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方方日記》劇終 一起回味下這50個金句

22df988f4c6f3edab00e9d67d43b9b19-600x341.jpg

方方日記》今日劇終了, 一共60集,有心人整理出了60集里一些經典的句子,集納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1月25日(正月初一)《高科技作起惡來,一點不比瘟疫弱》

(1)微博有一種技術:就是你以為你發出去了,但其實沒有人能看得到。自從知道有此一技術後,方明白:高科技作起惡來,一點不比瘟疫弱。

1月26日(正月初二)《湖北官員的表現其實是中國官員平均水平的表現》

(2)湖北官員的表現其實是中國官員平均水平的表現。並不是他們比其他官員更差,而是他們的運氣更差。官員們歷來按文件做事,一旦沒有文件,他們就六神無主。這次事件如在同一時間落在別的省里,那些官員的表現,不會比湖北的更好。

(3)官場逆淘汰的惡果、空講政治正確而不實事求是的惡果、不讓人講真話不準媒體報導真相的惡果,我們都會一一品嘗到。武漢搶前爭先,只不過先吃了一個大的而已。

1月27日(正月初三)《我們沒有口罩了》

(4)段子說的真沒錯,口罩的確代替了豬肉,成為我們過年最緊俏的東西。

1月28日(正月初四)《病毒是不會介意誰是平民誰是領導的》

(5)其實,我根本沒有打算在這個時候批評誰(中國有句老話叫秋後算賬是不是?)。畢竟,現在我們的主要敵人是瘟疫。我願意跟政府和所有武漢人站在一起,全心全意,共同抗疫。只是當時寫到那裡,覺得反思也是必須。由此,就反思了一下。

1月29日(正月初五)《保護好自己,就是幫忙》

(6)川鄂(湖大教授)說,他每天都想大哭一場。誰不是呢?為此,我一直跟朋友們說,走到今天,可以清晰地看到人禍的比重。復盤之後,那些瀆職者,一個也不寬恕,一個也不放過。

1月30日(正月初六)《他們根本沒有推諉的餘地》

(7)一場疫情,暴露出無數眾生相,暴露出中國各地官員的基本水準,更暴露出我們的社會疾病。這是比冠性病毒更為惡劣更為持久的疾病。而且看不到治癒期。因為沒有醫生,也無人願治。想到這個,心裡無比悲傷。

1月31日(正月初七)《如要諂媚,也請守個度》

(8)唉,武漢人有多少人在這場災難中家破人亡?迄今為止,尚未見有一個自責和道歉的人,卻只有無數推諉的說法和文章。

(9)如要諂媚,也請守個度。我雖然人老了,但我批評的氣力從來不老。

(10)幾乎所有空空蕩蕩的馬路上,都有一個環衛工人在風雨中一絲不苟地掃地。看到他們,你會為自己的緊張不安感到慚愧,驀然間你就會鎮定下來。

2月1日(正月初八)《拯救他人的同時,也拯救自己》

(11)唉,中國人一向不喜歡認錯,也沒有多少懺悔意識,更不會輕易產生負罪感。這可能跟文化和習俗有關吧?

2月2日(正月初九)《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

(12)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

2月3日(正月初十)《哀民生之多艱,長太息以掩涕》

(13)疫情來了,從它初發及至擴散再至瘋狂,我們的應對則從錯誤到延誤到失誤。只惟願我們能有記憶:記住這些不知名的人,記住這些枉死者,記住這些悲傷的日夜,記住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們在這個本該歡樂的春節中斷了人生。只要我們尚且偷生在世,我們就要為他們討個公道。對於瀆職者不作為者不負責者,我們必須一層一層追究,一個也不放過。否則,我們怎麼對得起那一個個用停屍袋裝走的人們——那些和我們一起共同建設共同享受過武漢的人們!

2月4日(正月十一)《再一次覺得自己命大》

(14)魔鬼永遠在後,我們不警惕,它還會再次追加,直到把我們折磨醒來。問題是:我們要不要醒呢?

2月5日(正月十二)《我們都在為這場人禍付出代價》

(15)我記錄下這些細碎,是要告訴那些有罪的人們:不是只有死者和病人承受了災難,我們所有的普通人,都在為這場人禍付出代價。

2月7日(正月十四)《在沉沉的暗夜,李文亮就是這一束光》

(16)人們喜歡用沉默是金,來表示自己的深刻。但這一次的沉默,是什麼?我們是否還會面臨同樣的沉默?

2月9日正月十六 《生活那麼艱難,但辦法還是有的》

(17)「人不傳人,可控可防」這八個字,變成了一城血淚,無限辛酸。

2月11日(正月十八)《新生命的降臨,是上天賜予的最好希望》

(18)正是因為我們在武漢生活得太久,正是因為我們與武漢無數人密切相關,才會尤其擔心這座城市的命運,才會為它的苦難而深深悲哀。那麼洒脫那麼爽快那麼喜歡沒理由的大笑的武漢人;那些說話劈里啪啦,讓外省人以為是吵架的武漢人;那些充滿煙火氣充滿江湖義氣充滿沒來頭自信的武漢人。你熟知了,你才知道他們有多麼熱誠多麼愛耍酷。然而今天,很多的他們卻在受難,在與死神較量。而我,或是我們,卻根本無力相幫。至多只能在網上小心問一聲,大家還好吧?甚至有時不敢問:我害怕沒有迴音。

2月12日(正月十九)《武漢人的痛,不是喊喊口號就能緩解的》

(19)什麼時候公務員們前去工作不舉旗幟不再合影留念,什麼時候領導視察沒人唱歌感恩,也沒人做戲表演,人們,你們才算懂得了基本常識,才算知道了什麼叫作務實。不然,百姓的苦難還有個完嗎?

2月13日(正月二十)《或許那時他們才會懂得百姓》

(20) 至於免去的湖北主政官員,守土和安民,他們一項沒能做到。讓斯土斯民,悲慘如此,不換難平民憤。只是不知他們會不會換一個地方,再度出山。過去皇帝有「永不敘用」之法,對有如此重大過錯的官員,且給國家和百姓帶來如此重大的災難,這個法子,至少適用,並且已算最輕。我想,讓他們回家噹噹老百姓吧,或許那時才會懂得百姓。

不指望煙花三月下揚州,只但願煙花三月能下樓。

2月14日(正月二十一)《秉持人道精神,就是我們最基本的常識》

(21)這一次的疫情,讓我們看得特別清楚的是:整個社會展示出的人道水準處於什麼樣的程度。

2月16日(正月二十三)《你看不懂的東西,不要隨便噴》

(22)歲月在災難中沒有靜好,只有病人的死不甘心,只有親屬的膽肝寸斷,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

2月17日(正月二十四)《不止你一個人痛苦和艱難,人活著有很多方式》

(23)這世上的強人或是勝者,經常是不介意文學的,他們更多的時候拿文學當點綴、當花環,但弱者們,卻經常拿小說當了自己生命中的一盞燈,水中的一根救命稻草,垂死時的救命恩人。

2月18日(正月二十五)《民在疫中泣,相煎何太急》

(24)中國的那些極左分子,基本上是禍國殃民式的存在。他們太想回到文革,太仇視改革開放。一切與他們觀點不同的人,都是他們的敵人。他們成派結幫,對不與他們合作的人進行各種攻擊,一輪又一輪。用那種「灑向人間都是恨」的粗暴語言,甚至還有更為卑劣手段,低級到不可思議。卻沒有人阻止他們的行為,令人難解。

2月19日(正月二十六)《死亡的幽靈,依然在武漢徘徊》

(25)常識到底是什麼?舉個例子,比如一隻狗跑來咬你,你拿起打狗棒,打狗。狗逃回去,叫了一群狗過來咬你,其中還有大狗和瘋狗。這時候,常識會告訴你:閃人!把地盤留給狗。叫它們自己狂吠,過不多久,它們就會因為吠聲高低不同骨頭分配不同,而相互自咬。而你呢。在家喝茶看書下館子。像隔離病毒一樣,與會咬人的群狗隔離。這就是常識。

2月20日(正月二十七)《待在家裡別出來,否則我們就白拚命了》

(26)在這瘟疫猖獗的日子裡,在這漫長的封城的日子裡,我一直在想,我們中國人為什麼命這麼苦啊!我們這個民族為什麼總是災難深重?想到這一切,我只有祈禱,祈求在大災大難之後,中國會有一個清平的世界……但願。

字字深情,句句真切。「如果因染疫而死,那無異於『他殺』,我是於心不甘的!」這該是多少武漢人的想法?!

2月24日(二月初二)《檢驗你的只有一條,就是你對弱勢人群的態度》

(27)檢驗一個國家的文明尺度,從來不是看你樓有多高、車有多快,不是看你武器多強大、軍隊多威武,不是看你科技多發達、藝術多高明,更不是看你開會多豪華、焰火多絢爛,甚至也不看你有多少遊客豪放出門買空全世界。檢驗你的只有一條:就是你對弱勢人群的態度。

記得前不久聽過一個音頻,其中最後一句話是:「別把世界讓給你鄙視的人!」同理,我不能把我喜歡的微博地盤讓給我鄙視的人。好在微博有黑名單系統,對那些前來叫罵的人,我可一律拉黑。黑名單就是我隔離流氓病毒的防護服和N95口罩。

2月27日(二月初五)《是的,活下來就好》

(28)今天看到一個段子:在聽到有人說「我們不惜一切代價」這句話時,不要以為你是那個「我們」,你只是那個「代價」。

官場很多人,一輩子沒學會什麼,但做假動作從來是高手,他們會用一些你想都想不到的方式來對付你。而且他們推諉的水平也非常高端。沒有這些東西的鋪墊,這場疫情,何至會變成今天這樣的災難。

(29)畢竟「人不傳人,可防可控」這八個字,將武漢人害得慘不忍睹。細查到這一步,不信拎不出說謊人。而說謊者為何說謊,受何方指令說謊,知不知道這是謊言,還是明知對方欺瞞,自己則願意相信欺瞞,或者自己需要被欺瞞。無論官方,還是專家,逐條逐條地梳理,應該都能查明。這樣的災難,絕不可能免職或撤職就可以了結。對於武漢人民來說,所有主推手和幫凶者,一個也不會饒恕!兩千多(甚至更多不在名冊上的死者們)「他殺」的亡靈和他們的家人,日日夜夜拚命救人的所有醫護人員,900萬苦熬日子的武漢人民,500萬難以回家的流浪者,都會要一個說法,要一個結果。

3月2日(二月初九)《讓後人知道,武漢人經歷過什麼》

(30)我擔心,人們一旦輕鬆快樂起來,就不會再願意回想那些曾經的苦難,就會努力讓自己忘掉災難中死掉的常凱們。

3月3日(二月初十)《你也要給我們大家一個說法》

(31)中國人不屑於懺悔,但在多條人命面前,有的人,需要我們站出來喊他懺悔:你們,就是你們,站出來懺悔吧!

3月4日(二月十一)《眼下就這樣活著:團購,追劇,睡覺》

(32)以前談小說時,我說,文學雖然是一種個人表達,但無數的個人表達彙集一起,便是一個民族的表達;而無數個民族的表達彙集一起,那便是一整個時代的表達。

3月5日(二月十二)《常識是深刻中的深刻》

(33)常識就是從最深刻的道理和最頻繁的實踐中拎出來的。常識是深刻中的深刻,比如,人生而平等。

3月7日(二月十四)《誰能想到次生災害會落到漢語上?》

(34)「誰能想到次生災害會落到漢語上?」感恩這個美好的詞語,它的未來會滿身污穢嗎?而今天,它會成為敏感詞嗎?

3月8日(二月十五)《線索來了,該查的就順著查吧?》

(35)好了,線索來了。該查的,就順著查吧!一個一個地詢問,總能問出一個所以然。我和我們,都想知道,這麼大的事,為什麼要隱瞞。

3月9日(二月十六)《引咎辭職,從中心醫院的書記和院長開始》

(36)為什麼我們在民間都會提高警惕,我們的領導者們卻如此無知?說起來還是缺乏常識。他們把常識建立在政治概念上,而我們把常識建立在生活經驗上。

(37)反思和追責是兩位一體的。沒有嚴苛的追責,便不可能有嚴肅的反思。疫情至此,這是我們必須要做的事。現在,人們記憶尚在,時間細節感覺,都還深刻地存在腦子裡。這正是開始做這件事的時候。------讓我們所有武漢人,為這次的災難留下一份集體的記憶。我個人願意為大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3月11日(二月十八)《一旦走到這一步,如何是好?》

(38)而此後,各類災難也會無休無止。因為不做事或是把事做壞,全沒關係。自己沒責任,國家兜得住。引一句大家熟悉的句子:長此以往,國將不國。

3月12日(二月十九)《有人試圖要挾警方對我進行打擊嗎?》

(39)前兩天,看到一個讀者說,方方日記是我們在鬱悶中的一個呼吸閥。

(40)可惜了那麼多年輕人。當他們把極左人士當作自己的人生導師時,他們這輩子恐怕都會在黑暗的深淵中掙扎。

3月13日(二月二十)《開闢一個空間,讓我們同哭一場》

(41)有時候想,一屆政府,如果不把民生放於至上位置,再來一次X冠病毒,依然會延續今年的災難;一眾官員,如果眼睛不看百姓,只盯著上司,垃圾車拖食品的事情,同樣會一而再。沒有以人為本的概念,也不站在百姓的角度思考和做事,是現今官員很大的問題。僅用官僚主義來形容,恐怕不夠。這也不全然是人品問題,而是他們身處於某個機器之中。這架機器的快速運轉,導致他們的眼睛,只能盯著他的上級,而無法看見芸芸眾生。正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3月14日(二月二十一)《下一個吹哨人,該輪到誰?》

(42)每一天都誤導著百姓沉溺於盛世,卻無一句提醒:新冠毒魔已然張著大嘴,走到了你家門口。回想起整個春節一直到方艙醫院建成這期間的日日夜夜,以及那以千而計的悲慘人生,不知道有沒有人會良心發現:慚愧自己放棄了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東西,即本該有的使命和本該盡的職責。

3月15日(二月二十二)《這些天,議論復工的人越來越多》

(43)未來的人,讀到這些,會知道,在2020年,一場病毒引起的瘟疫在武漢蔓延,另一種瘟疫則以語言方式在我的微博留言中蔓延。武漢瘟疫的蔓延,導致了這座千萬人的城市曠世未有的封城;而我微博留言下的瘟疫,則展示了這個時代如此鮮明的恥辱。

(44)我,被封在疫區,作為受難者,記錄下一些生活瑣碎和感想,這日記多半留不下來。但是這成百上千人的集結叫罵,卻會讓我的日記永存。

3月16日(二月二十三)《哪個人的人生是這樣浪費的哩?》

(46)你大概也知道,在這裡,瞞的兄弟是刪。我們已被這個叫「刪」的老兄折騰得痴呆麻木。真的不知自己在網上什麼時候、因何原因違規違法,這件事從來都沒人告訴過你。你除了接受,也只能接受。

3月18日(二月二十五)《那時的我們,就像今天的你們》

(46)每清理一次,就是一次解放。一次次的解放,會把一個僵化麻木帶著銹跡的螺絲釘,變成一個真正的人。

3月20日(二月二十七)《你看我怕不怕你們!》

(47)我還要重複一句:極左就是中國禍國殃民式的存在。改革開放如果毀在了這些人手裡,是我們這代人的恥辱。來吧,是把你們所有的招數都拿出來,把你們背後的大牌都喊出來。你看我怕不怕你們!

3月23日(二月三十)《所有的疑問,都無人回應》

(48)我實在不知道一個健康的湖北人和一個健康的非湖北人有什麼差別。如果北京真的拒絕湖北人進京,那是湖北人的倒霉,卻並不是湖北人的恥辱。恥辱的是提出這個建議和採納這個建議的人。當然,也是文明的恥辱。很多年後,我們回頭看,原來,2020年,我們的文明史是在這樣的一個刻度上。

3月24日(三月初一)《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

(49)我要一次又一次地說:極左就是中國禍國殃民式的存在!他們是改革開放最大的阻力!如果聽由這股極左勢力橫行,放縱這種病毒感染全社會,改革必定失敗,中國沒有未來。

(50)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黃耀芳整理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噴嚏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