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黨媒記者獲獎 打了誰的臉?

新華社記者廖君在中共病毒爆發後發稿多篇

4月2日,包括武漢肺炎疫情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在內的十四名在疫情中死亡的人士被中共政府認定為烈士。這是中共當局對因公殉職者的最高褒獎。中共官媒再次發揮其強大的輿論帶動能力,試圖加速人們對李文亮當初被武漢警方訓誡事件的失憶。另外,新華社記者廖君最近獲獎的消息,也更加使人們覺得中共官媒的不可信任。

中國「抗疫」如火如荼進行了兩個多月以來,經濟幾近停滯。最近的一周,全國多地主政官員帶頭「下館子」的圖文在網路刷屏。而與之對應的,是各地頻爆「確診人數零增長」。這一數據表達很快遭到來自民間的廣泛質疑。人們對官員作秀是否系迫於經濟復行的壓力,無奈而為之;以及「零增長」統計方式是否存在人為「捂蓋子」提出質疑。

儘管官辦媒體已經開足馬力宣傳,試圖導正民間輿情,但民眾對官辦媒體的不信任由來已久。

2020年3月8日,中共國務院發布通告,表彰官媒新華社記者廖君,稱她是「疫情防控一線的巾幗奮鬥者」和「逆行而上的女記者」。

很快,網友們起底了獲獎者廖君:2019年12月底,因在微信群發布疫情信息的李文亮醫師及另外七名醫護人員遭到當局指控「造謠」,並被武漢警方約談和訓誡。而當時這個新聞的報道者正是廖君。

網友們怒指:當初要求民眾不信謠、不傳謠的是她,而李文亮醫生獲得平反並最終為抗疫付出生命的代價之後,與李文亮一起獲獎的還是她。那些真正為民眾發聲的公民記者諸如陳秋實、方斌們卻被消失在「盛世大疫」的塵埃里。」

「根據我們東家的尿性,出了這事以後肯定是嚴防死守。」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前新華社記者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此事在新華社內部幾乎無人敢公開談論。

官辦媒體女記者的這次獲獎被戲稱為「肥水不流外人田」。廖君被網民笑稱是「復讀機」,網友扒出她在短短50天時間內,發稿將近600篇。而當局再被指既當裁判員、又當足球員。而中國新聞界已經炸了鍋,在批評當局已經成為一種高風險之後,廖君成為眾矢之的。畢竟,李文亮醫生的屍骨未寒,坊間積壓的情緒需要抒發。

中國知名媒體人格祺偉

新聞記者和宣傳工具是兩個不同的職業

「當一個記者熱衷於發通稿(一種由官方擬訂,交由媒體刊發的稿件),此時已經完全背離了新聞的性質。記者變成了當局的傳聲筒。」中國知名媒體人格棋偉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中共十八大以後的媒體公信力遭到前所未有的質疑。從當年的「央視姓黨」到現在的「廖君獲獎」已經體現出一個扭曲的現實:民眾獲取真實信息的可能變得愈發渺茫。

出生於1984年的格祺偉,曾任職中國北京《現代消費導報》、湖南本埠網路媒體等多家傳媒機構。2012年2月,格祺偉以《安徽合肥少女被官二代燒傷毀容事件》獨家報道而廣獲新聞業界讚許。其微博粉絲曾高達七十萬人。

2013年8月29日,格祺偉突遭其家鄉中國湖南衡陽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抓捕,並最終被判入獄服刑五年。判決書顯示,被羈押兩年多之後,格祺偉的罪名還涉及了「敲詐勒索」。

彼時,正值中共網信部門聯合公安部門開展網路治理專項行動。當局重判格祺偉的行為,一度被認為系「殺雞儆猴」。此後數年,一批中國優秀新聞人遭當局整肅。他們被網路封殺,而微博禁言、銷號成為家常便飯。

從那時起,因言獲罪成為一種普遍恐懼。

這種恐懼迅速蔓延至中國新聞界、法律界和學術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官辦通訊社和媒體依託其強大的信息壟斷能力,迅速成為「盛世宣傳」的主力軍。

民意滔滔,被壓抑的情緒總要表達。廖君獲獎後,迅速在中國新聞界引起熱議。所謂自由派媒體人的朋友圈盛傳一副裸女吹簫的漫畫。以此諷刺官辦媒體「自欺·欺民」的窘態。

格祺偉認為,自己當年被重判五年也是媒體審判的結果:」當時沒有一個媒體採訪過我。但新華社、央視的稿件卻鋪天蓋地的發表了。全是通稿。」

他說,當一個記者開始以講假話為榮,等於鼓勵了全社會講假話。而宣傳工具和新聞記者,是完全不同的兩個職業。廖君的六百多篇稿件不是基於記者的職業能力挖掘和調查而來,其行為的本質是官方復讀機。

全民歲月靜好質疑者俱死

一位前中國媒體人在其社交媒體上寫道:「在一個民主國家,民眾必須虎視眈眈地盯著當權者,並時刻懷疑他們的良心。只有這樣,權力才有可能被關進籠子。而能夠代表民眾喜好和意見的,往往是媒體。然而,中國的現實是:官辦媒體正忙於配合當局製造一個盛世。」

互聯網一片歲月靜好。近年來,包括嚴肅媒體,都已經鮮見批評的聲音。人們在政策允許的邊界內娛樂至死。當局也曾豪言,要把權力關進位度的籠子。遺憾的是,現在最大的問題恰好出在制度上。而那些質疑權力者,俱死。」這位前媒體人寫道。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