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驚天】幾萬頭豬暴死 武漢大學生神秘失蹤 淪為石正麗P4室投毒試驗品

—9.18投毒禍害全球

作者:
2019年3月2日,石正麗等人在國際學術期刊《病毒》(Viruses)發表了一篇題為「蝙蝠冠狀病毒在中國」的論文,預測中國將大規模爆發蝙蝠冠狀病毒疫情。石正麗曾四處演說,SARS病毒的源頭是雲南省的一個偏僻洞穴中蝙蝠。然而,該洞穴1公里處,有一古老村莊,居民們食用的水果和野生動物必然被蝙蝠的病毒污染,可該村居民至今安然無恙;可見蝙蝠毒源說乃無稽之談。石正麗以科學家的身份到處發表這種反邏輯的歪理邪說,就是為了掩蓋人工合成「SARS冠狀病毒2」這一生化武器的事實。

提要:1931年中共唆使日本9.18入侵,導致民國淪喪;2019年9.18武漢投毒,危害了全球。

一,90年前的9.18入侵,導致民國淪喪

中共的祖宗是列寧斯大林,中共六大就是在莫斯科召開的,1929年黃俄漢奸黨——中共組成敢死隊為斯大林侵略我東北效犬馬之勞。而列寧、斯大林是開發生化武器的魔王。列寧為了消滅西方資本主義即他所說的帝國主義,積極推動生化武器研發,列寧不惜使用生化毒氣消滅反對派。斯大林更是使用生化武器的元凶,他竟然把毒氣彈送給中國軍閥馮玉祥。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列寧與德皇簽訂了出賣俄國的條約,總共從德國獲得了8千萬金馬克的支助,來顛覆俄羅斯共和國。1930年,黃俄被蔣軍圍剿時,斯大林出錢要求日本關東軍進攻國軍。這就象三國,當關羽軍水淹樊城後,曹操要求孫權從偷襲關羽的荊州!1931年春節剛過,中共中央蘇區代表團,以王若(飛)為團長,從上海秘密登船,經過一晝夜的航行到達日本關東軍控制下的旅順,入住關東軍「滿鐵株式會」的招待所大和旅館。中央蘇區代表團與關東軍的代表板垣征四郎在大和旅館的小型會議廳——八尺閣,簽訂了一份秘密協定,史稱「八尺協定」,又稱王板協定。協定主要內容有:1)中央蘇區支持日本奪取東北、華北,承認其為日本勢力範圍;2)中央蘇區從共產國際援助經費中拿出2.3億金盧布,轉交日本關東軍參謀部,由關東軍參謀部分配,用于軍費,以及日本國內政治公關使用。中央蘇區派審計小組進駐瀋陽和東京,監督經費合理使用。3)關東軍確保不晚於1931年10月開始對東北的進攻,並在未來的幾年內積極奪取華北,配合中央蘇區奪取民國政權。4)日本勢力範圍止與長江一線,即佔領華北、華中後,與中共政權劃江而治。

蔣介石1931年8月22日在南昌時說:「中國亡於帝國主義,我們還能當亡國奴,尚可苟延殘喘;若亡於共產黨,則縱肯為奴隸亦不可得。」在1931年7月1日至9月20日,蔣介石指揮的對黃俄的第三次圍剿接近成功的時候,關東軍的板垣征四郎等人製造了「9.18」事變。9月18日夜,一小撮關東軍軍官炸毀了一段南滿鐵路;並以此為借口,向中國軍隊發動了進攻。當時關東軍只有10600人,而東北軍是44.8萬,其中正規軍26.8萬,平津一帶的精銳有11萬左右,駐在奉天的精銳有6萬左右,對關東軍占絕對優勢。張學良下令不抵抗,東北軍全部撤入關內,將東北拱手送給了日本人。蔣被迫停止圍剿中共。在「9.18」事變一個多月後的蘇共政變紀念日——11月7日,中共成立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即黃俄「蘇維埃」,主席是毛澤東。日本人看到蘇俄在江西成立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他們在1932年3月1日跟進成立「滿洲國」。1945年日本敗退中國後,斯大林幫助毛澤東趕走了國民政府。

二,中共企圖以病毒「超限戰」來統一全球

1954年10月毛對印度總理尼赫魯說:「我不相信原子戰爭有那麼不得了,中國這麼多人,炸不完。炸死一千萬、兩千萬,算不得什麼」(李志綏回憶錄120頁),尼赫魯被嚇得張口結舌。1957年11月18日,毛在莫斯科的全球64國共黨大會上宣稱:「我們不應當害怕原子彈和導彈。原子彈是紙老虎,設想一下,如果爆發核戰爭要死多少人。全世界27億人口,可能損失1/3;再多一點,可能損失一半。死掉一半人,帝國主義打沒了,全世界社會主義化了,再過多少年,又會有27億,一定還要多。」全場聽眾被震得鴉雀無聲,唯有宋慶齡笑出聲。

科幻家說:如果有滅絕某個民族的基因武器,殺人於無形,而又查不出屠夫,對己方就有百利而無一害。這本是科幻概念,黃俄革命家卻深信不疑。百度解釋「基因武器」,造謠說:西方在搞種族滅絕的「基因武器」。中共隧以此為借口偷偷摸摸地搞基因武器。蘇聯的間諜衛星發現:中國西北部核試區附近,在1980年代末曾先後爆發兩次前所未見的出血熱(hemorrhagic fever)疫情,感染者均因大量出血而死亡,以前該地區不曾有過這種病症。蘇聯軍方認為,這兩次疫情況都是共軍的病毒武器實驗室意外泄露所致。1980年代,武器專家錢學森積極推動氣功、特異功能的研究,也是為了開發新型的更大威力的生化武器。陳虎教授在央視軍事頻道講解生物武器時說:解放軍研發的生物武器必須具有傷敵不傷己的能力和專門感染某個族群的能力,還有可防可控的能力。可見,滅絕某個民族的基因武器就是中共的主攻方向。其實,「基因武器」只能滅絕人類,不可能僅僅滅絕某個種族。

2013年哈爾濱獸醫研究所的陳化蘭曾將H5N1禽流感病毒與H1N1人類流感病毒雜交,製造出127種新病毒。她的借口是,自然界有這種變異的可能性,不如主動製造出來,「提前研究疫苗」。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哪能搞出127種新疫苗,其真正的動機是「武器應用」,以便於提高病毒武器的殺傷能力。

2013年10月30日,石正麗、葛行義等在全球頂級的科學雜誌《自然》雜誌發表文章說,他們「分離和鑒定薩斯樣的蝙蝠冠狀病毒,該病毒應用於人類的ACE2受體」。注意:目前流行的武肺病毒直接攻擊人的ACE2受體。在摘要中,該文聲稱蝙蝠來自雲南,而ACE2來自人類。把二者重組形成病毒。

2015年11月9日,石正麗團隊在英國的頂級刊物nature發表文章說: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這個受體開關一調,這個病毒馬上就可以傳染給人類。利用基因重組技術,將菊頭蝠的SHC014冠狀病毒表面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組,得到的新冠病毒可以和人體的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結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類的呼吸道細胞,毒性巨大。他們發現新病毒明顯地損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管失去作用。於是,石正麗團隊繼續用猴子做實驗,模擬病毒在人體上的效果。這篇論文是2014年石正麗跑到美國,與北卡萊納大學的一個醫學小組合作完成的。美國醫學專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這種實驗沒有什麼意義,而且風險很大。人工病毒在實驗中能感染人體細胞,現實里當然能感染人並引發大疫情了。2014年美國疾病控制中心意識到這個病毒有可能成為生化武器時,立即叫停了這種病毒改造計劃,並停止撥款給相關的研究。

而中國的石正麗卻在繼續該項目的研究。2018年11月14日,石正麗應邀在上海交大做了題為《蝙蝠冠狀病毒及其跨種感染研究》的主題演講。2019年1月8日,55歲的石正麗以SARS病毒跨種傳播的首席作者的身份獲得「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國家自然科學獎自設立以來,64年間共頒發了17個一等獎,華羅庚、吳文俊、錢學森等曾獲此殊榮;二等獎699個,年均10個。當局重獎了搞兩彈一星的武器科學家,這就是政府的主攻方向。

2018年,武漢P4生物實驗室與中國軍事科學院合作,人工合成了新型冠狀病毒,導致了數萬頭豬死亡。結果,2018年4月5日卻被央視顛倒黑白地報道說:武漢病毒研究所牽頭的科研團隊,近日確定一年多前,曾在廣東導致大量豬死亡的流行性腹瀉,罪魁禍首是一種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狀病毒。報道稱,該病毒暫時不會感染人。這一成果在國際權威的學術期刊「自然」雜誌上發表。報道還說,當時武漢病毒所正在豬身上試驗解藥——新冠病毒疫苗。武漢肺炎爆發後,面對洶湧的質問,武毒所說:18年新冠病毒與19年新冠病毒是不同的。網友說,是不同,18年新冠病毒+艾滋病毒=19年的新冠病毒。

王廣發是國家級的呼吸病專家,2020年1月8日他隨國家衛健委專家組前往武漢。1月10日他宣布:新冠病毒「可防可控」。16日他出現武肺癥狀,20日被確診為武肺,21日他用了抗艾滋的藥物,22日癥狀緩解,30日出院。然而,僅僅靠治療武肺的經驗總結出可以用抗艾滋藥物這個結論,明顯是不可能的;1月31日印度專家通過基因序列對比發現:與Sars病毒比,新冠病毒中被人為地插入了4個獨特的艾滋病的氨基酸殘基。2003年SARS流行的時候,基本上採用激素療法,抗艾滋藥物並不是抗冠狀病毒的藥物。王廣發是國家級醫療專家,肯定不可能拿他來做藥物試驗。那麼官方的醫療系統怎能在極短的時間內準確地找到看似與冠狀病毒毫無關係的抗艾滋藥物給王用呢?只有一種可能性:新冠病毒是實驗室產物,高層心知肚明。

新冠病毒很小,總共才有近3萬個核苷酸的長度,單鏈,完全可以在實驗室合成。合成這個病毒時,只做了兩件事:1)截取一些天然病毒中最具致病性的片段,精心拼接安裝;2)修飾某些基因位點,以賦予病毒高感染性並增大其危害性。石正麗團隊在境外的許多論文已經講明了合成過程。石正麗做的事,就是賀建奎做的編輯基因娃娃的事,而且技術上還容易得多。這是兩個被揭露出來的醜聞,僅是冰山一角,已禍害全球。更兇惡的病毒還多著呢!如果不把習冠病毒的事追查到底,予以徹底粉碎,那麼人類終將被中共毀滅。此非危言聳聽。

三,2019,9.18武漢機場投毒,危害了全球

近平上台以來,以人類領袖自居,大搞撒幣擴張外交,惹出了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台灣反統一、國內經濟大滑坡。2019年6月初開始的香港示威,規模越來越大,難以控制,成了習的心頭之痛。為了消滅反對派,超限戰的病毒武器就成了首選。如果病毒武器可放可控,投在香港就可以消滅反對派,並在死了許多遊行者後,再拿出解藥來,救死扶傷,習就成了大救星;還可以嫁禍香港民主派的支持者——美國。因此,必須進行病毒的人體演習。

2019年3月2日,石正麗等人在國際學術期刊《病毒》(Viruses)發表了一篇題為「蝙蝠冠狀病毒在中國」的論文,預測中國將大規模爆發蝙蝠冠狀病毒疫情。預警的根據是中國人捕殺食用了被蝙蝠病毒污染的野生動物。石正麗曾四處演說,SARS病毒的源頭是雲南省的一個偏僻洞穴中蝙蝠。然而,該洞穴1公里處,有一古老村莊,居民們食用的水果和野生動物必然被蝙蝠的病毒污染,可該村居民至今安然無恙;可見蝙蝠毒源說乃無稽之談。石正麗以科學家的身份到處發表這種反邏輯的歪理邪說,就是為了掩蓋人工合成「SARS冠狀病毒2」這一生化武器的事實。這在36計里,叫瞞天過海、暗度陳倉。

該論文投稿日期是2019年1月29日,早於趙立堅認定美軍惡意投毒的10月18-27日武漢軍運會時期9個月。石正麗在暗示:武毒所參與了習冠病毒的實驗室秘密人體試驗(當時有許多武漢的大學生失蹤,這些人成了秘密的「小白鼠」啊),並有重蹈SARS疫情的預感。出於良心發現,便以英語論文的方式為掩護,向英語讀者以預警,藉以免除她的千古罵名!

2019年9月3日習在中共中央黨校中青年幹部培訓班講話時大談鬥爭,「鬥爭」一詞出現58次,令人稱奇。「鬥爭是一門藝術,要善於鬥爭」;原來這是在試驗「善於鬥爭」的新手段——病毒。蔣超良、馬國強對習說:「新冠病毒已經進行了實驗室里的秘密人體放控試驗,現在通過實驗室外的人體放控試驗應無問題」。後來,他二人因918試驗結果不可控而罷官。

武漢軍運會由國務院1名副總理、中央軍委1名副主席擔任組委會主席,表示武漢軍運會由中共中央軍委主辦。2019年9月18日下午,軍運會的湖北執行當局在武漢機場舉行了「迎接軍運會的新冠病毒可放可控演習」,衛健委做幫凶,危害了全人類。

「放長線,釣大魚」,「演習」至少包括「放」和「收」兩個階段。「放」的階段就是「放長線,投魚餌」的階段;「收」的階段包括了悄悄等待魚兒咬鉤和拉魚捉魚的過程。譬如:在消防演習中,「放」的階段就是準備易燃物和點火燃燒的過程;「收」的階段就是以滅火器等手段撲滅燃燒現象。在防治傳染病的演習中,也有兩個階段。「放」的階段就是在特定的區域投放傳染病病毒,接著有人進入這區域,中毒病倒;「控」的階段主要是治療這個病人,首先是現場急救這病人,然後把病人抬進救護車到醫院治療,病人走後就是對這個區域消毒。

2019年9.18武漢機場新冠演習包含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在武漢機場特定的區域投放新冠病毒,隨後有人中毒。官方消息說,海關接到航空公司報告「入境航空器上1名旅客身體不適,呼吸窘迫,生命體征不穩定」。根據這個報道推測,「航空公司的報告人」悄悄地在飛機里釋放了新冠毒氣,這乘客就中毒了,並把情況告訴了海關,海關人員立即上飛機救他。既然是「航空公司的報告人」投放了新冠病毒,所以,新冠病毒就在演習者即官方手裡。

https://weibo.com/1798653494/I7x6zbrjS?type=comment#_rnd1583634595222

2004年3-4月北京發生了SARS病毒泄露事件。那時,北京市的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SARS病毒泄露,造成了9人感染病倒,1名病人死亡,另有862人被醫學隔離,那時的副總理吳儀對相關人員進行了處分。

以上事實說明,官方一直掌握SARS冠狀病毒和新冠病毒。武漢肺炎病毒,世衛組織命名為2019新型新冠病毒,這個名字不合符命名的邏輯;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2020年2月11日將該病毒命名為SARS冠狀病毒2號。為此,石正麗要求去掉SARS冠狀病毒的字樣,以免人們想起她是SARS冠狀病毒的升級專家,這真是做賊心虛啊!可見,新冠病毒不過是SARS冠狀病毒的升級版。

關於野生動物、自然變異種種說法不過是忽悠民眾把戲,SARS冠狀病毒一直在實驗室里並且升級換代成了新冠病毒,這就是全部的真相。科學家們之所以要掩蓋這一真相,是怕公眾知道真相後會通過其代表(議員)迫使國會停止這方面的研究的撥款,這豈不是砸了科學家的飯碗?

9.18新冠演習表明:武漢急救中心已擁有診斷新冠病毒感染的能力,它們對新冠患者的治療能力就是解藥,併當場治好這病人。所以,後來故意隱瞞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武漢疾控中心是犯了彌天大罪。事實上,中共官方的解藥未經過「雙盲」試驗,所以,過了一段時間,這個治好的新冠病人10月又複發了肺炎,並把病毒傳染給了他人,病人在軍方醫院秘密治療。武漢聶女士稱,武漢肺炎疫情在去年10月就出現了。去年10月日本東京大學教職員工中已經開始流傳:中國出現病毒泄露,但校方不允許員工將消息泄露給外界。美國演化生物學家Kristian Anderson分析了27個新型冠狀病毒的DNA排序後發現,病毒源頭在去年10月1日就已經出現。這是中共官方未料到,後來一直想悄悄地了解、控制這個病,所以隱瞞了4個多月,直到2020年1月20日紙包不住火了,才公布人傳人的真相。這樣,武漢肺炎的名字經歷了新冠肺炎——不明肺炎——病毒性肺炎——新冠肺炎的惡性循環。

所以,新冠病毒的源頭就在中共官方的實驗室。

以下是918中共官方投放病毒演習的新聞資料:

https://weibo.com/1798653494/I7x6zbrjS?type=comment#_rnd1583634595222

https://weibo.com/5749471015/Ivb1jD2sy?type=comment#_rnd158363462547

https://hubei.hexun.com/2019-09-26/198675990.html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