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王維洛:世界上誰最早使用中國病毒 是鍾南山

作者:
報道中的中文論文題目是《基於SEIR優化模型和AI對公共衛生干預下的中國COVID-19暴發趨勢預測》,這應該是鍾南山院士團隊包括鍾南山本人提供的中文題目,而非媒體的中文翻譯。這是筆者看到的最早出現的中國病毒(中國COVID-19)。既然中國病毒(中國COVID-19)是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院士最早提出使用的,那麼那些對中國病毒(中國COVID-19)所謂污名化的指責都是無事生非。

環球時報的報道:《鍾南山院士團隊:如管控措施遲5天實施,疫情規模預估將擴大至3倍》,將英文論文題目翻譯成《基於SEIR優化模型和AI對公共衛生干預下的中國COVID-19暴發趨勢預測》,圖片來源:網路截屏

鍾南山院士團隊在《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胸腔疾病雜誌》第12卷第3期2020年3月)發表了題為《Modified SEIR and AI prediction of the epidemics trend of COVID-19 in China under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的文章,2020年3月2日和3月3日中國各大媒體均以《鍾南山院士團隊:如管控措施遲5天實施,疫情規模預估將擴大至3倍》加以報道。報道中的中文論文題目是《基於SEIR優化模型和AI對公共衛生干預下的中國COVID-19暴發趨勢預測》,這應該是鍾南山院士團隊包括鍾南山本人提供的中文題目,而非媒體的中文翻譯。這是筆者看到的最早出現的中國病毒(中國COVID-19)。既然中國病毒(中國COVID-19)是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院士最早提出使用的,那麼那些對中國病毒(中國COVID-19)所謂污名化的指責都是無事生非。

自從這場新冠病毒肺炎瘟疫爆發以來,病毒的名稱發生許多更改。圍繞著病毒名稱的更改,產生了許多爭吵,許多延伸,有低層次的,有高層次的,甚至最高層次的。

2019年9月18日,武漢海關聯合軍運會執委會在武漢天河機場舉行以「守國門安全,保軍運平安」為主題的應急處置演練活動。演練以實戰形式,模擬了旅客通道發現1例行李物品核輻射超標的處置過程,以及機場口岸通道發現1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處置全過程,演練了從流行病學調查、醫學排查、臨時檢疫區域設置、隔離留驗、病例轉送和衛生處理等多個環節。新型冠狀病毒第一次出現在武漢公眾視野中。眾所周知,薩斯是冠狀病毒。新型冠狀病毒是否意味一種不同於薩斯的新型冠狀病毒,「新型」一次特別引入注目。

早在2015年11月26日,應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葛洪·資深論壇」邀請,武漢大學郭德銀教授做題為「新發冠狀病毒:從結構功能到藥物篩選」的報告,報告由王延軼研究員主持。這是「葛洪論壇」唯一的一篇關於新發冠狀病毒的中文報告。同樣「新發冠狀病毒」一詞也很有新意。薩斯是舊發冠狀病毒,什麼是新發冠狀病毒?

2019年12月30日下午武漢中心醫院醫生艾芬拿到過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她用紅筆圈出「SARS冠狀病毒」字樣,然後將這份報告拍下來傳給了一位同是醫生的同學。這份報告馬上在武漢醫生圈中轉發傳送,轉發這份報告的包括被醫院紀委、武漢衛健委找去談話、警方訓誡的李文亮醫生。發哨子的艾芬標出的是「SARS冠狀病毒」。

李文亮醫生在收到同事發給他的信息後,在「武漢大學臨床04級」中轉發、發布「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在我們醫院後湖院區急診科隔離」等文字信息和1張標有「SARS冠狀病毒檢出〈高置信度〉陽性指標」等字樣的臨床病原體篩查結果圖片、1段時長11秒的肺部CT視頻。之後又在該群發布「最新消息是,冠狀病毒感染確定了,正在進行病毒分型」「大家不要外傳,讓家人親人注意防範」。李文亮醫生先用SARS冠狀病毒,後用冠狀病毒。

2020年1月11日新華網發表記者廖君和黎昌政撰寫的報道:《專家稱武漢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可防可控》。新華社記者在武漢採訪了國家醫療專家組專家、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醫師、教授王廣發。王廣發說,目前病人的病情和整體疫情處於可控狀態,大部分患者病情屬於輕到中度。當時這個病毒造成的疾病被稱為武漢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從此,多使用武漢肺炎或者武漢病毒性肺炎或者武漢病毒。

根據2020年1月20日《財新網》記者陳寶成和趙今朝的題為《鍾南山: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肯定人傳人」》的報道,自從2019年12月31日「不明原因肺炎」由武漢衛健委公開披露以來,病毒是否人傳人的答案一直模糊。最早是「沒有明顯人傳人的證據」,而後當境外病例出現,武漢等方面又表示「不排除有限人傳人」,「持續人傳人風險很低」等說法在不同場合反覆被強調。對於新型冠狀病毒是否人傳人的疑問,2020年1月20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學專家鍾南山說:「肯定『人傳人』」。此時這個病毒稱為新型冠狀病毒或者稱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

1月23日凌晨兩點,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通報宣布,今日10時起,武漢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在封城命令中這個病毒為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

2020年1月23日國家衛健委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三版)》,稱之為新型冠狀病毒;

2020年1月27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版修正版)》稱之為新型冠狀病毒;

2020年2月7日李文亮醫生去世。有不少網友建議,為了紀念李文亮醫生,建議將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稱為李氏病毒。可見這個病毒的取名也可以有十分崇高的意義。

2020年2月8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修正版)》稱之為新型冠狀病毒;

2020年2月18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稱之為新型冠狀病毒;

2020年3月3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稱之為新型冠狀病毒。

最初新冠病毒大流行被國際上稱2019–20 coronavirus pandemic,2019–20指發生時間是2019至2020,corona是冠狀,virus是病毒,pandemic是大流行。去掉大流行,新冠病毒的英文名稱是2019–20 coronavirus。

2020年1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於日內瓦宣布,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疫情已構成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世界衛生組織用的是2019-nCoV。2019指發生時間是2019,把爆發時間鎖定在2019。nCoV是new coronavirus(新型冠狀病毒)的縮寫。

在2020年2月8日下午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國國家衛健委新聞發言人表示,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暫命名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簡稱新冠肺炎(NCP)。

2020年2月11日,世衛組織在日內瓦召開發布會,宣布將新型冠狀病毒正式命名為COVID-19,此英文縮寫象徵著19年發現的冠狀病毒疾病,其中D是疾病的縮寫。

2020年2月21日,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布了關於修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英文命名事宜的通知,決定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英文名稱修訂為「COVID-19」,與世界衛生組織命名保持一致,中文名稱保持不變。

2020年2月27日在廣州市政府新聞辦在廣州醫科大學舉辦疫情防控專場新聞通氣會上鍾南山首次提出儘管新冠疫情始發於中國,但是病毒的來源不一定是中國。

於是就有了各種說法。有COVID-19病毒來自美國的說法,是去年武漢全球軍運會時,美國軍人把新冠病毒帶入了武漢。有人說COVID-19病毒來自德國,德國的一個汽車零部件公司在中國新年前舉辦一個培訓班,班中有一位女學員來自上海。她來德之前,她在武漢的父親剛探望過她。這位女學員在回上海的飛機上有發燒癥狀,到上海後被確診。於是通知了德國公司,這個公司職工帶家屬一共14人被感染,這是德國的第一批感染病例。這個故事被改寫成:這位女學員在德國被感染,回到上海後,父親從武漢來探望,然後帶回武漢。這就有了COVID-19病毒來自德國的說法。有人說COVID-19病毒來自義大利,因為義大利馬里奧內格里藥理研究所主任拉姆齊在一次訪問中提到,當地一些醫生在11、12月左右便察覺到老人家有奇怪的肺炎病徵。他的說法被中國媒體引用,說義大利有病毒在前,病毒來自義大利。

3月1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發推指責美國隱瞞疫情真相,暗示是美國軍人去年10月來武漢參加軍運會時把病毒帶到中國武漢。並稱「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美國總統川普3月16日在推特上首度以「中國病毒」稱呼新冠病毒。之後川普在白宮記者會上強調,病毒確實來自中國,使用「中國病毒」是非常精確的用詞,也不涉及種族。

自3月16日晚以來,關於中國病毒的爭吵,上升到最高政治級別。有人認為,稱病毒為中國病毒,是污名化中國,傷害了中國人的感情,是種族歧視;有人認為,稱病毒為中國病毒,是明目張胆的挑釁,是打壓中國的崛起,是想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戰。有人認為,誰主導定名權誰就掌握國際話語權,誰就能獲得世界抗疫的主動權。總之,這個病毒的命名,背後的水很深。

如果說,3月16日使美國總統川普個人首度使用「中國病毒」,這是對的,因為他之前沒有使用過「中國病毒」這個詞。如果說,美國總統川普是世界上第一個使用「中國病毒」這個詞,則是錯誤的,因為另一個重要人物在美國總統川普之前就使用過「中國病毒」一詞,這個人就是稱病毒的來源不一定是中國的鐘南山。

鍾南山,中國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病學專家。由於他在2003年抗擊非典型肺炎過程中的貢獻,被稱為中國抗疫中的定海神針。現任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可以說是一言九鼎。中共最高決策層對於鍾南山院士是言聽計從。

鍾南山院士團隊在《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胸腔疾病雜誌》第12卷第3期2020年3月)發表了題為《Modified SEIR and AI prediction of the epidemics trend of COVID-19 in China under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的文章,3月2日和3月3日中國各大媒體均以《鍾南山院士團隊:如管控措施遲5天實施,疫情規模預估將擴大至3倍》加以報道。

《Modified SEIR and AI prediction of the epidemics trend of COVID-19 in China under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一文的作者是:Zifeng Yang, Zhiqi Zeng, Ke Wang, Sook-San Wong, Wenhua Liang, Mark Zanin, Peng Liu, Xudong Cao, Zhongqiang Gao, Zhitong Mai, Jingyi Liang, Xiaoqing Liu, Shiyue Li, Yimin Li, Feng Ye, Weijie Guan, Yifan Yang, Fei Li, Shengmei Luo, Yuqi Xie, Bin Liu, Zhoulang Wang, Shaobo Zhang, Yaonan Wang, Nanshan Zhong, Jianxing He(楊子峰、曾志奇、王珂、黃淑珊、梁文華、Mark Zanin1、劉鵬、曹旭東、高中強、麥芷桐、梁靖怡、劉曉青、李時悅、黎毅敏、葉楓、關偉傑、楊一帆、李飛、羅聖美、謝玉琪、劉斌、王周琅、張少博、王耀南、鍾南山、何建行)。

圖5:發表在《胸腔疾病雜誌》第12卷第3期2020年3月的文章題目和作者,圖片來源:http://jtd.amegroups.com

報道中的中文論文題目是《基於SEIR優化模型和AI對公共衛生干預下的中國COVID-19暴發趨勢預測》,這應該是鍾南山院士團隊包括鍾南山本人提供的中文題目,而非媒體的中文翻譯。這是筆者看到的最早出現的中國COVID-19。COVID-19,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做出定義,前面加上中國,就是中國病毒(中國COVID-1)。筆者能夠理解鍾南山院士和他團隊的用意,說明COVID-19的出處,說明COVID-19的發生的地方,預測模型是關於中國COVID-19的暴發趨勢。既然中國病毒(中國COVID-19)是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院士最早提出使用的,那些對中國病毒(中國COVID-19)的指責,污名化中國,傷害了中國人的感情,是種族歧視,明目張胆的挑釁,打壓中國的崛起,想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戰,想爭奪國際話語權,想爭奪世界抗疫的主動權等等這些指責,都是無事生非。

中國病毒(中國COVID-19)的專利屬於鍾南山院士和他的團隊。中國病毒(中國COVID-19),鍾南山院士用得,別人也都可以用。中國病毒的名稱是中性的,就像有人曾經建議的李氏病毒、武肺病毒一樣。

附註:

美國眾議員戈薩(Paul Gosar)日前在推特發起「為新冠病毒(COVID-19)命名」的票選活動,吸引3萬4千多人參加。結果如下:

CCP virus(中共病毒):52%;

Wuhan virus(武漢肺炎):24%;

China virus(中國肺炎):19%;

SARS COVID-19 Red death(薩斯新冠肺炎(紅色死亡)):5%。

民主中國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