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疫情下 中共「大撒幣」令數十國家面臨危機

作者:

有學者估計,中共近幾年來對數十個新興市場國家借貸各種資金,資金總和將近2,000億美元,這些數據被中共官方隱藏起來。隨著「中共病毒」在全世界的蔓延,導致世界各國經濟停擺,這些背負巨債的國家將面臨重大的金融危機,同時其他債權人的利益也將受到損害。

有許多經濟學家已經對中共的這些借貸提出了各種質疑,認為這些債務將使一些國家不堪重負。而被外界廣泛質疑的是,中共的這些貸款帶有明顯的戰略目的。尤其是針對那些擁有重要戰略要地而無力償還債務的國家貸款,比如,斯里蘭卡因無力償還中共公司的債務,2017年底簽署了一份有效期為99年的租約,正式將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港移交給中國。2013年一年中共就取得了17個海外港口或碼頭的經營權。

2020年以來,欠下中國大量債務的安哥拉和厄瓜多等國家,其以美元計的政府債券價格已下跌約50%多,有超過800億美元資金流出新興市場股票和債券市場。

如果世界銀行等其它的投資機構不知道這些國家債台高築的情況,對這些新興國家放貸或者購買其債券,亦很容易遭受損失。

目前,十多個最貧窮國家已拖欠中共2,000億美元的貸款,相當於這些國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0%以上,而這些貸款並未公開。追蹤秘密貸款的根源,可以發現這些貸款大多都是「一帶一路」的產品。但是國開行等從未公開這些貸款數據。

中共一些網站數據顯示,2018年末,國開行在「一帶一路」沿線國際業務餘額1059億美元,累計為六百餘個「一帶一路」項目提供融資,金額超過1900億美元。國開行還完成了2607億元等值人民幣「一帶一路」專項貸款的簽約。同時,截至2019年4月,進出口銀行執行的「一帶一路」項目超過1800個,貸款餘額超過萬億元,半數投向基建領域。中國銀行跟進六百多個「一帶一路」沿線境外重大項目,對「一帶一路」國家授信規模超過1300億美元。

參與「一帶一路」的一百多個國家,大多資源豐富,是主要大宗商品出口國。這些國家在大宗商品市場好的時候從中國進行了貸款,但最近由於大宗商品市場大跌,其財政狀況也隨之惡化。一些國家很快就會無法承受來自這些貸款產生的債務負擔。

非洲最大經濟體奈及利亞,擁有豐富的石油資源。奈及利亞政府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該國所欠中共的外債不到20億美元。而實際上,奈及利亞欠中共的債務總額遠超這個數字。中共除了為奈及利亞首都阿布賈的輕軌等基建項目提供貸款外,2019年又承諾為奈及利亞首個深海港提供6.29億美元的融資。奈及利亞政府正試圖從中國進出口銀行再借170億美元。

此外,中共提供給的貸款與世界銀行等的貸款在利率上也不同。世行通常以低於市場水平的利率發放貸款,中共則往往按照商業利率放貸,有時會通過貸款換石油或其它自然資源。

如今非洲的情形與20世紀80年代拉丁美洲債務危機有相似之處,經濟學家對此感到擔憂。當年的危機使墨西哥等國經濟發展停頓十年。

目前東南亞國家已因「一帶一路」項目的貸款而陷入困境。據估計,2017年底,馬來西亞欠中共的債務超過120億美元。在印尼,首個高鐵項目由中國國家開發銀行提供了45億美元貸款。

巴基斯坦作為中共「一帶一路」項目的展示窗口,中共計劃投資620億美元,為其建設港口、鐵路和其它基礎設施。中共要求巴基斯坦使用中國的承包商作為貸款條件。

但巴基斯坦的財政狀況不佳。發電廠項目讓巴國背上了沉重的債務,一定程度上導致巴國陷入債務危機,迫使該國尋求IMF援助。

對中亞的哈薩克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土庫曼以及烏茲別克五國,中共也是通過債務陷阱的方式掠奪其資源。中亞國家自身的經濟結構脆弱,加上向中共大筆舉債進行基礎建設,終陷入債務陷阱。

土庫曼70%的收入來自天然氣出口,而中共目前為其天然氣的唯一買家。中共同時也是其90億美元巨額外債(佔2018年GDP的30%)的最大債權人。土庫曼可能不得不將天然氣田交給中共以償還債務。

塔吉克因興建發電廠向中共貸款而欠下3億美元債務,該國無力償還,已將一座金礦開採權交給中共抵債。

吉爾吉斯斯坦的經濟也岌岌可危。大規模基礎建設導致吉爾吉斯欠中共大筆債務。吉爾吉斯很可能會將其部分自然資源轉讓給中共抵債。該國還和華為與中興合作建設數字通訊設施,加強政府監控,但同時也為中共留下「後門」。

中共利用對上述國家提供貸款,由此獲取戰略利益的做法,越來越引發國際社會關注和詬病,很顯然中共提供的貸款包含有全球稱霸的政治目的。

同時,「一帶一路」向周邊國家輸出腐敗、債務、邪惡和專制,把共產主義病毒擴散至全球。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