的前線」。這是另一場控制公共輿論的戰爭,由中共當局發起,由中共領導人所領導,與抗擊病毒的「人民戰爭」並肩。

極權體制比民主體制更適合應對病毒?

尼奎特表示,在中共的敘事中,發動這場運動的依據有二:對病毒的起源依然存在疑問,可能是由美國士兵帶入武漢;中國(共)政府在應對危機方面顯示出「有效性」,在民主體制被視為無效的情況下,中共的專制體製得到了驗證。

中共的這個專制體制應對並對更有效的說法已被一些評論否決。《金融時報》在3月24日發表題為「從掩蓋到全球捐助:中國(共)在玩軟實力」的文章中說,中共官媒其極權統治體制要比民主體制更適合應對病毒爆發,但這卻忽視了台灣和韓國的表現,他們在遏制病毒傳播上要遠遠比中國更有效。

尼奎特說,對於北京來說,控制信息成為一個優先事項。在中國,原本信息控制就已經很嚴重,而現在這種控制又在進一步加強。重要的是,該政權還試圖讓所有偏離中共「官方路線」的外國專家噤聲,並在中共控制的中文媒體上將這些人宣傳成是「反華元素」。

共產黨的利益高於老百姓的福祉

尼奎特認為,儘管外界觀察到中共政府如何將大量人封鎖起來,也注意到義大利以及塞爾維亞等國如何感謝來自中共的醫療援助,但在中國人的眼中,更嚴重的是,在世界人的眼中,中共政權的效率和其大國地位的形象已經遭到嚴重損害。這確實是中共政權所面臨的緊急情況。

中共當局在疫情爆發初期進行隱瞞,從而失去了控制疫情最關鍵的初期階段,進而帶來了疫情的全面爆發,威脅了社會和政治穩定,而這場災難所帶來的影響可能是長期性的。

「重疾老人絕望中從高處一躍而下,無人照看的兒童餓死在家,因投醫無門病死街頭的無名患者,缺乏防護設備的醫護在社交媒體上吶喊求助。這些既不是中國歷史書里的記載,也不是災難電影的場景,而是疫情爆發後,發生在當代中國的慘劇。」英國BBC在3月20日撰文描述中共病毒疫情爆發期間中國發生的一幕幕令人心碎的場景。

而這一幕幕慘劇,皆是由於中共當局壓制重要的疫情信息所致。尼奎特說,中共當局的做法再次證明,維護共產黨的利益和形象要優先於「它本應服務的老百姓的福祉」。

她表示,在國外,中共影響力的基本依據正在受到質疑。在外交層面,台灣和韓國和香港一樣,有效地控制了這場病毒危機,但台灣卻因中共的阻撓被排除在世界衛生組織的觀察員之外,引發越來越多人對此現象的質疑。「中國(共)崛起不可避免,中共能夠執行國際標準和準則,這些看法正受到挑戰。」尼奎特說。

尼奎特:病毒在中國出現並非偶然

尼奎特表示,事實上,這個病毒在中國出現不是偶然的,也不是中國運氣不好所致。而是中共政權的性質,封閉自由新聞,共產黨對所有社會和經濟參與者的主導,進一步加強「共產黨對國家安全行動的絕對領導力」,中共當局的恐懼,所有這些因素都推動了這種災難的發生,這種災難讓人類付出生命的代價,並讓世界經濟受到巨大衝擊。體制性腐敗和缺乏監督和制衡,令人對中共政府執行新監管規定難以信任,包括確保食品安全的衛生監管。在SARS危機後,中共政府曾於2003年禁止野生動物市場,但法令不能夠得到嚴格的遵守。而這次在武漢爆發病毒後,活的野生動物市場又被禁止,但這次也不能保證疫情過後禁令能將繼續執行下去。

她說,中共領導人有一個優先事項:政權生存。所謂的「中國夢」是實現這一目標的工具。但是中共的這個夢想已經變成了全球的噩夢。為了維持生存,北京又在開展這場絕望的信息戰爭。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