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章天亮: 擊垮中共的風暴正在形成 兼談追責與賠償之可執行性

美國會參眾兩院議案:要求追究中共隱瞞疫情責任並賠償給美國造成的損失。

3月24日,經濟權威性組織「中國褐皮書國際公司」(China Beige Book)罕見地在一個月之內第二次發布中國經濟報告,指中國經濟下跌恐如「自由落體」;第一季度經濟遭受的打擊令人「瞠目結舌」。

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分別提出議案,要求調查中共在疫情初期的掩蓋行為,要求中共為其在全球造成的損失做出賠償。

中共儘管試圖無賴甩鍋,嫁禍別國,但其所面臨的國際追責和要求賠償的呼聲愈加強烈,與之相關的「國家主權豁免」和病毒「正名」問題因之顯得格外重要。

海外知名史學家、時政分析評論人士章天亮教授在他的3月25日視頻節目《政論天下》中,綜述報道和精彩分析了最近這幾樁時政新聞,指出擊垮中共的風暴正在形成,並逐一分析了「國家主權豁免」及為何有必要「正名」病毒的問題。

擊垮中共的經濟風暴正在形成

路透社3月24日引述「中國褐皮書國際公司」的報道,該公司經過「對數以千計的中國企業的調查表明,中國第一季經濟萎縮10~11%並非毫無道理。」

章天亮介紹說,「中國褐皮書國際公司」(CBB)是專門對中國經濟進行調查,對未來發展趨勢進行預測的權威性機構,它的宗旨就是:以其獨特的方法調查並提供關於中國經濟的最真實數據。它網頁上介紹說,中國的經濟就是個臭名昭著的黑箱,該公司通過實時追蹤數千家中國各地的公司和34個不同的產業來分析中國的經濟。這個模型是從美聯儲的模型中開發出來的。CBB成為海外投資者獲取和分析中國數據的最有價值的權威。

通常CBB的報告頻率為每季度一次,但CBB罕見地在一個月之內兩次發布中國經濟報告,上次發布是2月末,這次是3月24日。2月28日發布的報告提到,「中國經濟下跌恐如「自由落體」,根據截至2月末對大約1,400家中國企業的調查結果顯示,大陸企業達到完全復工標準的僅有30%。」CBB3月24日的報告警示,大陸各行業都在下滑,銷售普遍下降,預計第一季度大陸經濟創下有記錄以來最差,恐萎縮10%或11%。

儘管中共宣稱復工,但疫情擴散已經令大陸企業的海外訂單紛紛被取消,比如規模較大的代工廠所在地廣東上海溫州等都出現「無工可復」的局面,涉及服裝、鞋業、玩具、電子等多個領域。如今疫情席捲全球,受到疫情衝擊的國家正在陸續關閉,可能是幾周,甚至可能幾個月。

CBB的報告表示,中國大陸復甦的議題不再只是大陸境內的問題,「這關乎北京當局無法掌控的因素」,歐美國家目前都處於半封鎖狀態,外部衝擊會使第二季度中國的經濟也根本就不會好轉。雖然官方報道指長三角和珠三角的復工率已達90%以上,但真正開工的企業少之又少,尤其是出口商品生產行業,工廠無訂單可做。

章天亮指出,「面對這場危機,哪個國家的日子都不好過,但中共的日子尤其不好過,就是因為中共一直以來都是以經濟發展作為它執政合法性來源,包括很多問題都試圖用錢去解決,基本上都是連騙帶搶賺其它國家的錢,一旦別的國家資金斷線,中共的糧道基本上就被斷了一半;國內的經濟下滑,失業率增加、債務違約、金融暴雷……中共一直靠錢維持政權,包括維穩,現在錢一旦沒有了,就象一個人突然間血壓驟降,性命堪憂了。」

美國會參眾兩院議案:追究中共隱瞞之責並賠償給美國造成的損失

中共在這次危機中採取了極其錯誤的策略,那就是對外甩鍋,把病毒來源嫁禍給美國、巴西、義大利,這招致了各國的強烈反彈。今天(3月25日)大陸網站上廣泛轉載一篇文章,還準備甩鍋給日本和澳大利亞。

章天亮指出,中共的甩鍋包含了兩個層面的逃避,在國內避免中國百姓追究其隱瞞疫情的責任,在國際上避免各國的追責。而中共的甩鍋行為激怒了美國上下,包括行政部門、美國總統川普,也激怒了美國的立法部門、美國國會。

他介紹說,日前美國紐約州眾議員埃利斯·斯泰凡尼克(Elise Stefanik)提出議案,要求國會追究中共隱瞞疫情所給美國造成的損失。而在參議院里,密蘇里州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也提出了類似的法案,他將中共的隱瞞行為視之為犯罪行為,要求中共進行賠償。參眾兩院現在都在準備相關決議,然後進行國會表決。這反映了美國民意代表們對中共隱瞞的態度;而國會議案實質上也表達了美國的民意,因為所有美國參眾兩院的議員都是民意的代表。事實上如果不是中共隱瞞,美國的經濟和國民生活不會受到這樣的衝擊。

3月25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七大工業國集團(G7)成員國的外長(視頻)會議上,七國一致同意,中共正針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COVID-19)大流行發動「假消息」攻勢,在搞信息戰,「中共行為對我們的健康和生活方式構成重大威脅。中共還威脅要破壞自由貿易秩序,而這是我們G7國家共同繁榮與安全的基礎。」

章天亮認為,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各國都會調整與中共的外交關係。

對中共追責和令其賠償是否具有可操作和執行力?

有的人認為,美國提出這麼多議案讓中共賠償,似乎是不可操作的。他們認為有兩個不可操作或不可執行的層面:第一,國會提出的是議案,而不是法案,沒有上升到法律層面,也就不具有法律約束力;第二,中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享有國家主權豁免權(Sovereign Immunity of State),又稱國家管轄豁免,是指國家的行為和財產不受(或免受)他國立法、司法及行政的管轄(通常僅指不受他國的司法管轄),即非經一國同意,該國的國家行為和財產不得在外國法院被管轄,該國在外國的財產也不得被扣押或強制執行。

章天亮從以下兩個方面做出了他的分析:

第一,主權國家固然有主權豁免,但美國經濟制裁敵對國家的事並不是沒有先例。

他舉例說,比如2019年6月,伊朗擊落了美國的無人機。川普立即簽署行政命令,對伊朗實施新一輪嚴厲制裁,凍結了伊朗幾十億美元的賬戶,包括針對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及與其關聯的八名伊朗高級指揮官,他們「位居高位,監管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的地區性惡意活動」。

因此,美國真正凍結那些中共該對此事負責的高管的財產是完全可能的,只是美國願意不願意的問題。

第二,國會議案如果以大比數表決通過,真正通過類似的法案也不是不可能的。

章天亮說,今年是庚子年。120年之前的那個庚子年,就是1900年的時候,中國有個非常著名的事件——義和團,或者叫「拳匪之亂」。因為義和團運動這件事在中共的歷史教科書上一度以非常正面的角度來敘事、形容和歌頌的,所謂「扶清滅洋」、「愛國主義」。而實際上是一群暴民、拳匪之亂,對外國人肆意殺戮,對外國教堂、領館肆意破壞和搶劫,引發了各國為了保護自己的使館和僑民,於是派兵進入大清國,打敗了清軍。

清朝政府隨後剿滅了義和團,第二年與各國政府談判,簽訂了1901年《辛丑條約》,大清向各國共賠償白銀4億五千萬兩,分39年還清,年息四厘(4%)。理由是義和團之亂所有中國人都有責任,每個人都要賠一兩,當時中國大約4億五千萬人,就做價4億五千萬兩。這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一筆賠款。

「必也正名乎」:正名「中共病毒」關乎未來追責與賠償

章天亮指出,我們一直主張把這個病毒稱作「中共病毒」(CCP Virus),我們都這麼叫的話,這個責任就在中共頭上,而不是在中國的頭上;再有就是,一定要把中國人和中共劃分開,責任該中共去背。中共號稱9千萬黨員,要是真有賠款這回事,也應該只跟黨員有關,普通百姓和已經退黨的人們就免責了。

他強調,我說賠款這事,到並不是只因為看不上中共,盼著中共倒霉。其實是提醒各國一個現實,那就是全球化是自由貿易的要求和推動的結果。而既然是貿易,那就必須本著「公平互惠」的原則。一個人跟另一個人公平互惠做生意,這叫貿易;一個人總占另一個人的便宜,那就不是貿易,而是搶劫。

那麼真正要做到「公平互惠」,每個國家都得承擔起相應的責任和義務。而中共除了對自己的政權外,對國內國外任何組織和國家都不負任何責任。這樣的政權為什麼要跟它做生意呢?各國一直希望把中國拉入國際貿易體系中,用國際規則來規範和限制中共,管用了嗎?現在各國的危機,難道不是相信中共的惡果嗎?

他最後截說道:「我們剛才提到的經濟制裁只是一個思路,當然最好的辦法就是大家一起來解體中共。沒有了共產黨的中國才可能是一個負責任的國家。」

在章天亮的視頻中談到了更多細節內容,如希望更多了解,請觀看如下視頻。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