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澳洲華人「我要實名起訴中共及其領導人」

—「沉默坑害後代」大陸華人要實名控告中共

由於國內疫情嚴重,來維州探親的齊志華被困在了澳洲,有家難回。(本人提供)

「我要實名起訴中共及其領導人。」2020年3月25日,家住澳洲吉朗(Geelong)的齊先生打電話給《大紀元時報》說,「我叫齊志華,是山東濟寧人,我就是要實名告他們。」

「不說『親自指揮、親自指導』嗎?結果就死了這麼多人,你(中共)就做成這樣了嗎?死了幾十萬人,就這樣死了嗎?必須得起訴!」齊先生對中共各級政府官員在疫情初期的不作為,導致包括自己、家人在內的全世界人付出慘重代價十分憤怒。

齊先生在去年12月底來到澳洲探親,計劃和家人團聚慶祝新年,沒想到這一趟澳洲行如今卻有家難回,自己的企業、家庭都無辜受累。

齊先生下定決心實名起訴中共,「現在不是共產黨死就是我死!只能是這樣。」

對於中共極力粉飾太平招致人禍,他說,「我還要告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欺騙老百姓。」「當全世界喊出『打倒共產黨』,它(中共)就已經死亡了,一刻也堅持不住。」

沉默將坑害後代 不能再給中共機會

齊先生是一家小型煤礦維修企業的老闆,他本來深諳祖傳針灸精要,是世界針灸聯合會的成員。「我在中國開不了診所,因為拿不到共產黨發的證,所以我只得改了行。」他說,「中醫只有傳承才能看病,要父親教兒子,兒子再教兒子,望、聞、問、切,要手把手教的,否則老師教的都是假的,是共產黨寫的。毛澤東不懂中醫,叫西醫大夫編寫了中醫的書。」

儘管對中共專制統治十分不滿,但為了一家人能夠安穩的生活,齊先生選擇了沉默。

「為了趕緊離開共產黨一黨執政的國家,叫孩子接受一個良好的教育,到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去,所以我也是忍氣吞聲。它各種稅、各種費隨便加,它說罰款就罰款,它說什麼就是什麼,不行就把你銀行賬戶給你封掉了,它罰了我幾十萬了。」

「國營(企業)、國企、央企是共產黨的大企業,人家要優先的,把我們個人的小企業都得逼死,我們的利潤只有很少很少一點,非常少的利潤,一直就是這樣,稅又高,稅非常高。」

儘管如此,齊先生和太太堅持用汗水和勞動換取回報。

「我缺少資金貸款的話只能跟親戚朋友去借,去干一些工程,結完帳之後再還給人家。他們(國企等)在銀行里就可以無息,或者是以很低的利息去做這個生意。除非你跟共產黨有私人關係,或者必須得給他們送禮,才能貸到錢。」

但是一味的忍讓、沉默也沒能讓齊先生一家人過上安寧的生活。由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他和妻子被困在海外,「(中共病毒)給我家帶來很大傷害,我的小企業過完年要開工,我是法人,我不回去這個企業就死掉了、停掉了。我家人的吃喝住、兒子留學的費用都受到了很大影響。」「我不知道孩子該怎麼上學了,我不能偷不能搶,不能違背澳洲政府的法律去打工。」「病毒已經把我的家庭禍害成這樣了。」

他表示,中共通過暴力和謊言執政不是「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了」。「六四的時候我20歲,從那時候我就知道了,再就是(迫害)法輪功,再就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不能再留著這個毒瘤了。之前我還有點軟弱,但它(中共)坑的不是這一代人,包括我的後代都要被坑害了,我不能再給它機會了。」

齊先生後悔沒能儘早發聲,此時他的心中五味雜陳。他認為,很多華人、大陸人都像曾經的自己,忍受著中共統治下的壓迫,「我也是非常、非常地為他們、為中國人的痛苦感到很痛苦、很悲哀。」「我們中國但凡有良知的人,但凡是個中國人,人人都能感受到(中共的邪惡),他們只不過是說與不說的問題。」

中共隱瞞疫情不拿百姓當人 大陸華人不敢回國

「能忍的我都忍了,讓我爆發的就是疫情,它(中共)胡報、瞞報、謊報,到現在清零,共產黨胡說八道。」

一位在濟寧監獄工作的朋友告訴齊先生,「監獄裡犯人、獄警確診的根本就不止200多人,很多很多,太多太多,根本就不讓你上報。

「你說病毒沒了就沒了?病毒聽你共產黨的?」他說,「它拿百姓根本不當人看。」

「我就知道共產黨不說人話,他們宣傳的都是假的。」齊先生說他太太也勸他不要回國,「你到了中國就被隔離,隔離可能就進火葬場了,就死掉了,共產黨不會為你老百姓花一分錢的。」

「共產黨不是人,它就是吸老百姓的血才養活了他們,才能撐到今天,70年了。」他說,「共產黨是強行復工,因為它收不上稅了。」「它號召老百姓復工,那你兩會為什麼不開呢?有些事情說不通啊,它明顯在說謊。」

齊先生表示,中共欺瞞民眾是因為恐懼有良知的大陸人了解真相,從而對抗極權,「微信、QQ、中央電視台……它不講真話,它忽悠、給你洗腦,宣傳的有多好多好。它現在最害怕的就是老百姓,中國有良心的就是老百姓,老百姓要是站出來它就完了。」

「好多中國人也意識到了,P4病毒研究所用動物做完實驗後,把動物販賣掉獲利。他們就是沒有底線的,共產黨就會這樣做。」他表示,「這不是我們想要的政府。」

「這次瘟疫讓全世界看到,共產黨就是一個毒瘤。跟病毒走得近的沒一個有好下場。這就是天滅中共的開始。」齊先生以伊朗、義大利為例,呼籲澳洲政府「不要與邪惡做交易,與中共劃清界限」。

齊先生認為中共造成疫情全球蔓延,給中國人帶來恥辱,「(中共)喝中國人的血,喝世界人的血。」「它拿全世界人不當人看。」

「我們是一個優秀的民族,共產黨把我們抹黑了!」他說,「澳洲人也受害,但這不是我們老百姓的過錯,這是共產黨帶來的病毒。」

他希望更多中國人能夠清醒過來,不為中共背鍋。「這不是我們想要的政府。」

齊先生認為,中共極權統治下掩埋了無數屍骨和血淚,這樣的政權無法長久。「如果任何一個蠢人他要覺得自己蠢,那他就不愚蠢了,所以它(中共)永遠也不會改。正因為它蠢才做的這些蠢事。共產黨不會自己滅亡的,它就像一堵爛牆,我們必須把它推倒。」

作為基督徒,齊先生認為中國人需要的不僅是「吃好穿好」,更重要的是「自主權和靈魂」。「共產黨沒有靈魂,它是行屍走肉。因為它沒有信仰、沒有底線。」

壓在齊先生心中的話終於在今天說出了口,他號召海外華人遠離中共,與世界為伍反抗極權專制。「我們每一個中國人都是無辜的,看清了共產黨,我們都得發聲,你不要再沉默。」

「中共正在走向滅亡,我們能加快它的滅亡,不然(它)會坑害更多的人。」

齊先生公布了自己的郵箱地址(qigeng6768@gmail.com)。他希望更多的人可以和他聯合起來,「任何一個人,我們要聯合起來,共同發聲、剷除共產黨這個邪惡的組織。」

「全世界的人都快覺醒吧,趁還來得及。」齊先生說。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奕墨爾本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