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港人夢魘!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徵兆乍現

外國傳媒報道,隨著中共病毒疫情擾亂全球信用市場,亞洲正受到特別的威脅,情況與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時相似。

多年來,該地區在經濟增長一直處於世界領先地位,而債務幫助了機場、橋樑和政府房屋的大舉建設,使成千上萬的人進入城市。這種模式現在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借貸成本飆升的衝擊,曾經創紀錄的速度湧入該地區風險最高債務的投資者愈來愈焦慮。

Lucror Analytics的亞洲區負責人Charles Macgregor說:「一切都歸巢棲息了。」這是一家位於新加坡的獨立研究公司,專註於高收益信用產品,他對中國工業公司及印尼和印度的高收益借款人持負面看法。

2019年亞洲「垃圾級」債券發行量躍升1.4倍,那些曾經瘋狂買入的債券持有人現在又競相拋售其倉位,使息差飆至10年高位,新債券發行已放緩至零零星星。高盛預計違約率會上升。

即使按當今狂躁的全球市場標準來看,亞洲信用市場從繁榮到蕭條的轉變也十分迅速。亞洲貨幣急速貶值,給以美元借款的公司帶來了更多壓力。痛苦的深度和廣度將取決於疫情的發展路徑,以及政府為防止經濟蕭條所做的努力,但一些企業的時間已不多了。亞洲公司發行的11.4萬億美元債券中,約40%將在2021年底之前到期,其中包括今年到期的230億美元不良美元債券。(附圖一)

更甚的是,曾經被高收益所吸引的基金經理們,對風險的胃口已喪失了。據國際金融協會(IIF)數據,自2月20日以來,投資者已從公司債券基金撤回了逾340億美元。

標準普爾全球評級的企業評級高級總監Xavier Jean更警告,目前的情況與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時相似,當時公司擔負著前所未有的以美元計價債務。

現時疫情大流行,迫使公司動用信貸額度,甚至使人們擔心這可能演變為長期低迷、且帶有經濟蕭條的味道。儘管亞洲的國內債券市場較1997年變得更強勁、銀行體系更健康,但企業部門仍動蕩不安,特別是印尼及泰國的本幣兌美元匯率,今年以來至少下跌了7%。(附圖二)

施洛德投資的日本外亞洲研究主管Raymond Chia指出,雖然與亞洲金融危機時相比,公司規模變大,但由於積累了大量債務,也更虛弱,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