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李正寬:世界在醒來 中共掩蓋、甩鍋與造假擋不住

—中共掩蓋、甩鍋與造假 世界加速覺醒

作者:
澳大利亞維省立法委員會的斐恩議員(BernieFinnMP)接受專訪表示,「如果能使民眾叫它『中共病毒』,如果我們都叫它為『中共病毒』,那將是非常好的一件事,這個名稱能準確的反映誰應該為它負責。」

示意圖:中共甩鍋招致全球加速為武漢肺炎正名:中共病毒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自2019年年底在武漢爆發後,幾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肆虐全球。截至2020年4月2日,超過200個國家和地區受中共病毒侵襲,各國通報出來的感染中共病毒的確診人數超過100萬,死亡人數超5萬(以上數字不包括獨裁政權瞞報的,也不包括民主國家漏測的)。全球居家隔離人數超過30億。感染人群包括多個國家的政要、各界名人,此次浩劫堪稱史無前例。

一、掩蓋與隱瞞

中共武漢市政府公開表示,早在2019年12月初,就發現了首例中共肺炎的確診病例。到2019年12月25日,武漢有4家醫院的醫務人員因感染病毒性肺炎被隔離。

2019年12月30日,武漢市中心醫院的李文亮醫生通過微信,與一百多名醫學院的同學透露了「華南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相似病例」。很快,這條信息就被中共刪除。

2020年1月1日,為阻止瘟疫信息的傳播,中共武漢市公安局對包括李醫生在內的八名在微信爆料的人進行傳喚(圖一:左)。中共官媒對這次傳喚進行了廣泛報導。

從此,知情的醫務人員被中共集體噤聲。

2020年1月2日,武漢病毒研究所確定並繪製了一種新的冠狀病毒基因組圖譜,但是圖譜被掩蓋。

中共官方喉舌《求是》雜誌披露,中共黨魁至少早在2020年1月7號就知悉中共肺炎疫情(圖一:右)。

圖一:舉世皆知的中共隱瞞中共肺炎疫情的證據。左圖:2020年1月初,李文亮因傳播中共肺炎真相而被打壓的「訓誡書」;右圖:據中共喉舌《求是》報道,中共黨魁至少早在2020年1月7號就知悉中共肺炎疫情。可是直到1月19日,中共舉國媒體宣傳的都是「可防可控」、「沒有人傳人」、「尚未發現人傳人」、「人傳人風險較低」。

2020年1月8號到16號,中共國家衛健委專家組再次赴武漢考察,作出的結論是,「傳染性低,可控可治,人不傳人。」

期間,2020年1月12日,北大「磚家」王廣發上電視宣稱疫情可控,沒有出現參與救治的醫護人員感染情況(王廣發16號返京後發熱,幾天後被確診為中共肺炎)。

一直到疫情實在蓋不住了,突然間風向改變。

2020年1月20日,中共御用專家鍾南山首度證實人際傳染和醫務人員感染,提到了14個醫務人員被感染。當日,習近平、李克強分別對中共肺炎做出批示。

2020年1月23日,中共倉促宣布武漢封城

二、國內國外甩鍋

中共掩蓋和隱瞞釀成了滔天大禍,全球各國陸續被中共肺炎肆虐,這個罪誰能擔得起?國際社會聲討聲一片。身陷絕境的中共垂死掙扎,狗急跳牆,開始了困獸之鬥:甩鍋。

最初,中共先是把鍋甩給野生動物,並一口咬定中共肺炎病毒來源華南海鮮市場的野生動物,蝙蝠、穿山甲等。果真如此的話,至少可以讓外界相信這次瘟疫是天災

然而,越來越多證據顯示,海鮮市場並不是病毒的源頭。比如,1月24日,金銀潭醫院的副院長黃朝林在著名醫學期刊《柳葉刀》上發表的論文顯示,一些病人跟海鮮市場根本沒有任何關係。

而且,國內國際上種種質疑都指向了人禍:武漢病毒實驗室的病毒泄漏。

做賊心虛的中共,開始把鍋甩向國外。

首先,2月中旬,世衛總幹事譚德賽將「武漢肺炎」中的地名抹去,改名為「COVID-19」,大有為中共洗地之嫌,企圖使世人淡忘疫情的首發地是中國武漢。

隨後,2月底,中共放出御用專家鍾南山,開始做輿論造勢,放出疫情最先發生在中國,但是源頭不一定在中國。

緊接著,3月12日,中共放出外交部戰狼發言人趙立堅,發中英文雙推攻擊美國:「零號病人是什麼時候在美國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什麼?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然而,中共甩鍋美國很快受挫,並招致了美國總統川普和美國朝野的強硬還擊。

3月16日,美國總統川普開始用「中國病毒」來稱呼中共肺炎。

3月19日,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喬希-羅今(JoshRogin)發表文章稱:「讓我們把病毒稱為『中共病毒(CCPvirus)』。這樣更準確,只會冒犯到那些該擁有這一稱號的人。」

甩鍋美國碰釘子後,中共又將鍋甩向了疫情嚴重的義大利

3月21日,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又利用了義大利專家雷穆齊的一段話,並篡改其原意,發表了題為「義大利知名專家:中國疫情爆發前,病毒或已在義大利傳播了」的報導,中共央視緊跟著報導,其後新浪網、京報網等傳媒紛紛轉載或報導,且中共駐法國大使館亦加入宣傳。這些扭曲的言論經網路水軍瘋傳,引部分網民誤認為出現病毒源於義大利的新證據。

不難想像,義大利方面也很快還擊了中共的甩鍋。

3月24日,義大利《羅馬日報》(ilFoglio)頭版刊登了專訪雷穆齊的文章,題為「病毒文宣」,文中雷穆齊指中共官媒「斷章取義」,三次強調病毒來自中國,「毫無疑問,這病毒是中國的」。

三、縱火犯欲扮演救火員:尷尬的「中國製造

中共在甩鍋的同時,又利用醫療物資來大搞疫情外交,企圖扭轉中共在這場瘟疫中的負面形象,妄圖由「災星」變成「救星」。

然而,中共領導下的「中國製造」,質量太低劣(圖二),卻正好讓世界進一步認清了中共政權的毒害。

圖二:外媒報道來自中國高錯誤率試劑盒以及劣質口罩。左圖:僅次於BBC的歐洲第二古老廣播電台-捷克共和國公共廣播電台報道了中國試劑盒錯誤率高達80%;右圖:荷蘭公共廣播NOS報道了荷蘭衛生部下令撤回60萬來自中國的劣質口罩,這些口罩將醫護人員置於危險之中。

中共央視宣稱,3月18日,捷克軍機專程從深圳運回15萬快速檢測試劑盒,這種試劑盒可在20至25分鐘內得出結果。

然而,3月23日,捷克衛生學專家衛生學家帕夫拉·斯維奇諾瓦(PavlaSvrčinova)表示,來自中國的這些試劑盒的出錯率達到了80%。

中國駐捷克大使館卻辯稱,高錯誤率是由於捷方人員使用不當造成的,同時形容相關報導是「媒體炒作」。

無獨有偶,3月27日,《中東之眼》(MiddleEyes)新聞網站報導,一名土耳其官員表示,他們從中國訂購的一批病毒檢測試劑盒不可靠,錯誤率相當高。

此外,3月底,據福克斯新聞報道,西班牙政府斥資購入的64萬套檢測工具,首批5.5萬支試劑,檢測準確率僅30%,當地衛生部已下令停用。西班牙政府宣布計劃向中國退貨。

3月28日,荷蘭衛生部下令召回從中國進口的60萬個口罩,原因是口罩不能正確覆蓋臉部,或是阻擋病毒粒子的過濾膜狀物不能正確運作。然而,這批口罩卻具有中國質量檢驗合格證書。荷蘭卡沙利那醫院(CatharinaHospital)發言人直呼這種口罩是「垃圾」。

同樣尷尬的是,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捐贈50萬個口罩給丹麥,但遭拒絕接收,原因是該批口罩不符合歐盟的安全標準。

劣質的「中國製造」在中共的仇恨宣傳中,有可能變得更劣質。原因是,很多被中共仇恨宣傳後的企業和工人,會把製造假貨賣給外國人當成「愛國」的行為。

據網友@財經冷眼在推特上爆料,有大陸口罩廠的工人用口罩擦腳,然後出口,讓海外的用戶用污染的口罩,聞腳臭(圖三:左)。

3月29日,網路上廣泛流傳一則微信截圖,內容是廣東東莞市顥峰電子科技有限公司老闆張懸東在群組中,建議其他廠家生產假的測溫槍賣給美國,並直言「讓他們39度測出36.5度,讓他們越搞越多,看他們美國還有多少人去別國傷人」(圖三:右)。

圖三:「中國製造」之一角。左圖:大陸口罩廠的工人用口罩擦腳,然後出口;右圖:微信截圖顯示,東莞商人為「愛國」提出製造假額溫槍來害美國人

四、在中共病毒和中共的雙重毒害下世界加速覺醒

中共隱瞞疫情真相、散布虛假信息,導致病毒蔓延世界;中共不但沒有歉意,還變本加厲,通過甩鍋來栽贓已經深受中共病毒殘害的它國政府,用戰狼外交往它國猛潑髒水;更甚的是,中共還在毫無底線的生產劣質產品輸出海外,並且還用醫療物資脅迫它國,搞疫情外交。整個過程中,中共「假、惡、斗」的邪惡本質在世人面前展現的淋漓盡致。

在中共病毒和中共的雙重毒害下,世界醒了!

三月下旬,在英文推特上,CCPVirus(中共病毒)、CCPisterrorist(中共是恐怖分子)、MakeChinaPay(讓中共賠償)等成了熱詞。

美國:

3月19日,猶他州眾議員和國會第四區候選人金・科爾曼(KimColeman)在博客中寫道:「沒有CCP,就沒有危機。」

3月22日,前白宮首席策略師史蒂夫·班農(SteveBannon)做客福克斯電視台。在訪談中,班弄直接使用了「中共病毒」一詞,這是繼《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羅金3月19日發文直言把當前的瘟疫稱為「中共病毒」更準確後,「中共病毒」這一稱呼再次出現在美國的主流媒體上。

3月24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Pompeo)在接受《華盛頓觀察》廣播節目採訪時說:「中共專制政權對瘟疫大流行負有最終責任」。

蓬佩奧強調,「中共知道瘟疫發生,但沒有做正確的事,反而懲罰那些試圖向世界通報武漢發生了中共病毒的醫生。這讓更多的人暴露在危險中,從而使全世界的所有人,以及中國人民,面臨不必要的風險。」「中共繼續散布謊言,造謠說病毒來自美軍,就是想逃避責任」。

英國:

3月9日,英國《太陽報》前編輯KelvinMacKenzie在《早安英國》節目中呼籲:「如果您的親人中有任何人因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死亡,我敦促所有觀眾這樣做,您應該起訴中國(共)政府。」「它(指「中共病毒」)始於中國,正在殺死我們的人民,我們應該追究中共政府。」

3月29日,前就業與退休保障大臣、前保守黨領袖伊恩·鄧肯·史密斯爵士(IainDuncanSmith)在《星期日郵報》上發表文章「我們必須停止向這些霸主叩頭」、「這個國家無視人權,只顧推行無情的對內及對外戰略目標。然而,當我們急於和中國做生意時,這些事實都被推到一旁。」、「在很長時間裡,各國紛紛軟弱地向中國(中共)叩頭,迫切地希望做成交易。可是,一旦我們看清這場可怕的大流行病,我們應當重新思考這種關係,使之獲得更平衡和誠實的根基。」

同一天,英國《每日郵報》刊登了《唐寧街說:中國(中共)因疫情處理面臨清算鮑里斯·約翰遜面對廢棄華為的壓力》,該報導稱,英國官員對中共傳播錯誤信息、試圖通過疫情牟利等做法感到憤怒。

澳洲:

3月24日,澳大利亞維省立法委員會的斐恩議員(BernieFinnMP)接受專訪表示,「如果能使民眾叫它『中共病毒』,如果我們都叫它為『中共病毒』,那將是非常好的一件事,這個名稱能準確的反映誰應該為它負責。」

他說,「中共對疫情撒謊、掩蓋並最終讓病毒肆虐全世界,它對此負有責任,應該被追責」。他希望澳洲政府警示民眾:和中共走得近的人最危險。

義大利:

義大利前通訊部長加斯帕里直批中共是地球的毒瘤,先是隱匿疫情,並用不正當的經濟手段牟利,使其它國家陷入經濟危機

3月26日,《寒冬》雜誌主任、義大利記者馬可·萊斯賓蒂(MarcoRespinti)在義大利自由黨報「ReteLiberale」上發文稱,「不要稱中國病毒(Chinesevirus),要稱中共病毒(CCPvirus)」。他督促人們要區分中國人與中共,該受譴責的對象是中共。

他表示,中國老百姓與病毒起源無關,實際上承受著病毒和中共所施加的雙重痛苦。

萊斯賓蒂表示,義大利成了飽受中共病毒折磨的西方國家,其人民為此付出了慘痛的生命代價。而今天,義大利又成為中共政權投放大量宣傳的地方。儘管義大利收到了一些口罩,但值得注意的是,只有在義大利同意購買和支付醫療呼吸機後,才得到這些口罩。

中共甚至還宣稱,病毒的起源可能在美國,甚至可能在義大利。「讓我們叫它『共產主義病毒』,撒謊和殺人的『中國共產黨病毒』。」萊斯賓蒂說。

瑞典:

3月30日,瑞典《每日工業報》(Dagensindustri)在報紙上全版刊登一篇題為《中共的虛假信息令人焦慮》(kinasdesinformationettbevispaangslighet)的文章,大版面炮轟中共政府試圖推卸其對中共病毒在全球泛濫所應承擔的責任。

文章犀利的評論道,「可以理解中共政權當前的恐慌,由於它們掩蓋信息、編造謊言,世界將陷入全球性衰退。」文章並指,外界評估這場疫情極有可能導致共產政權的垮台。

「毫無疑問,武漢肺炎病毒是來自中國。但是中共當局將自己降到如此低下的水平,不但不為自己的錯誤承擔責任,還把責任推向其它國家,這也表示中共領導層是多麼脆弱和焦慮。」

《每日工業報》在發表這篇文章時,還特別配發了一張模擬中共現任黨魁的臉孔繪製的「病毒頭像」漫畫。

中共駐瑞典大使館在同一天發表聲明,指責該媒體將病毒問題「政治化」,但沒敢像以往那樣再次炒作「辱華」。

而在此之前,中共駐瑞典大使桂從友是典型的戰狼外交官,在一些公共事件上不斷挑戰西方文明和法治底線。

2019年12月13日,瑞典兩個在野黨在國會辯論中,要求將中共駐瑞典大使桂從友宣布為「不受歡迎的人」,並將其驅逐出境。

秘魯:

2010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秘魯作家和詩人尤薩(MarioVargasLlosa),也發表題為「回到中世紀」的文章表示,正是因為中共的政治體制,導致全球現在有如活在中世紀瘟疫恐慌中。人類的恐懼不會消失,因為科學無法安撫人的恐懼感。

他說,在中世紀,古人把自己鎖在高聳的城牆後頭,用護城河與弔橋保護自己,但卻擋不了瘟疫,因為瘟疫是魔鬼的傑作,也是來自上帝的懲罰。他認為,面對瘟疫,人們除了祈禱與認罪悔改,別無他法。

中國大陸:

中共隱瞞疫情導致武漢成為瘟疫重災區,封城後根本不管百姓的死活。武漢民眾被逼吃價格昂貴、且質量差的菜和肉。

3月5日,中共副總理孫春蘭來武漢作秀視察,官方假裝讓志願者給業主送廉價愛心菜,忍無可忍的武漢人憤怒地吶喊出: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走秀剛一半的孫春蘭狼狽溜走。

3月12日,孝感某小區居民集體抗議,怒喊:「共產黨下課」。

繼武漢勇士方斌、公民記者陳秋實、李澤華等人之後,又一位義士在了解真相之後橫空出世。

3月30日晚間,山東青年程序員張文斌在推特發布視頻稱,「曾經我也是一名中共的小粉紅,是翻牆之後慢慢認清共產黨邪惡的嘴臉。中國共產黨從土地改革、文化大革命、三年饑荒、計劃生育、六四屠殺、對法輪功的迫害、對西藏、香港和新疆人民的迫害,到今天它已經將魔爪伸向了全世界,而大家還都視而不見,甚至還在歌功頌德,我實在無法忍受。」

「看到香港台灣人民勇敢地對抗共產黨,我也想發出自己的聲音,呼籲大家認清共產黨的真面目,團結起來推倒面前的那堵牆,『習近平下課!共產黨下課!』」

他最後說,「或許我不能親眼看到共產黨滅亡的那一天了,也不知道這個視頻能不能被大家看到。總之,這個世界,我來過……」

相信,當世人逐漸認清中共和中共病毒的真相後,自然會譴責中共、拋棄中共、清算中共、解體中共。沒有了中共,自然也就沒有了中共病毒。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