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友群:習近平、王歧山與任志強事件

已經退休、衣食住行無憂無慮的中國著名地產商任志強,本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沒有,安享晚年。但是,國難當頭,他坐不住了,他必須作「獅子吼」,來喚醒沉睡的良知、道德、正義與人性。於是,秉筆直書,寫下了他一生最重要的一篇警世文。

圖為大陸房地產老闆任志強2018年4月在成都。*

2020年,「中共病毒」禍害全球二百多個國家和地區,14億中國人,一個接一個,一批接一批,勇敢站出來,發出承傳了五千年中華文化基因的炎黃子孫的最強音,給製造這場人類大災難的中共以痛擊。

已經退休、衣食住行無憂無慮的中國著名地產商任志強,本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沒有,安享晚年。但是,國難當頭,他坐不住了,他必須作「獅子吼」,來喚醒沉睡的良知、道德、正義與人性。於是,秉筆直書,寫下了他一生最重要的一篇警世文。

就因為這篇文章,在中共首都北京,一個全中國甚至全世界知名的大活人「被失蹤」了。由於任志強與現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王歧山關係密切,他的文章矛頭直指現任中共黨魁、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習近平、王歧山、任志強的關係,受到國內外高度關注。

有人說,因為任志強事件,習、王已經決裂了。習、王真的決裂了嗎?事件將會如何發展?

習近平和王歧山的關係

習、王關係是當今中共政壇最重要的關係。

他們同屬「太子黨」。習的父親習仲勛曾任中共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岐山的岳父姚依林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他們有長期的友誼,當年都曾到延安插隊,據傳兩人曾合蓋一床被子,睡一張床。

最重要的是,2013年至2017年,習近平第一個任期內,王歧山助他反腐打虎,奪取最高權力,立下汗馬功勞。習、王查處的440多個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多數是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的。其中,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曾是替江、曾掌管「刀把子」和「槍杆子」的鐵杆親信。兩任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孫政才,則是江、曾預備取代習的接班人。

當時,習、王打虎勢頭非常迅猛,打得江澤民想在去世中共領導人的悼念活動中掛個名字都很難,打得曾慶紅長時間不敢公開露面,一提「慶親王」三個字,就直哆嗦。這場持續5年的反腐打虎戰役,讓江、曾對習、王恨之入骨,隨時都想要了他們的命。只可惜,中共十九大前,習自以為大權奪到手了,擒賊沒擒王,沒有抓捕江、曾,在江、曾假裝「服軟」的情況下,與之妥協。

擒賊不擒王,必然遭禍殃。江、曾獲得喘息機會後,躲在幕後,指揮其親信,不斷攪局,間離習、王,各個擊破,企圖最終取而代之。「離間計」在某種程度上湊效。中共十九大後,王歧山雖然當了國家副主席,但是,逐漸被邊緣化。2019年7月1日,王岐山會見外賓時說:「我現在負責協助主席做一點禮儀性外交。」

3月6日任志強的反習文章一發表,江、曾海內外的親信大喜,立即拿王歧山與任志強的關係說事,希望習、王從此徹底決裂。各種傳言滿天飛。但是,現在說習、王決裂,為時過早。中國歷史上有許多預言,非常準確。說明什麼?說明歷史是有定數的,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當年,毛澤東妻子江青曾夢想當女皇,結果被判死緩,最後上吊自殺;薄熙來曾夢想入主中南海,現在卻在秦城監獄啃饅頭。嚴格地說,習、王不可分,他們共同抓捕的那些人,將他們拴在一起了。習倒台,王倒楣;王出局,習高危;現在,習、王似乎疏遠,但曲未終,人未散。

任志強與王歧山的關係

任志強與王歧山的關係確實不一般。任志強在自傳《野心優雅》中寫道:「上初中時,王岐山是我班上的輔導員,那時流行同一所學校的高中班同學到初中班當輔導員,我班上的第一任輔導員是姚明偉(王岐山夫人的哥哥),中間是蔣小泉,後來是王岐山。從『文革』、『複課鬧革命』直到插隊,我們都在一起。當時他上高二,他是陪伴我們時間最長的輔導員,從在校學習到上山下鄉,再到北京工作,我都跟他保持各種各樣的聯繫。至今他還會偶爾在半夜打來電話,我們經常一聊就聊很久。」

習近平2012年11月上台執政,王歧山擔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以來,任志強發表過許多「出格」言論。

比如,2013年,任志強在北京大學演講時說,中共體制爛透了,號召推倒這堵牆。2015年2月14日,出席「中國經濟50人論壇年會」時說:「政府過度強調了槍杆子和刀把子,反對西方的價值觀,文革之風又起來了。」同年9月21日,任志強在微博中稱「『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這個口號騙了十幾年」。任志強的「出格」言論還有:「習近平班子『讓車輪倒轉』,軍隊『槍口對內』」,「習近平『連續出臭棋』」,「共產黨極權、不合法」等。

2016年2月19日,針對習近平「黨媒姓黨」的說法,任志強在微博中寫道:「當所有的媒體有了姓,並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時,人民就被拋棄到被遺忘的角落了!」此言一出,中共黨媒立即掀起一股文革式的批判浪潮,連續罵了他10天。有的說他「嚴重危害國家政治安全,違反憲法,違反《國家安全法》」;「是西方憲政民主的傳聲筒」;「煽動普通民眾反對黨和政府的激憤情緒」,必須把任志強「清除出黨」。2月22日,千龍網發表《誰給了任志強「反黨」的底氣》,厲聲質問:「一個半夜三更喜歡給領導打電話的任志強,究竟誰給了他跳出來推牆的『勇氣』?」

2016年2月29日,中紀委書記王歧山領導的《中國紀檢監察報》,發表《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文章引述習近平參加河北省委常委「專題民主生活會」時的講話,「小問題沒人提醒,大問題無人批評,以致釀成大錯,正所謂『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啊!」文章還引述唐太宗和魏徵的關係等歷史典故,稱能否廣開言路,接受建議,常常決定一個朝代的盛衰。之後,各大媒體對任志強的批判突然停止。同年5月2日,中共北京市西城區委給予任志強「留黨察看一年」的處分。

如果沒有王歧山力保,任志強肯定早就被開除黨籍,關進深牢大獄了。問題在於,面對任志強那麼多「出格」的言論,王歧山為什麼要保他?其實,非常簡單。王歧山親自領導中紀委監察部查辦了許多大案要案,他深知,中共已經腐爛到什麼程度了,那些滿嘴「仁義道德」的貪官污吏,滿腦子都是「男盜女娼」。

任志強事件會使習王決裂嗎?

習近平與王歧山決裂,這是他們的最大政敵——江澤民、曾慶紅最想看到的結局,也是他們查處的幾百個「老虎」以及「老虎兒子」、「老虎孫子」最想看到的結局。

但是,我認為,任志強事件不會使習、王決裂。原因有四:

第一,任志強這次豁出去,真不是為他自己。他已年屆70,要錢有錢,要名有名,吃的、喝的、穿的、用的,什麼都不缺,不是這個國家被中共折騰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他沒有必要站出來。老子講:「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任志強連死都不怕了,習近平能夠把他怎麼樣?

第二,由中共人禍導致的這場大瘟疫,不是世界大戰,勝似世界大戰,給全人類的生命、生活、經濟、政治、文化帶來巨大災難。3月17日,美國保守派組織「司法觀察」和「自由觀察」的聯合創辦人拉里.克萊曼律師,向德克薩斯州北部法庭提交訴狀,狀告中共研發生物武器,致「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索賠至少25萬億美元。國際上對中共追責之聲不斷。國內「倒習」之聲也不絕於耳。3月22日,香港陽光衛視董事長陳平轉發一封公開信,要求召開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跟習近平算總賬。這個時候,習嚴懲任志強,在國內外只會產生反效果。

第三,王歧山也好,習近平也好,他們比誰都清楚中共已經腐敗到什麼程度了。試舉一例。2013年至2017年,習、王以鐵碗反腐打虎,講了很多狠話,制定了很多法律法規,開了很多大會小會,查了440多個高官,有的判死刑,有的判無期。結果怎麼樣?就在他們的眼皮底下,就在距中南海不遠的地方,原北京市副市長陳鋼,僅2018年一年,受賄金額高達7000萬元人民幣。中共的腐敗之癌已無葯可治,任何人無力回天了。

中共100%要完蛋了。習近平也好,王歧山也好,他們現在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硬撐著。2月4日,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發表的時評文章寫道:「國民的憤怒已如火山噴發,而憤怒的人民將不再恐懼。」一個任志強倒下了,千萬個任志強將揭竿而起。

第四,習、王的最大政敵——江澤民、曾慶紅的人馬正在借任志強事件使勁炒作,巴不得習嚴懲任志強,使習人心喪盡;巴不得習、王決裂,使習斷了最得力的幫手。一旦習被趕下台,就是他們報仇雪恨時。習一家老小性命難保,王歧山也將與習同命運。

因此,我認為,習、王不會決裂。隨著局勢的發展,在習身陷絕境的萬難時刻,習可能還會求王再助一臂之力。

最後不得不說的是,中共的逆淘汰機制(劣勝優汰),使得中共一代不如一代。到今天,習近平可用之人很少。去年香港發生那麼大的事,理應派一個有海外留學背景、懂廣東話、有全球視野、能最大限度團結香港各界向前走的強有力的人到香港。習近平選來選去,最後選了一個退居二線、長期在 大陸工作、政績平平的駱惠寧當中共駐香港聯絡辦公室主任。

王歧山是當今中共高層少有的、難得的人才,五年的反腐打虎,打得貪官污吏聞名喪膽。有的人「寧見閻王,不見老王」,寧可跳樓、投水、上吊、服毒,自我了斷,也不願被王捉拿歸案。

在這個滄桑巨變的特殊歷史時期,習、王聯手,明辨敵、我、友,擒拿賊王——江澤民、曾慶紅,或可起死回生。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