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袁斌:一個中共病毒死者家屬的控訴

作者:
你們有幾句話是真的?國家的政策到了地方就是擺設,我有證據在手。我有至親在這次人為造成的災難中成了受害者,在這次災難中有多少受害者?有多少家破人亡的悲劇發生?當初某官員某磚家表示:可控……不存在人傳人……災難發生了你們這群人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了什麼?是無數個家庭的哭泣,無數個生命的消失,想起我就氣憤,這些消失的人,這些受害者,可以說死在你們手上,他們的消失可以說是他殺,真相是無法掩蓋的,事實就是事實。

武漢近日爆出7家大型殯儀館每天向死者家屬共發放3500個骨灰盒的消息。有居民爆料,武漢殯儀館前面這幾天每天都這樣大排長龍。(視頻截圖)

3月26日的武漢,下著小雨。然而,與烏雲遮蔽的天空相比,更令人沉重的是排在漢口殯儀館的長長隊伍。

自從幾天前當局通知可以去殯儀館領取中共病毒(又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死者的骨灰後,每天都有許多人來此排隊。

一位前往殯儀館的網友說:我在裡面待了兩個小時,有的家屬抱著遺照坐在對接點等待,有的抱著骨灰盒從我身邊走過。人很多,很安靜,沒有哭聲,也沒有哀樂,他們就這樣默默地抱著骨灰盒離開。只到最後我要離開才看到一位阿姨放聲大哭,她的哭聲引來所有人回頭—-

一位前來領骨灰的武漢姑娘感嘆道:「有多少親屬們的悲傷,憤慨,卻只有認命。多少個沒有被確診的人,最後就成了一個冰冷的盒子?」

是啊,這些死者家屬,不管是來領骨灰的,還是那些沒來領骨灰的,哪個心裡不都是滿腔的悲傷與憤慨?

我下面要說的這位死者家屬,我不知道他的真實姓名,只知道他的微博註冊賬號叫@雪在手中。他在微博中告訴我們,他的父親是位退役軍人,今年76歲,早年參加過中共的核武器試驗工作,因核幅射受到過傷害,是一個對中共有功的人。但1月17日因骨折在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住院治療期間不幸染上了中共肺炎病毒,確診後於2月1日下午5點28分不幸去世。

從2月7日到3月28日,@雪在手中一直都在微博上記錄自己失去父親後的遭遇和心情,充滿了悲傷、絕望和憤慨,讀後令人動容。

下面便是我收集的他這段時間的微博:

2月7日:

中央明確規定: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中共肺炎)確診的,個人負擔費用政府兜底。也就是說個人負擔費用免費。我的父親:76歲,2020年1月17日因骨折在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住院治療期間不幸被染上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中共肺炎),2020年2月1日下午5點28分不幸去世,我懷著悲痛的心情第二天到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結算中心結算我爸住院治療費用,結算中心的工作人員告知:個人負擔費用是二萬多,我告知了國家對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中共肺炎)確診的政策。中心的工作人員也表示知道這個政策。但還是強行把個人費用扣除了,因為事前醫院要求交押金。真的好黑暗,前後16天的時間我爸把命搭上了,作為他的兒子,我悲傷之餘也很氣憤,我爸作為一個退役軍人,早年參加我國的核武器試驗工作,因核幅射受到過傷害,是一個對國家有功的人。晚年在醫院卻不幸被染上病毒在痛苦中離開這個人世。氣憤的是:國家明文規定的政策行同虛設……真的好黑暗

2月19日:

才撥打了武漢市市長熱線電話:反映了我爸因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中共肺炎)在醫院被傳染而去世,個人負擔費用二萬多,中部戰區武漢總醫院結算中心強行扣費的問題。國家的政策是:確診的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中共肺炎)個人負擔費用是國家兜底,政策到了地方就成了擺設,我很氣憤,一定要投訴到底。

2月20日

剛才睡著了,夢見老爸,激動不已中一下醒來,原來只是一場夢,我的心好難受,眼淚禁不住流下來,您離開我己經19天了……這些天我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您知道嗎?兒好想您。

2月22日

老爸今天是您走的第21天,兒真的好後悔不該把您送回武漢看病,如果時光能夠倒流該有多好,我的餘生都會在後悔與自責中度過……

2月24日

你們有幾句話是真的,國家的政策到了地方就是擺設,我有證據在手。我有至親在這次人為造成的災難中成了受害者,在這次災難中有多少受害者?有多少家破人亡的悲劇發生?當初某官員某磚家表示:可控……不存在人傳人……災難發生了你們這群人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了什麼?是無數個家庭的哭泣,無數個生命的消失,想起我就氣憤,這些消失的人,這些受害者,可以說死在你們手上,他們的消失可以說是他殺,真相是無法掩蓋的,事實就是事實。

3月6日

心碎,永遠都不會完整了,我恨武漢這個地方,留給我的只有無盡的痛苦,白天或者半夜我經常坐在床邊看著牆許久許久—-

3月6日

剛才武昌館來電話核實了一下信息,並告知要等武漢市防疫指揮部的通知,才能去接老爸,想起您一個人孤單的在館內,無法入土為安,我的眼淚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

3月22日

才電話武昌館,到底幾時可以去領老爸的骨灰,說什麼要等市政府的通知,分批領,稀爛的班子—

3月23日

人為造成的災難,害多少人成為了受害者,多少人失去了寶貴的生命,當初的官員(可防可控)所謂的磚家(不存在人傳人)這些人沒有被追責,官繼續當著,磚家繼續忽悠著,小日子過得滋潤。卻把心思用在了對付死難者家屬身上,現在的規定是:有單位的必須單位全程陪著拿骨灰,安葬。沒單位的社區負責。要由負責單位分批報備預約安排時間,不能全部一起。你們怕什麼?你們心虛什麼?分批一個個對付,上各種手段,公安也電話,怕廣大的受害者家屬在一起了,找你們追凶?人為造成這次災難的就是凶手,殺人的凶手—

3月26日

走在空曠的街道上,我感覺自己好像穿越到了解放前,白天緊閉家門,不管誰敲門都不會開,不要騷擾我。只有夜裡我才會出去走走,回憶過去的點點滴滴,眼淚禁不住流下來,半路上又有電話來:意思是沒有單位或者社區的全程陪同,是不能領灰的,對不起我反感這種強迫型的陪同,這是我的家事,個人去領是我的權力。任何強迫,命令型的陪同我都不會接受。

3月27日

醫院強行扣的費用要回來了,過程很不順利,好在總算是退我了,也許兩萬多點錢對許多人來說並不算什麼,但我只想說我只是一個普通人。1月17日我千里迢迢送骨折的父親到中部戰區總醫院住院治療,卻在醫院被染上了新冠,看著老爸的身體狀況一天天惡化,我拚命想要抓住一線生機,宛如手中抓著沙,眼看著沙一粒粒從手中滑落,感到自己是多麼的無助,我抓住老爸的手,不停喊著爸爸,爸爸,我買來的早餐,老爸再也無法食用了,因為我的老爸已經昏迷了,忘不了老爸昏迷前說的話:兒子,爸爸不想死……我哭著說:爸爸我不會讓您走,也不許您走,我要照顧您到88歲,2月1日,短短的15天時間我與老爸就陰陽相隔了,我的心也破碎在了武漢。

3月28日:

又是一夜無眠,腦海里總是浮現去年國慶閱兵看電視時的畫面,老爸站起來面對電視敬了一個軍禮,我的眼淚禁不住流下來,因為我的爸爸已經老年痴呆很長時間,我辭去了工作一心照顧他,我的爺爺當年參加革命出生入死打江山,爸爸早年參加我國原子彈核實驗工作,受到過輻射,落下了終身的損傷。深夜裡好像有人叫我:兒子,為什麼還不來接爸爸,你不要爸爸了嗎?我天天都想去殯儀館接您,有好多話想要對您說,可我去不了呀,他們的規定是:沒有單位或者社區的全程陪同,新冠受害者家屬個人是不可能領骨灰的,越想越氣憤,誰給你們的權力這樣干:全程陪同,全程監控我,作為受害者家屬接自己的爸爸,是我的權力,我堅決拒絕陪同監控。

「在這次災難中有多少受害者?有多少家破人亡的悲劇發生?」「無數個家庭的哭泣,無數個生命的消失,想起我就氣憤,這些消失的人,這些受害者,可以說死在你們手上,他們的消失可以說是他殺,真相是無法掩蓋的,事實就是事實。」透過@雪在手中的微博,我清楚地聽到了一個中共肺炎病毒死者家屬對中共的控訴。

不,這不是他一個人的控訴,也是所有死者家屬共同的控訴!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