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全球群起質疑 武漢到底多少人死於武漢肺炎?

作者:

漢口殯儀館(圖片來源:喬龍/自由亞洲

中國武漢到底多少人死於新冠疫情北京是否隱瞞了真相?湖北地方當局一開始隱瞞了新冠病毒(編註:中共病毒)真情,1月23號武漢封城以後,當局是否就變得更加透明?法國幾家媒體發出了疑問。

法國《世界報》質疑,到底多少武漢人死於新冠疫情(編註: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地—武漢?是官方公布的2535人,還是更多?曾經長駐北京的《解放報》,現在法國電台主持地緣政治節目的哈斯基也發出疑問,死人究竟多少,這裡涉及的是歷史真相的問題。它限制了疫情走出中國之前,其他國家掌握信息的水準以及獲知警報的程度。它今天仍然對這場疫情的風險評估起著關鍵作用。

哈斯基認為,對武漢死於病毒的人數的疑問是在義大利、西班牙死於疫情的人數飆升直至超過中國的時候提出的,英國提到可能本國會有兩萬人死於疫情,美國最新的評估有可能要超過十倍。但是,中共官方公布的全國死於疫情的人數是3300人,其中疫情中心武漢差不多2500人。武漢擁有1100萬居民,武漢所在的湖北省6千萬人,差不多同歐洲主要大國一般大。疫情在武漢爆發時,眾所周知,情形非常殘酷,許多醫院人滿為患,患者求醫無門,眾多醫護人員感染,最後,中國各地派去12000醫生前往支援。

因此,拿武漢的死亡病例和隨後的其他疫區去比較,存在的差別如此之大,太神秘了,而新發生的一件事又引發更大的疑問。上周,當局允許居民前往殯儀館領取骨灰盒,大卡車一日拉給一家殯儀館的骨灰盒就數以千計,遠遠超過官方公布的死亡數字。等待領取的人排成長龍一直要等五六個小時才能領到。有人估計武漢疫情期間死亡人數可能達到四萬人。

記者認為,這些神秘的骨灰盒數據並不構成證據,但播撒了混亂。尤其是如何統計受害者的方式引起質疑,當局前後改換了六次統計方式,至少令人嚴重懷疑的是死於其他病症的死者沒有列入名單。艾芬醫生曾披露了這一信息,現在,據說她已經「失蹤」。

巴黎人報》則在頭版質疑:中國公布的死於疫情的人數只有3330人,當局是否在撒謊?法國國家科研中心研究員、在中國生活過十年的中國健康問題專家Carine Milcent對這家媒體表示,這一數字不能準確地代表現實。首先,它只統計死在醫院的確診患者,排除了死在家中的患者。同時,它把已經患病不治的不統計在死於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編註:中共病毒)名單之內。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這是一個獨裁政體,縮小數字習以為常。

《世界報》則報道,武漢疫情爆發以來一直在前線大量報道的『財新』雜誌指出,3月25日-26日,大卡車一天向武漢七座殯儀館的其中一座送去大約2500個骨灰盒。另外,流出的照片和視頻顯示從3月23日起,人們默默地排著長長的隊伍等候領取骨灰盒。有些見證人說要等六小時才能取到,四月五號就是清明節,殯儀館保證在清明節來到前把骨灰盒交到死者家屬手中,3月26號,當局下令四月底以前禁止在墓地掃墓。

社交網路有自己的估算,七座殯儀館每個每天可發放500個骨灰盒,七個加起來可以發放3500個骨灰盒,到清明節前共有12天,總共可以發放42000個骨灰盒。一名武漢居民對自由亞洲表示,七座殯儀館每天可火花2000具屍體,所以官方的數字不可信。眾多的武漢居民相信,四萬人死於疫情。

中國在疫情期間改換了幾次統計確診和死亡病例的方式,當局曾在幾天時間內,同意CT掃描認定確診與否,不必非要進行核酸測試,僅僅在24小時之內,2月12日,湖北確診人數猛增14000,但過了一周這一方法被拋棄。《財新》引述劉姓女子說,她的父親元月份患腦癌入院治療,但後來必須給新冠病毒(編註: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患者讓出床位,元月份,他的父親只好回家,一直等到三月份再次住院,幾天後不治而亡,對劉姓女子來說,她的父親「是被新冠病毒(編註:中共病毒)間接殺害的」。

除了幾次改變計算方式,有的問題與政權性質有關。2月份,王忠林被任命為武漢市委書記幾天後,下令醫護小組到每家每戶查找患者,把所有的確診患者隔離起來,「如果有一個漏查,小區領導要承擔責任」,據此,一些死在家中的人就沒有被劃入死於新冠病毒(編註:中共病毒)的名單。

一位武漢醫院匿名醫生對共同社說,3月10日前,有很多患者只進行了簡單的檢查後被遣返家中,這一天是習近平訪問武漢的日子,香港電視報道,從那時起,十幾座方艙醫院被陸續關閉,一些有各種癥狀的人不經過檢測就要求他們回家,「完全是政治處理不是醫療待遇」,一位匿名者說。

根據英國媒體,一些科學家告知英國首相約翰遜,中國可能隱瞞了眾多的確診人數,實際確診病例可能是官方數據的十五倍到四十倍。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法廣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